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州世界之最 > 娱乐之最 >

揉捏胸前浑圆啃咬蓓蕾\娇妻乳沟里粘稠的浓精

发布时间:2022-04-29 09:24

  大概这边是宫墙之内与宫墙之外最大的差别吧,在田里面干活的人们虽然没有锦衣玉食,但他们却有最善良、最质朴的本性。
 
    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不出所料但还是让人很失望的事情也发生了——天依旧没有下雨。
 
    慕朝烟起了个大早,穿了一身方便行动的衣服后便匆匆的出了王府。
 
    她和司农一起下地安排开种的事情,又找了许多的帮手,大家一起忙的热火朝天。
 
    趁着现在土壤的情况还不算太差,下种的事情可一点都不能耽搁,农民们个个都辛苦极了,在田间跑来跑去的忙活个不停。
 
    而且原本天气就干旱,太阳更是无情的曝晒着大地,凉水一壶接着一壶的下肚,可大家还是觉得嗓子跟冒了烟一样。。
 
    没过两个时辰,大家干活的劲头就有些松懈了,慕朝烟看着这个情况可不太妙,于是就决定做点什么。
 
    “王妃,您这是要干什么?”
 
    司农看着慕朝烟突然挽起了裤脚,又撸起了袖子忍不住问道。
 
    “下地跟大家一起干活呀,你也别愣着一起过来吧!”
 
    慕朝烟说着自己一脚便踏进了田间,然后又招呼着司农一块下来。
 
    看着王妃居然都亲自下地干活了司农自然是没有理由在上边站着,于是他也撸起袖子挽起裤脚跟着下去了。
 
    慕朝烟的这个办法果然很有效果,在她的亲自带动下,农民们的积极性又抬高了不少效率自然也更高了。
 
===htTp://www.5ikAidian.cn/第1832章 心情不好的原因===htTp://www.5ikAidian.cn/
 
就这么带着大家一起在田间干了一天的活,到傍晚的时候也都忙的差不多了,慕朝烟便把手洗干净脸擦干净准备回王府了。
 
    “王妃,宫忆礼又出事了!”
 
    刚进王府大门,卢迪就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那火急火燎的样子就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文学

    “又怎么了?你别急慢慢说。”
 
    慕朝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她忙了一天外面的事情累得半死,却没想到回来以后自家后院又起火了。
 
    “我看着天色这么晚,宫忆礼还没回来,便去了上书房接他,结果一直等不到人,然后我问后,才知晓他根本就没有去上书房上课。”
 
    “那人呢?找到了吗?”慕朝烟也有些着急了,她是万万都没想到,宫忆礼居然逃学了。
 
    “没有,能找的地方我都找了。”卢迪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可不是件小事,在慕朝烟心里,宫忆礼不是那种会逃学的孩子,暂且不说他为什么会逃学,这么晚了还不见人影也难免让人担心他会有什么危险。
 
    “发生什么事了?”
 
    此时墨玄珲也从外面回来了,他才刚进门,就看见慕朝烟和卢迪在那里一脸着急的样子,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慕朝烟把宫忆礼逃学的事情告诉你墨玄珲,他听了以后一脸凝重的赶紧派了一些下人去找人。
 
    但是这样没有目的的寻找,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慕朝烟赶紧火急火燎的找到张三,扔给他两锭银子打探消息。
 
    不得不说这张三也是神的很,不多久慕朝烟和墨玄珲边一起在一个河边找到了正蹲在那里不知道正在干什么的宫忆礼。
 
    “宫忆礼!”
 
    慕朝烟看到熟悉的身影以后,激动地喊了他一声。
 
    听到有人喊自己,宫忆礼下意识的抬起了头,一看是慕朝烟和墨玄珲他动了动嘴唇,却没说出来一个字。
 
    “你怎么在这里?怎么没去上书房上课呢?”
 
    慕朝烟走到东至旁边蹲下身关切地问道。
 
    宫忆礼闻声看了她一眼,嘴巴张了张,却是一声也不吭。
 
    “咱们一起回去吧,都这么晚了你肯定饿了吧?”
 
