当前位置:九州世界之最 > 植物之最 >

【图】美女身体厨房作饭&这腿真白,不对,这

发布时间:2022-03-14 10:57

   或者他们正在接触的对方家境非常殷实,殷实到放掉之后很难找到下一个这么好条件的,这使人很难因为区区一个坏签就狠心推拒。
 
    类似的理由还有。
 
    在当事人看来都很充分,他们还找到说法安慰自己,的确戚敏看相很厉害,但这也不是她说的,是自己去抽的签,可能抽签的时候不够虔诚呢?……
 
    当一个人不愿意相信一个结果的时候,他总能找到理由支持自己不相信它。
 
    虽然抽到坏签的绝大多数都在积极求变,头铁的总是有,毕竟当时来抽签的就有那么多人。
 
    而占卜这个东西,和看本命或大限不同,本命盘上的有些东西要很久之后才会应验,那是管人一辈子的。大限管十年,跨的时间同样很长,可占卜……无论怎样的占卜,看的通常是中短期要发生的事,这是因为占卜师大多只有能力看到中短期的情况,实力不足以让他们窥探三五七八年后,那太远,变数太多。
 
    这个月老灵签也差不多,因为一首签诗只能说那么点事,你也不能指望通过那几行字就把一生的姻缘全概括了,它其实还是看近况的。
 
    于是,无论抽签结果是好或者坏,只要顺其自然没特别去改变的,陆续开始有征兆了。
 
    不能说人人都看出来,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察觉到情况在朝签诗说的方向靠拢。
 
    比如就有本来很着急但一直说不好,怀疑儿女谈不好亲事的,看签上说有,一定有,还不赖且很快会来,只要好好把握即可不需要担心……过一段时间之后,还真就有了那个苗头,或者是别人说过来的,或者是偶然出门碰上看对眼的,总之有情况了。
 
    这是好的情况,也有本来说得好好的,签诗说要坏,他们却不信……
 
    如今也有突发状况,事情转坏了。
 
    有个很出名的话,这世上,唯太阳与人心不可直视,你觉得看着很好的人有时候未必就好,你认为的好姻缘可能是火坑也不一定。
 
    毕竟有几个会不顾儿女的幸福给他们胡乱嫁娶呢?
 
    绝大多数父母总归还是想着自己孩子的,至少在定下亲事的时候,他们不会觉得这门亲事会坏,总归是看好才会点头,这世上却还是有那么多在婚后陷入水深火热的人,这就足以说明婚前看到的许多东西并不可靠,当一个人有心想糊弄谁,那太容易了。
 
    当情况逐渐朝着签诗描绘的情形靠去,铁头娃心里不确定了、开始紧张了。
 
    随着事情进一步发展,有些已经不是一点点紧张,他们实实在在慌了。
 
    有个道理——
 
    哪怕戚敏当初说的是便宜抽,那也是相对于她自己,和其他算命的比她这个价钱绝不便宜。舍得拿十斤肉的价钱来抽个签的爹娘必然都是很在意儿女终身大事的爹娘。之前因为各种原因头铁了,后来发现情况转坏,他再想改变似乎变得困难起来。
 
    由于先前决策错误,本人再做决定也会畏首畏尾,这种情况下,他们希望把局面扭转回来让它朝着好的方面去要怎么做?
 
    预约时间,找戚敏,让她看看。
 
    这个冬的气候不是很好,这点甚至不需要谁来预言,看进出药房的人数就知道了。但是让人吃不消的变化无常的气候也没浇熄来求助的人们的热情,戚敏的生意一点儿没因为入冬冷下去,来找她的还变多了。
 
    因为迷茫来看相的、面临重大决策来求指点的、遇到困难来请女神仙帮忙的、因为头铁走错路想请戚敏帮他们倒回正轨的……这些人为了赶一个先没少在茶馆那边卖惨。除了他们,来道谢的也不少,好比之前和金子熔预约在同一天的那个,赶了几十里路大老远过来的那个,他为亲妈大老远过来,当时说人但凡能救回来必来答谢戚敏让行行好没事别来……可人还是来了。
 
    大老远带着谢礼过来,也没要求一定要见人,把东西拿到茶馆那边拜托给戚鸿就走了。
 
    问他不见见人?

