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州世界之最 > 植物之最 >

当你玩够了也就烂透了{白丝同桌让我随便玩故事}

发布时间:2022-03-14 10:56

  睁眼闭眼间,仿佛还能看见当日长剑如虹,破开梦魇幻境的一幕。

    想想,凌尘就止不住浑身打哆嗦。

    彼时他们刚从璇玑阁听学出来,萧琉璃抬手拍了下他的肩膀,“你在想什么,丢魂了?”

    由于萧琉璃经常搞混仙草,无奈之下被白灵嫣强行抓来听课。

    她此举并没有遭来白灵汐的不满,说实话,萧琉璃何去何从的,白灵汐向来就是漠不关心的。

    被突如其来拍了下肩膀,凌尘惊得弹跳起来。

    转头望去,见是萧琉璃,而不是白灵汐的时候,才微微松了口气。

    他无奈的轻叹一声,“我在想该怎么样才能接下师父的剑招。”

    萧琉璃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原来是在白日做梦,我不该打扰你的,你继续。”

    说完,就要不管不顾朝前走去。

    凌尘思忖了片刻——萧琉璃虽然是干啥啥不行,捣乱第一名,但好歹有个人给他参谋啊。

    于是,他马上抬手拦住了她的去路。

    “我说真的!师父说我要是能接下一剑,就教我修习剑法!”

    萧琉璃看向一脸认真的凌尘,终于是相信这货没在青天白日做梦了。

    她开洞脑瓜子,替凌尘想起决胜法子来。

    然而想了许久,还是无果。

    之后,她索性放弃挣扎了。

    萧琉璃支支吾吾的开口,“这个……你想赢师父,再等个一千年吧。”

    这个回答凌尘相当不满意,就在他打算谴责萧琉璃时,一道娇柔的嗓音在他的背后响起。

    “我看未必。”

    闻言,凌尘就像是久逢甘露一般,当即循声望去。

    身后站着的是笑靥如花的……白灵嫣。

    萧琉璃微微皱起柳眉,起了些许兴致来,“灵嫣师叔有何高见?”

    白灵嫣朝凌尘靠近着,在他身侧停下,红唇扬起高深莫测的笑容来。

    “我教你一招,保证百试百灵!”

    凌尘一听,自然马上凑近了过去洗耳恭听。

    于是没过几天,比试那天就悄然降临了。

    凌尘早就做足了准备,因此昂首阔步来到众狐云集之处。

    比试还未开始,就有不少灵狐宫的狐狸窃窃私语了。

    凌尘站在这空旷的地方,自然也就听了一耳朵。

    “听说了没,凌尘要问剑灵汐尊主!”

    “什么问剑啊,这厮就是个废柴,哪里会剑法。”

    “据小道消息说,如果凌尘赢了,灵汐尊主就得嫁给他!”

    “这都什么毁三观的小道消息啊,分明就是凌尘赢了,灵汐尊主教他修习剑法。”

    “为什么要下这个赌注?灵汐尊主是他的师父,直接教不就好了?”

    ……

    果然,群众的眼睛都是雪亮的。

    他也不知道师父为什么不肯教他啊,说不定还真是懒癌犯了。

    至于刚刚毁三观小道消息的那个,你敢不敢出来,我们好好辩论一番?

    他承认刚来灵狐宫那会,他确实对白灵汐有过某种不可告人的非分之想。

    可是后面,在她高强的修为,以及实力的悬殊之下,慢慢淡了下去。

    废话,他至于闲着没事去找虐吗?

    好好当个咸鱼难道就不香吗!

    众狐看着凌尘手中并没有持着灵剑,纷纷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他打算赤手空拳和灵汐尊主过招?这是脑子进水了吗!”

    忽然遭到言语攻击,凌尘微微拂袖,不作他想。

    不远处旁观的白灵韵,有些兴致盎然的张望着,“我倒有点期待接下来的进展,老狐狸总不会想再等一世吧。”

    如果直接把凌尘弄死了,真不知道还得再等多久了。

    好像其中有一世这货成了个终日只会敲木鱼诵经的和尚来着。

    白灵韵想起那时候的拂苏,就很有想要捧腹大笑的冲动。

    她身侧的白灵嫣微微颔首,“是啊,灵汐她肯定不会下狠手的。”

    没过多久,白灵汐身穿一袭白裙也跟着出现了。

    她站在凌尘的对面,虚空召唤出她的灵剑——龙泉。

    她将灵力在体内运转开来——

    众狐纷纷能感觉到此处灵力疯狂涌动着。

    汹涌澎湃的灵力汇聚于龙泉剑之上,白灵汐眸光渐冷,冲着凌尘所在的方向挥去一剑。

    此剑势如破竹,大有斩碎这天地间的气魄来!

    白灵嫣有片刻的失神,不会真的来真的吧?

    就在剑斩即将行至凌尘跟前之时,白灵嫣敏锐的察觉到了其中的端倪。

    她朝身侧躲去,避免殃及池鱼。

    此时此刻,空旷的比试场上静若寒蝉。

    在所有人都以为凌尘该命丧当场的时候,毁天灭地的剑斩竟是朝着白灵韵的方向就来了!