    慕朝烟又说着便拉着宫忆礼的手要把他拉起来。
 
    “我不回去!”宫忆礼终于开口说话了,他倔强的把慕朝烟的手手甩开了然后又重新蹲了下去。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告诉我,我帮你解决。”
 
    慕朝烟看着这样子担心的不得了,但是无论慕朝烟再怎么好说歹说宫忆礼就是不肯买她的帐,既不说话也不肯回王府。
 
    慕朝烟使尽了各种解数问了半天也撬不出来一个字,就这么一会的功夫,她就已经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有气没地方撒,这孩子真的就是传说中的油盐不进,软硬不吃。
 
    慕朝烟被他磨得头都大了,然后向一旁的墨玄珲投去了求助的眼神。
 
    两个人四目相对,墨玄珲的眸子闪了闪,二话不说直接上去抬手把宫忆礼拎起来就走。
 
    慕朝烟也吓了一跳,她没想到墨玄珲对待这件事的处理方法,居然这么的简单粗暴。
 
    宫忆礼被墨玄珲揽在胳膊弯里面不停的挣扎着,两条腿使劲的踢着,把墨玄珲一身玄衣都弄脏了。
 
    但是墨玄珲一点也不在乎,全然不顾宫忆礼的反抗自顾自的继续往前走。
 
    俗话说狗急了会跳墙兔子急了会咬人,结果墨玄珲的胳膊就那么被宫忆礼生生的咬了一口。
 
    墨玄珲皱起眉头把宫忆礼放了下来,慕朝烟赶紧跑过去查看墨玄珲的伤口,还好这孩子还算是有点良心没有咬破。
 
    “算了,你要是不想回去我们也不勉强。”
 
    慕朝烟叹了一口气后说道。
 
    刚好张三家就在附近,于是慕朝烟给了一些银子就暂时拜托张三照料着宫忆礼,然后她就与墨玄珲一起回去了。
 
    宫忆礼现在的情况,实在令她头痛不已。
 
    但是尽管如此,慕朝烟也知道宫忆礼是个懂事的孩子,一定不会在没有任何原因的情况下就如此闹腾。
 
    “你怎么闷闷不乐的,是又在为宫忆礼的是而烦心吗?”正在慕朝烟在自己房中为下一步该怎么安抚宫忆礼而心力交瘁欲哭无泪的时候,卢迪端着一盏清心茶走进来了。
 
    制作清心茶的方法,还是很早之前慕朝烟教卢迪的,将刚采摘的茶叶中混入适量可以清心宁神药材一起晒干,然后在晒干后将茶叶挑出,再将茶叶与和它晒干的药材一起放入砂锅中且最好用紫砂锅,之后加凉水用最大火,煮至数完十个数后立刻捞出只留茶叶,将茶叶再次晒干之后便制作完成了。
 
    这清心茶的制作过程虽然麻烦了些,但是去可以清心降火宁神,入口味清爽温和又略带醇厚之感,细品回甘还隐隐透出些清甜,不仅是药茶合一堪称一绝,而且也是慕朝烟最喜欢的茶。
 
    卢迪便是知道了慕朝烟正在为宫忆礼的事情忧心,为了安慰她,才特意用前些天刚制作,还没开罐过的清心茶茶叶沏了一盏茶送过来。
 
    “他为何会突然反应这么大,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慕朝烟见是卢迪过来也没说什么,抿了口茶之后依旧闷闷不乐地说。
 
    “那想好该怎么办了吗,我猜这件事,怕是有别的什么原因才会让他的情绪如此不好的。”
 
    卢迪也不知道这事该怎么办,只能先将自己的想法告诉慕朝烟,慕朝烟对此也完全赞成。
 
    “我知晓他是个懂事的孩子,是不会无理取闹的,只是现在要先弄清楚其中的原因才能下定论啊。”
 
    虽然慕朝烟心里,她是知道宫忆礼一向很听话决不会无理取闹的。
 
    可是他咬伤了墨玄珲也是事实,这中间也是一定有什么隐情,于是她决定派人调查清楚,这其中到底是有什么缘由才会让宫忆礼的情绪出现如此之大的转变。
 
    慕朝烟也知道这件事情的调查耽误的越久,对宫忆礼的伤害就越大,所以她想好之后,立刻派溟风前往上书房调查了解关于宫忆礼的消息。
 
===htTp://www.5ikAidian.cn/第1833章 不愿回去===htTp://www.5ikAidian.cn/
 
溟风很快就调查到了消息,原来是因为上书房内,有学子用宫忆礼特殊的身份说闲话,甚至是孤立宫忆礼。
 
    宫忆礼再怎么老沉,也还是个孩子,自然听多了也会上心。
 
    慕朝烟听到溟风带回来的消息之后,瞬间明白了,心想这大概就是宫忆礼进入上书房读书之后情绪会如此低落的原因。
 
    宫忆礼的情绪低落居然因为上书房,由于受到现代式教育的影响,慕朝烟对这件事情立刻重视起来。
 
    她知道教育环境对宫忆礼有多大的影响,于是决定立刻着手解决这个问题。
 
    但是慕朝烟并没有天真的妄图通过一些方式来调和宫忆礼和上书房弟子们的矛盾,因为慕朝烟明白上书房的弟子们都是名门贵族或宗室士族的子弟,不可能会改变态度对宫忆礼友好,所以也没有往调和矛盾这方面想。
 