 文学

 
    人说姑娘讲了,没事别去烦她,每天要见的人就够多。
 
    姑娘都这样说本来不应该来,但实在过不去心里那道坎,觉得无论如何都要来谢谢她。老娘啊,他那个由于不合时宜的死抠门差点害死自己的老娘啊,虽然凶险总算还是救回来了,她老人家还是吝啬但也吃了个教训,至少知道以后得在该抠的地方抠,看大夫抓药这种事情上可不能乱来。
 
    像这种不需要见面的答谢戚敏还是喜欢的,就算对方为老娘掏空家底送来的谢礼并不贵重,她也欣然接受了,干这行快一年之后,隔三差五就有来感谢她的,这让她找到了一点搞玄学的成就感。
 
    这个冬天的精彩绝不只是体现在她的算命生意上,亲戚家也没少事。
 
    比如她姨母大文氏的女儿实在等不住无论如何都要说成亲事,为了挑出个范围内最好的又开始频繁登门。
 
    之前没怎么来过的其他亲戚也开始冒头。
 
    还有那个!年初为了发财中了骗子圈套一买卖破产的唐家……耐着性子等了一年也没等来戚敏说的那个翻身机会,坐不住了又找过来。
 
    最刺激就是在年前她居然收到了府城送来的改良书写工具——一支木杆子配金属尖的蘸水笔,看起来远没有戚敏曾经见过的那么精细,它造型古朴,笔杆子用上好的木料制成,打磨得光滑,有那么些弧度看起来并非直挺挺硬邦邦的。笔尖也不是强行绑上去的,而是巧妙卡进了笔杆里,怕掉落好似还往缝隙里灌了点胶。
 
    试着握了一下,感觉不错。
 
    进书房去往稀里磨了点墨,泡过笔尖之后就在宣纸上划拉了几道,除了笔尖粗一点,划出来的线条较宽其他居然没什么好挑剔的。
 
    试着写了自己名字,就是那种好像在用古董笔的感觉,和用习惯的钢笔相较手感稍微不太一样,但可以习惯,不管怎么说比毛笔趁手太多了。
 
    出于尊重,戚敏从来都是先读信再拆礼物,随蘸水笔送来的书信她已经看过了。
 
    上面也只不过提到戚敏的抱怨给了他灵感,且幸运的获得了一些帮助,加上匠人们都很可靠,他们还算顺利的做出了这样一支笔,不知能不能为戚敏提供方便。
 
    信上讲了使用方法,希望她试过之后给一些反馈。
 
    这要是送给别人,信上估计还得加一句无论好不好用请如实答复,无需客套。考虑到是送给戚敏,戚敏压根不知道客套俩字怎么写,她向来有话直说,这话便没加上去。
 
    这回的信大约写了两页纸,除了问候、闲聊、另外就是讲蘸水笔的,作为这次的主角蘸水笔诞生过程其实没被着重渲染,周鹤延更多还是介绍了用法,养护方法,另外就是他个人的使用心得。
 
    照他的说法,同批造出来的不止一只,可其他的已经被同样感兴趣的家人们瓜分了,之后还会再做一点,到时候再给戚敏送来几只,假如她用着不错的话。
 
    周鹤延作为第一个试用者,忽的从毛笔换成蘸水笔有很多不适应,充分熟悉稍微适应了那个手感之后,他有了一些感受。
 
    怎么说呢?
 
    他认为假如说不着急,还是软笔写出来的字更漂亮些,但这个蘸水笔有几个巨大优势。
 
    因为笔尖硬,写字的时候手上力气轻一点或者重一点影响没那么大,这就能大大提升写字的速度,需要快速记录一些内容的时候,用这个大概会方便一些。
 
    以及虽然戚敏认为它比用习惯的钢笔要粗,和毛笔比起来总是细的,这个细度使得同样篇幅之下能少用不少的纸,往长期看省钱是一方面,假如要在书上做标注,这个粗细也更方便。
 
    再换个角度,蘸水笔要用到金属打造的笔尖,工艺相对也复杂,成本略高一点,相应的也能使用更长时间,不需要常常更换,同时它清洗方便携带也很方便,周鹤延认为这个笔不能说替代了毛笔,它的价值也是不可忽视的,这里面有不小的商机存在……
 
    虽然提到了商机,重点显然不在商机上,周鹤延更多的表达了他的感慨。
 
    通过这次他意识到,人们不经意的一个念头就可能带来革新。可遗憾的是,通常大家不会去深挖细想,这就错过了不少成事的机会。
 
    戚敏所见的这封信上没那么复杂深刻,总体还是说东西本身,讲得轻描淡写的。但有些事不需要问就知道,这个笔该不好做,要调整到这么顺滑的状态,并且挂的墨汁不多不少必然经过了反复的调试,想到周鹤延怪物一般的领悟力,看他命盘就知道这人学个新东西是很快的,搞不好给测试的时候他就把蘸水笔用得十分顺手了。
 
    ……
 
    要不怎么说没人能糊弄戚姑娘呢?
 
