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州世界之最 > 植物之最 >

不要了太累了出来——疼爱(高H)

发布时间:2022-03-14 10:55

 凌尘闻言,马上矢口否认,“不是,凌尘只是觉奇怪,那时我还未拜入师父门下,师父为何待我这么好?”

    说实话,他确实畏惧于白灵汐的实力,在她面前,他就是只随时都能被碾死的蝼蚁!

    除此之外,他并无所畏惧了。

    如今他唯一捉摸不透的是,白灵汐为何会待他如此之好。

    教他控魂音,让他避免在比试上出局,闹个大笑话。

    难不成——总不会是我根骨奇佳吧。

    自己有几斤几两他是有自知之明的,自然不会自大到以为天下无敌,是习得此道的个中翘楚。

    然而听他这么说,白灵汐只是意味不明的说,“你说呢。”

    我说?我上哪知道去!

    凌尘多想直接控诉出声,可奈何实力悬殊啊,他如果想找死的话,倒是可以试试看。

    因此沉默了许久,他只能嗫嚅道,“我……我不知道。”

    “好一个不知道。”

    凌尘只听到拂袖而去的声音,眼前再不见白灵汐的倩影。

    临走之时,自家师父好像有点生气了?

    那是生气吧,应是算是吧。

    他只能感慨灵狐喜怒无常,说变脸就变脸。

    当日的古香斋中。

    凌尘看着不停大快朵颐的萧琉璃,直觉索然无味。

    他一手撑着下巴,朝热衷于干饭的萧琉璃控诉着,“小琉璃,原来教我控魂音的人不是你啊,你还瞒着我,太不够意思了!”

    此话一出,萧琉璃嘴边嚼着的水晶蒸饺滑落到了碗里。

    她目瞪口呆——这二货终于发现了?

    她还以为他会一辈子蒙蔽在其中呢,可能是近朱者赤,最近和她多加走动,智商才会有如此大的飞跃。

    如果凌尘知道萧琉璃如此自我感觉良好,一定会狠狠斥她一顿!

    反应过来后,萧琉璃不紧不慢重新夹起水晶蒸饺,张嘴开始咀嚼起来。

    在凌尘等到快没有耐心的时候,才慢条斯理的说,“师父她要假装成我,我是不要命了才敢跟你说。”

    闻言,凌尘整个僵住了。

    所以说,师父为什么要假扮成萧琉璃?

    他自认自己身上无利可图的,难不成是师父闲来无事,见他如此天可怜见,于是出手点化一番?

    少顷,凌尘才纳闷的问,“师父她也很关心你的个人问题吗?”

    面对凌尘一个接着一个的提问,萧琉璃只想拍案而起——这干嘛呢,我还在干饭呢,有事就不能待会说吗!

    面上她仍是不动声色,忽然就有些无奈了——师父一直把我放养状态的,哪有时间管我呢,没你好命啊。

    凌尘不等萧琉璃回答他,继续开始了来自灵魂深处的拷问,“她昨天忽然问我小师妹的事情,她是不是不想闲杂人等和灵狐宫扯上关系?”

    刚刚才夸他智商有质的飞跃,萧琉璃现在真想穿越时空,狠狠抽醒当时的自己。

    然后质问自己是不是眼瞎了!

    这货明明还是那么二那么蠢!

    没想到师父吃醋了之后,最后竟是这样的结局。

    只要稍微联想下当时的场面,萧琉璃就控制不住嘴角上扬。

 文学

    想来当时,师父的脸色绝对很好看。

    凌尘啊凌尘,你还真是个不解风情的二货!

    但是她暗忖归暗忖,可不敢张嘴就坏了师父的大事。

    师父此举真是非常非常明显了好不好——她是不想你和凌灵之间有一星半点的情愫,骚年你还是太天真了!

    片刻之后,萧琉璃不甚在意的建议他,“你可以问师父啊,这个我不清楚。”

    她从前就推崇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奈何此时无人能与她分享这个心情了。

    只能自己闷声乐着了。

    凌尘听她这么说,深知没有继续问下去的必要了——废话,他哪来的胆子敢直接去问师父!

    他话锋一转,“小琉璃,师父以前是不会用剑的个中翘楚,如今怎的用上了冰系术法?”

    说实话,那日浮生阁中,白灵汐灵剑在手,剑气纵横的样子,实在是飒爆了!

    于是,凌尘就开始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萧琉璃还在处于干饭的状态里,自然没有发现凌尘眼中闪过的一抹促狭。

    “剑花一出格外英姿飒爽,但是随便丢个冰系术法就完事了,灵剑祭出,没个十几招的,想要突围,难得很。”

    凌尘斟酌了片刻,他才知道自己真相了——说来说起,白灵汐就是图省事。

    良久,只能听到萧琉璃干饭的声音。

    凌尘想了想,这才鼓足了全部的勇气,小心翼翼的开口了,“你说如果我去请教师父剑法,她会不会教我啊?”