    最终经过左思右想和反复衡量之后,为了宫忆礼的心理健康,她还是决定去给宫忆礼办理退学,让他离开上书房,并且已经打好了主意,想让宫忆礼先回来休息一段时间,再给他另寻新学堂。
 
    她便立刻赶到了上书房准备,先办好了退学的事宜再去接宫忆礼回来。
 
    在慕朝烟为宫忆礼办理退学的时候,上书房的司业还表示非常不理解慕朝烟的行为,并且询问慕朝烟为何要给宫忆礼办退学。
 
    “既然司业大人都这么问了,那本王妃就直说吧,上书房的确不大适合本王妃家的少爷,学子们不能与他好好相处,对他的影响很不好,本王妃呢也没打算非要让他在上书房学习,所以打算另寻学堂。”
 
    慕朝烟这话说的很不客气,司业自然也听明白了她的意思,于是便略显尴尬地回答,
 
    “本司也不甚了解他在上书房内究竟如何,不过无法与其他学子正常相处的情形也非第一次出现,既然王妃是为了他,那本司也不便再说什么了。”
 
    顺利的给宫忆礼办完退学之后,慕朝烟便派了随行几个小厮去接宫忆礼准备一起回府,结果却半天没有回音。
 
    又过了一会,总算有一个小厮回来了。
 
    但是小厮却告诉慕朝烟说宫忆礼不愿意回去,慕朝烟听到之后便知道这下又麻烦了,于是决定亲自去找宫忆礼。
 
    慕朝烟跟着小厮来到了上书房的内院花园石山旁,看到宫忆礼正躲在石山的后面,几个小厮无奈的站在一旁。
 
    “快些出来吧,我来带你回去了。”
 
    因为知道宫忆礼一时半会没办法平复好自己的情绪,所以慕朝烟对于这样的局面,也有一定的心理准备,她走到宫忆礼面前轻声劝慰。
 
    但宫忆礼却一言不法,也丝毫没有要跟着慕朝烟回王府的意思,小小少年双手抱膝靠着石山,稚嫩清秀小脸上神情闷闷不乐。
 
    慕朝烟心中莫名的有些心疼,试图去拉宫忆礼的手让他先起来,但是宫忆礼侧过脸去理也不理她。
 
    “宫忆礼,我知道你现在心情很不好,但是我们现在也要先回府好不好,我已经给你办好了退学,你不喜欢来这里那我们以后就不来这里了,你先起来,我们回去好吗?”
 
    听到慕朝烟已经办理了退学,宫忆礼的神情才稍微有了些不值一提的变化,这才终于肯开口说话了:“不用再说了,我现在不想回去,要走你自己先走吧。”
 
    宫忆礼说完这话之后,便又重新一言不发了,慕朝烟这下也无可奈何,看宫忆礼这一副不认如何都不想回去的样子,她只好留下两个小厮看护宫忆礼,然后自己先回去了。
 
    回到王府之后慕朝烟心急如焚,决定再想别的办法,便派卢迪出马让她去上书房劝宫忆礼回府。
 
    卢迪也想帮助慕朝烟,按照她的吩咐去了上书房,然后果然找到宫忆礼和那两个被留下看护他的下人。
 
    “你们先到一边去吧,这里有我就行了。”
 
    卢迪先支开了两个小厮,然后饶到宫忆礼的身旁蹲不下来。
 
    宫忆礼看到了卢迪之后仍然是一言不发,不过卢迪也料到会这样,所以早有准备。
 
    “为什么要一直待在这里?”卢迪首先温和的开口询问,宫忆礼这下子不得不回答她了。
 
    “能先别问这个吗,你实话实说不许骗我,是不是王妃让你过来的?”
 
    没想到他一开口就这么问,这句话让卢迪瞬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宫忆礼了。
 
    卢迪犹豫了片刻,又看了看闷闷不乐的宫忆礼,还是决定要说实话。
 
    “是。”
 
    “我就知道,她是让你来带我回去吧?”
 