    实际情况便同戚敏料想的差不了太多,蘸水笔对她和宗平来说是再普通不过的东西,哪怕没使用过曾经也见过不少,他们脑子里有这个东西的样子,假使由他们主导来造兴许会容易一些。
 
    但戚敏不乐意给宗平察觉到她穿越那一重身份,她只想当个普普通通的神婆。
 
    而宗平……
 
    心思也不在这上面,他有很多要斟酌的事,他太忙了。
 
    一心想造这个笔的是谁?
 
    是周鹤延。
 
    周鹤延是谁?
 
    周家五房的少爷,既不穿越也不重生,只不过是个平平无奇的天骄人物而已。他想到要做这个之后确实精准的找上了宗平,认为能从文墨铺的东床佳婿那边得到一些启发,周鹤延身体有多差其他方面就有多好,他的运势非常强,这样随便一分析都能逮着能真正提供帮助的关键人物。
 
    宗平同他聊了一些,确实很有帮助,但怎么说呢?
 
    这毕竟不是宗平的事,他也只是口头提了下,之后没再见面,这笔在制造中间遇到了一些麻烦都是工匠师傅商量着解决的,周鹤延承担的主要是测试任务。
 
    他挑剔,迫使周家养的匠人不断调整思路,提升技艺。
 
    就这么一支笔,既没有雕花也没有镶嵌看起来分外普通的一支笔,除了总体线条雅致打磨十分光滑之外,看不出其他特别之处,就这个却差点逼疯了匠人,为了达到令十一少爷满意的书写效果他们差点愁秃了头,改良不知道多少回才有这……几乎是一成功就被送出来,几个匠人是得到了十一少爷的褒奖不假,但也没能放松下来,东西送出来的同时他们已经开始做升级版了。
 
    方便书写的蘸水笔有了,接下来自然是改良外观提升颜值,少爷说可以尝试用其他材料作笔杆看看。
 
    比如打磨出螺母来镶嵌花纹,包银或者嵌玉……匠人们分作两波,一波折腾笔杆子,另一波继续在笔尖上下功夫,亲自做了那么多测试之后,周鹤延意识到蘸水笔的奥妙就在笔尖,同时根据周彧他们的反馈可以知道,不同人对手感的需求不一样,怎么看他们这个笔都还有调整的空间。
 
    周鹤延考虑之后再给戚敏送一盒去,配上几个不同粗细的笔尖以便她选择最合适的来用。
 
    他同时想到做这个也费了些力气,是不是就利用起来,推个新生意?
 
    戚敏没见着人,不清楚他眼下的盘算,五太太清楚,五太太想起了另一回事——之前在康平镇听戚敏说过这一冬对阿延来说虽然有点辛苦,可也不是没有好的方面,他财运就相当不错,这一冬必有赚头。
 
    听说的当下五太太想到的是逐渐交给儿子的药膳坊。
 
    等回府之后听说儿子囤了药材,她更觉得钱财在这儿。
 
    直到这个可以被用来速记,书写简便并且还能节省纸张的蘸水笔出来,她听五爷说到这背后的商机……忽然想起深秋那会儿在康平镇听戚敏说的。
 
    她说这个冬气候或许不太好,要仔细小心,但不完全是坏消息,好处是阿延有挣钱的机会,能挣不少。
 
    现在想来,她指的兴许不全是药膳坊那边?
 
    药膳坊也算吧,现在生意已经非常红火。
 
    同时这个蘸水笔又带来了新的商机,儿子还在考虑他倒不是特别有冲动,五爷认为放掉可惜,已决定造一批推出去试试水。
 
    五爷认为这个成功的机会很大,怎么说呢?乍一拿到是不习惯,经常用毛笔的忽然换成这硬邦邦的玩意儿写起来很不顺手,但只要稍微调整一下拿笔的方式,再试着用上两天你就戒不掉它,只要不是对书写要求很高的场合,平时随手记点东西用这个比毛笔方便太多,收拾起来也更容易。
 
    周五爷就已经被征服了。
 
    他觉得这个笔用在许多场合比傻粗黑的毛笔更方便,也没那么挑人,对功力要求不深。
 
    韵味或许稍差一点,可它的优势在于能提升书写速度灵活方便。一个商品只要有个明显的长处,就算也存在短板好了,不会影响销售。
相关文章:
人类之最动物之最植物之最娱乐之最自然之最

本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