 文学

    什么玩意?

    这剑斩会拐弯还是怎么的?!

    白灵韵心中警铃大作,深知不妙,她马上躲开。

    躲开之后瞧见身前的白灵嫣,有些幽怨的瞅着她。

    明知有诈,居然也不提醒她!

    砰的一声巨响!

    凌尘僵硬着脖子往后看去,这不看还好,一看目瞪口呆啊!

    身后出现了个巨型大坑,他俯身望去,可谓是暗无天日的大洞!

    尘土飞扬着,周围传来了旁观狐狸不停的咳嗽声。

    等尘埃落定之后,凌尘仍是心有余悸。

    刚刚命悬一线的白灵韵怒目而视着,冲着面无表情的白灵汐怒喊道,“老狐狸!你什么意思!想干架就放马过来,玩偷袭算怎么回事!”

    白灵汐慵懒的扫了怒发冲冠的白灵韵一眼,“手滑了。”

    “……”

    安静,诡异的安静。

    白灵汐自动无视掉仍怒火中烧的白灵韵,她看向面色有些苍白的凌尘,“还想继续?”

    凌尘虽然对那个大坑还是后怕着的,但是——

    和养虫子比起来,这点挫折算什么!

    而且白灵嫣早教会他一招,据说此招对白灵汐即为管用!

    是生是死,就看这一刹那了!

    要是不幸就此命丧黄泉,他就——他就做鬼也不会放过白灵嫣!

    打定主意后,凌尘冲白灵汐坚定地点头,“师父你尽管攻过来,我要是躲开我就是你孙子。”

    “……”

    于是,白灵汐再不心慈手软,提剑就朝着凌尘而去。

    就在龙泉剑堪堪要落在他的身上时,只听凌尘轻声呢喃着,“灵汐儿。”

    早已蓄势待发的灵剑生生止住,白灵汐整个娇躯僵在原地。

    她抬眸望向他,“你刚刚喊我什么。”

    凌尘眨了下双眼,继续脱口而出,“灵汐儿。”

    一旁凑热闹不嫌事大的白灵嫣,不停的朝这边张望着。

    “你……”

    白灵汐轻启红唇正欲说些说什么,不料凌尘再次张嘴喊着。

    “灵汐儿。”

    声音一如前世那般低沉磁性,就连喊着她名字的时候,那语气也和那时候一模一样。

    几声灵汐儿下来,倒令她仿佛回到了曾经。

    那个时候,拂苏也是这么喊着她的。

    那些年间,他们入宫阙,踏京城,行走于这茫茫天地间。

    不管何时何地,只要她转身,拂苏就能出现在她所能看见的地方。

    那些呼唤声,就像是情人间低声呢喃的情话,轻而易举迷乱她的心魂。

    回过神来之后,白灵汐轻叹一声,龙泉剑重新融于她的骨血之中。

    做完这一切之后,她转身就要离去。

    这场比试在还没开始的时候,就已经宣布结束了。

    众狐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什么情况?这就完事了?”

    “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我还等着看灵汐尊主痛殴无知小儿呢!”

    ……

    就在凌尘也是一脸懵逼的时候,迎面飞来一本秘籍。

    他马上抬手接住,落入手中,低头一看,竟是一本剑谱。

    伴随而来的是白灵汐清冷的声音,“练不好,唯你是问。”

    白灵韵眼尖的看见那本秘籍的样子,她惊道,“是剑术秘籍!当初灵姑姑传授给老狐狸那本!”

    白灵嫣却在一旁笑得意味深长,“居然把秘籍都贡献出来了,这三句灵汐儿叫得不亏啊。”

    凌尘留在原地,目送着白灵汐渐行渐远的倩影。

    心头处竟涌现起了一股失落来。

    他在秘境试炼中听见别人喊着她灵汐儿来着。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那个人是拂苏。

    所以师父的心里住着一个拂苏。

    他没想到如此冷情冷心的白灵汐,居然也会为了一人而动了真情。

    一想到那个人不是他自己,他竟觉得有些黯然。

    这种难以言状的酸涩,来得实在是莫名其妙。

    几日后的银霜苑中,萧琉璃对着面前的凌尘谆谆教诲着,“想要修习剑法,首先你得有一柄灵剑,不然学会再多剑法口诀也是没用的。”

    凌尘左思右想了下,好像的确如此。

    修习剑法修习剑法,起码得有把剑啊!

    于是他睁着一双懵懂无知的双眼瞅着萧琉璃,“哪里有灵剑?”

    “这个嘛……”

    就在萧琉璃打算进行一番滔滔不绝的时候,他们身后传来了白灵汐清冷的声音。

    “试试这柄灵剑。”

    凌尘看着白灵汐手中的那把灵剑,伸手就去接了过来。

    入手轻盈,没有他预想中的沉重。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人类之最动物之最植物之最娱乐之最自然之最

本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