    卢迪叹了口气。
 
    “我不想回去。”
 
    “我知道,但你也想想我们大家的感受好吗?”卢迪仔细劝说。
 
    “你们的感受,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王妃其实是为我好。”宫忆礼也轻叹道。
 
    “那你为什么不愿意回去?”
 
    这句话并没有得到回音。
 
    “我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是在决定要不要回去之前,你先听我讲个故事好不好?”
 
    沉默许久之后,宫忆礼总算再次回答。
 
    “那是很早以前的事情了,那个时候我跟你差不多大,因为没有人照顾我,我只能自己照顾自己,周围的小孩子啊,都不跟我一起玩,还总是说些难听的话,那个时候的我,跟现在的你一样难过。
 
    宫忆礼并没有回答,卢迪喘了口气,然后继续说。
 
    “那时有一样东西提起了我的兴趣,那样东西,就是一本已经很破旧,很多字也已经看不清楚了医书,那是我采草药的时候捡到的,虽然有很多字我都看不懂,但是从那个时候起我就发誓,以后一定要成为一位神医。
 
    “这个想法大概很荒谬吧?我没有把这个想法告诉过任何人,因为我知道他们会怎么说,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我换上了男子的衣裳,离开了从前住的小镇,再后来啊,我就遇到了师傅,也就是你说的王妃。
 
    “后来我跟着师傅学习医术,不知不觉中曾经那个好像很荒诞的愿望已经离我越来越近了,你看啊,我的亲人只有一本医书都能够这么好的生活下去,你还有人关心有人在乎,为什么要这么不开心呢?”
 
===htTp://www.5ikAidian.cn/第1834章 “肆无忌惮”===htTp://www.5ikAidian.cn/
 
卢迪说完之后长舒了一口气,似乎并不是太想回忆往事,多少有些哽咽。
 
    宫忆礼这时神色也不再那么冷漠了,他清楚的听出了卢迪在说话是隐约带了这哭音,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你别太难过了,你说的我其实都明白,只是我不知道该怎么突然去接受,我先跟你回去吧。”
 
    宫忆礼说着便站了起来,随后卢迪也站起来,牵起宫忆礼的小手便往上书房外院走,两个下人也跟在后面,不管怎么样宫忆礼最后总算又回到了王府。
 
    知道宫忆礼回来了之后,慕朝烟原本想赶紧去找他,但是转念又一想,觉得现在还是让宫忆礼暂时一个人待一会比较好。
 
    便也暂时没有去找他,一直到用晚膳的时候才又见到宫忆礼。
 
    用晚膳时,慕朝烟本来想让宫忆礼和自己坐在一起,但是宫忆礼却并不愿意,而是与卢迪一起坐,并且明显对她爱答不理,而且看也不看墨玄珲。
 
    慕朝烟知道宫忆礼现在还拗着呢,所以暂时不动声色,一直的用完晚膳之后,因为怕宫忆礼想偏,所以慕朝烟硬生生的拉着墨玄珲一起去找宫忆礼谈心。
 
    到了宫忆礼居住的地方,慕朝烟首先敲了敲门,但是里面没有任何回应,无奈之下只能直接就进去。
 
    宫忆礼看到二人进来之后,依然一言不发坐在床边,慕朝烟上前坐在宫忆礼对面,墨玄珲也硬着头皮站在一旁,虽然很想立刻掉头出去,不过最终还是留了下来。
 
    “对不起,之前的事情,都是我疏忽了才让你在上书房被其他的学子给欺负,不过我现在真的已经认识到了我的错误,你就不要再这么生气了好不好?”宫忆礼虽然还是一言不发,但是慕朝烟并没有管这个,她依然自顾自的说着,真诚的为自己的疏忽道歉,并且拉着墨玄珲表态。
 
    墨玄珲无可奈何,只能随着慕朝烟的心意表示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不对,以后不会再这么对待宫忆礼,希望宫忆礼能够原谅。
 