    此话一出,萧琉璃停止了继续干饭的动作,转头用看傻子的眼神看他。

    “你怎么突然想学习剑法了?混吃等死的日子难道不香吗?”

    香个屁!

    凌尘将这言简意赅的三个字吞回了肚子了,这才露出谄媚的笑容,“每天养虫子是没有前途的!我要是习得剑法,以后脏活累活你就不用亲自动手了。”

    见凌尘居然如此体贴入微,萧琉璃简直要热泪盈眶了。

    看着萧琉璃脸上的神情,凌尘知道鱼儿上钩了。

    萧琉璃连连点头赞许道,“说得也是,上次红衣厉鬼老是我干这干那的。”

    说起红衣厉鬼,她就想也不想跟着抱怨了好几句。

    少顷之后,萧琉璃灵机一动,朝凌尘勾了勾手指。

    凌尘以为她有什么要事要同自己说,也配合着凑了过去,于是就听萧琉璃说——

    “我还有一计,你陪吃陪喝陪shui,师父想不教你都难。”

    凌尘乍听此言,恨不得拍醒面前的小伙伴。

    不对啊,萧琉璃没饮酒,怎么好端端说起了胡话来。

    他不悦的瞪了她一眼,“你胡说什么呢,我和师父之间纯洁得很!”

    他这句大义凛然的话,得到的只是萧琉璃的白眼——你俩要纯洁,死人都能笑活。

    于是翌日的银霜苑中,凌尘本来躲在角落里,见白灵汐从屋中走了出来,马上凑上前去。

    之后白灵汐走到哪,他就跟到哪。

    他的这种行为举止,让白灵汐想起了前世的拂苏,那时候他也是这样的。

    没过多久,白灵汐就厌倦起被人亦步亦趋跟着了,“你跟着我作甚。”

    见白灵汐总算是搭理自己了,凌尘笑得如沐春风的,“师父,有一句话埋藏在我心中许久了,我要是再不说出来,唯恐会遗憾终生。”

    闻言,白灵汐冷冷扫了他一眼,“说人话。”

    知道白灵汐被自己磨的耐心全无了,凌尘也不敢继续溜须拍马。

    于是他语气软了下来,“师父你不觉得我每天养虫子……”

    养虫子三个字一出,马上得到白灵汐的冷眼。

    惊觉自己说错话的凌尘,当即改口道,“不对,是养蝶蛹,实在是太埋没人才了。我应该去流浪,去做更多有益于自身,有利于灵狐宫的事情。”

    听他说得天花乱坠,仍是没有讲到重点,白灵汐迈步便要离开。

    凌尘见她要走,下意识就抬手去抓她的手臂。

    没想到抓到手臂的同时,白灵汐竟也真的停了下来。

    隔着月白色的薄纱,白灵汐能感觉到凌尘掌心的温度。

    她的娇颜染上几许好看的红霞来。

    她垂眸看向凌尘抓住她手臂的大手,凌尘循着她的目光望去——

    见自己堂而皇之的抓住她的玉臂,像烫手的山芋一样,马上收了手。

    心中却不停的暗骂着——怎么就狗改不了吃屎,直接上手了呢,凌尘啊凌尘,你可真没定力!

    凌尘见气氛忽然有些暧昧起来,他连忙打破沉默,“师父,我那日见您剑法超绝,想必是个中行家里手,我又对剑术一道颇有兴趣,您就传授我两招?”

    原来说了半天,是想要修习剑法。

    可前世的拂苏明明用的是紫玉萧啊。

    白灵汐想也不想就给回绝了,“不教,专心养蝶蛹去。”

    什么?

    让他守着那堆蝶蛹过一辈子?!

    这事情……凌尘当然不干了!

    于是,他只能厚着脸皮继续开口,“您若是不教,我就会一直缠着您!”

    乍听此言,白灵汐眼中闪过几许兴味之色。

    她故作不悦的质问,“你这是在威胁我?”

    见白灵汐果然不出预料之外的不乐意了,凌尘马上摆正态度,“我……徒儿不敢,但是我是诚心想习得剑法的。”

    于是后来的几天里,凌尘真正做到了阴魂不散!

    “师父,可以教我了吗?”

    清晨,白灵汐正折下一枝白梅,打算带回屋中,就被凌尘拦住了去路。

    她自然懒得看他一眼,便转身离去。

    行走在灵狐宫中,身后忽然传来了凌尘的声音。

    “师父!您改变心意了没?”

    白灵汐转身绕道而走。

    后来璇玑阁中,白灵汐刚将白灵嫣练好的丹药收进掌心中。

    “师父!我又双叒叕的来了!”

    这几日实在是被他磨得没有了脾气,白灵汐不管去哪,凌尘就像是有狗鼻子一样,能准确无误的找到她。

    被纠缠到想要杀掉此人,让他投胎转世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人类之最动物之最植物之最娱乐之最自然之最

本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