    而宫忆礼尽管全程都没有说一句话,而且等到二人都说完之后,还是一言不发,但是他从内心中已经不再排斥二人。
 
    看到宫忆礼明显已经表示出对自己刚才说的那些话并不排斥,慕朝烟觉得这下子应该是初步取得了成功,只要以后再稳住宫忆礼的情绪,应该就不会再出现类似的问题了。
 
    安抚好宫忆礼之后,慕朝烟和墨玄珲一起离开了宫忆礼的房间,慕朝烟这俩天处理这件事,已经有些精疲力尽心力交瘁。
 
    觉得处理小孩子的问题,丝毫不比处理之前降雨的问题要简单,不经感叹,实在是养儿才方知难,真是太不容易了。
 
    墨玄珲自然也是同感,而且看到这两天慕朝烟为了宫忆礼的事情这么上心还是忍不住有些许吃醋。
 
    便趁机说以后没必要要孩子,慕朝烟听到这话之后才反应过来墨玄珲原来是吃醋了。
 
    这时,她才觉得墨玄珲有时候心思还挺幼稚。
 
    慕朝烟回想起了从前自己还未嫁给墨玄珲时的样子,与现在的模样一对比,真真是好笑,当即忍不住便调侃道:“你这么大一个人了,还跟小孩子吃醋。”墨玄珲当然不愿意就这么被慕朝烟调笑,二人笑笑闹闹间倒也很是轻松。
 
    “我若是不与他吃醋,指不定你什么时候才会注意到我,本王的王妃,自然是满心满眼都是本王才对,心中若只是一心有着一个小屁孩这算什么事。”墨玄珲声音含笑,知道慕朝烟近日来费心不少,现下也是有意要逗着慕朝烟欢悦。
 
    慕朝烟噗呲一声笑出声,从前墨玄珲最擅长的就是板着一张脸,也不知何时起,墨玄珲成了一个在她面前最‘肆无忌惮’的模样了。
 
    不过不管如何,他也是欢喜的紧。
 
    宫忆礼也打开了这几日以来,一直纠结于使自己闷闷不乐的心结,说白了一些,他也清楚这些都不关慕朝烟的事。
 
    可当日在上书房所听到的那些话,还仿佛在耳边回荡一样,弄得他日夜不能昧。
 
    接下来又有一个现实的问题,摆在了慕朝烟的面前,那就是宫忆礼接下来到底应该去哪个学堂继续学业。
 
    宫忆礼到底也还是个十岁大的孩子,若是就此不在学东西,于这个文人世界,定然是处于下风,甚至是不备接受的,群号唾弃的。
 
    既然她与墨玄珲有心要培养宫忆礼,又将她记在了名下,无论如何这书是一定要继续念的,不管如何也是对宫忆礼负责。
 
    宫忆礼现在已经不在上书房念书了,但是又肯定不能让他一直在府里待着,总是要去其他的学堂继续念书的,可是挑选新的地方又成了一个问题。
 
    因为读书人都隶属于士阶,恰恰是这一点,就成为了一个大麻烦,慕朝烟和墨玄珲早就已经把整个士阶都得罪了个遍,又怎么可能放心让士阶人士成为宫忆礼的老师。
 
    普通百姓们孩子读的书院倒是可以,但这种地方到底又市井气多了些,指不定什么时候又乱说了一些胡言胡语进入宫忆礼耳中,这么一来,便又是难事一桩。
 
    这个问题是在是让慕朝烟焦头烂额,她甚至都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有必要去询问,因为一定会被拒绝。
 
    但是目前的情况又没有其他的办法,毕竟才十岁的宫忆礼肯定不能不去念书了,因为没有办法再去上书房,那就只能另找先生了。
 
    最后慕朝烟还是决定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去问问,于是接着找了几个先生,结果刚把这个意思表示出来,就接连被拒绝了。
 
    这个结果虽然是意料之中的,但是也就是是个大麻烦,慕朝烟更是头痛不已。
 
    正在这个时候时溟风毛遂自荐,慕朝烟就把事情交给溟风去办,当天就找来一群先生进府。
 
    先生们个个看面色也看不清楚是自愿还是强迫,慕朝烟也没有想那么多,直接把溟风好一顿夸,“你倒是厉害,一出手果然让本王妃满意。”
 
    “是王妃教导的好。”溟风低头道。
 
    刹时,墨玄珲从里面走出来,看着多出来的一堆人脸又黑了,宫忆礼也不情不愿的和先生们走了。
 
===htTp://www.5ikAidian.cn/第1835章 人贩子===htTp://www.5ikAidian.cn/
 
这日,天气正好。
 
    慕朝烟出门时特地看了下天气,见阳光明媚,偶尔还有微风吹来,倒是不燥人。
 
    如今宫忆礼还没有正式敲定去哪家上学,她身为二十一世纪的新青年,自然知道什么对孩子成长好。
 
    经历了南苑北帝与东华一战,不知不觉中,也度过了这么久的时间。
 
    好在没有什么特别大的事情,慕朝烟便打算上街购买一些踏青用的东西,届时带上墨玄珲还有宫忆礼几人来一场说走就走的野餐。
 
    想到这些,慕朝烟面上不由露出了笑容。
 
    “王妃,到了,请下车。”
 
    马车上传来了小桃的声音,慕朝烟闻声掀开马车帘子,见外面场景后,起身提着裙摆下了马车。
 
    小桃见状,伸手过去搀扶着。
 
    慕朝烟今日因为不用去军队也不用做别的事,便由着小桃给自己梳了倭堕鬓。
 
    两侧各待了一蓝色步摇,走路时微微撞动,发出清脆的响声。
 
    后面的头发则全部盘起,用了个红色发带绑着,发带上方插了跟琉璃珠排钗。
 
    因为头发挽起缘故,一眼看去便是个富贵人家的夫人。
 
    慕朝烟面容带笑走进一间布料店,店中老板是个极为有眼力见的。
 
    目光上下隐晦打量一番后,见来着穿着不凡,当即放下手中的算盘,满脸堆笑迎了上来。
 
    “这位夫人可是要看看店中布料?”店掌柜边说边将慕朝烟往上等布料一栏走去,他说这话也就是走个过场,毕竟他这是布料店,进来不买布料难不成来喝茶不是。
 
    慕朝烟与这店掌柜是见过几次的,不火想来从前她要不就是男子装扮,要么就是一身轻装,今日这般大的动静,倒是令人看了还以为是另外一人。
 
    自然也难怪店掌柜没有认出她来。
 
    “我家王妃需要一块质地较厚的深色布料,店掌柜可有推荐?”小桃上前说出了布料要求。
 
    一听她话中王妃二字,那店掌柜心中惊讶,但他在这京都中开店已久,也是个能人,当即面上不显,离开取了一块布来。
 
    慕朝烟伸手摸了摸布料,点了点头,小桃见后随即买下。
 
    等二人在上马车时,小桃颇为疑惑开口问道:“王妃为何今日要出府来买?奴婢记得府中库里还有许多陛下赏赐的上等布匹,若是做衣裳,这买的自然是比不上宫中赏赐的。”
 
    “明日你便知晓了。”慕朝烟闻言勾唇笑了笑,目光落在布料上时,眸中笑意满满。
 
    她要来个古代版的野餐是不假,但自然也不可能傻到用墨元昊赏赐的布料来当垫在底下。
 
    一来是不给他人弹劾的机会,二来便就是好东西也本应该用在恰当的地方,要就这么浪费,这一事她也是做不出来。
 
    慕朝烟心中有打算,就连明日野餐要用的东西心中都已经想好了,就等着晚上墨玄珲回来支会他一声。
 
    但谁能想到,她刚回到府中,便有小厮面色焦急走来道:“不好了王妃!公子他又不见了!”
 
    小厮口中的公子,正是宫忆礼。
 
    “什么?不见了?”慕朝烟皱眉重复出声,她这放下的心都没平稳几日,便又来这么一遭,也着实令人烦闷。
 
    慕朝烟抿着唇,一言不发,面色也沉了下来,黑眸中带着点点怒意。
 
    她虽然身为东华的炎王妃,所谓树大招风,若是有心人要对付王府,宫忆礼这三天两头的跑路,便成了有心人最有利的工具。
 
    现下她只觉得要窒息了,心中也起了对宫忆礼的怒意,自然也怒意不是怪他离开,而是自责自己当日为何不仔细调查上书房里那些孩子,若是早知道那些人本性,宫忆礼也就不用听那些话,今日之事也就没有了。
 
    “小桃你去派人在王府中大力搜查!每一个房间都不要放过,若是找不到人,务必也要找出些蛛丝马迹来!”
 
    慕朝烟哑着声音,快速吩咐。
 
    随后她走了几步忽而又停了下来,转身快步朝着屋中走去。
 
    要找人的话,自然她今日装扮有些不合适。
 
    慕朝烟迅速拔下头发上的步摇,手速飞快,放在桌上的步摇上还常绕着几根头发。
 
    平日里她也挺宝贵自己这些头发,若是此刻时间允许,她定然要心疼一番这些扯下来的,到底是时间不等人,多一分宫忆礼在外就多一分危险,她也顾不了这么多。
人类之最动物之最植物之最娱乐之最自然之最

本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