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州世界之最 > 文物之最 >

啊太大了啊马车好颠:男朋友越来越厉害

发布时间:2022-03-15 09:53

   “有完没完!”看到又是阮利康的手机号码,张娅莉一阵烦躁。
 
    “有话快说,有屁就放!我希望这次以后,我们永远都不要再通电话,缺钱你说,我可以施舍给你!麻烦你以后做一个合格的前夫,活的就像在我的世界里死了一样,悄无声息!”张娅莉终于失去耐心,言辞激烈,更是没了往日的优雅。
 
    “张娅莉,我不跟你对骂,这辈子是你对不起我,我阮利康窝囊归窝囊,但我没对不起你一分。”阮利康半央求半威胁的说:“你不准伤害我女儿,有你这样的妈,是她的不幸。如果你敢算计我女儿,打她主意,我阮利康就算还有一口气,我也要撑着这口气去揭发你的过去!”
 
    张娅莉什么目的,阮利康一清二楚。
 
    二十四年前二人离婚,张娅莉迅速攀上高枝嫁给t集团鼎鼎有名的掌权人,随后,使尽了各种手段打压他这个无能的前夫。
 
    誓让前夫变得更无能,封住他的嘴。
 
    现在,女儿长大成人了,当妈的又开始担心女儿找上门,已经开始酝酿计划,要将女儿嫁去国外,禁锢起来?变着法子的封住嘴?
 
    阮利康最后说道:“女儿什么也不知道,她根本不知道你姓甚名谁,她早以为你死了!别打她的主意!”
 
    张娅莉听此,直接松了口气:“阮利康,最好是这样,否则我饶不了你们。”
 
    别墅。
 
    阮白走出洗手间,迎面就撞到单手插在裤袋,倚靠在门口仿佛专门等谁的男人。
 
    慕少凌点的这根烟才抽了一半,眉头微蹙,看她。
 
    阮白被看的紧张,说:“我先走了。”
 
    “别走,我有话说!”慕少凌突然伸出大手,过来一把攥住她发抖的那只小手。
 
    阮白的眉微微拧起。
 
    慕少凌却已拽着她,转身推开一间房间的房门,带上门的同时,男人用力一摁门把手,上了锁。
 
    回身,男人宽阔的胸膛将她压在墙角。
 
    房间关着灯。
 
    薄唇贴着她耳畔,他又解开一颗衬衫纽扣,说:“我喜欢你,在去你们那个小镇上读高中,你第一次偷看我打篮球的时候。”
 
    阮白如遭雷击。
 
    “我”她试图狡辩,太尴尬了。
 
    “嘘,听我说完。”男人手指按住她的唇瓣,又说:“我不愿意在我还没独立的年纪里,跟喜欢的女孩谈一场听天由命任大人摆布的恋爱,我只想在我绝对独立的年纪里,一意孤行,宠爱我喜欢的女人每一天。”
 
    慕少凌冷峻严肃的神情她看不到,她只听到他说话的低沉嗓音,以及炙热的气息。他低头吸住她的唇,吃蜜一样,深深探进对方的嘴。
 
 第64章随时可以成为她丈夫的男人
 
    这种方式的表白,相信世上没有哪一个女人会不喜欢。
 
    一段感情从进行时开始,女人这边想要的,不过就是一个呵护和一份安全感。
 
    阮白深知,慕少凌是身份矜贵的豪门公子,将来能嫁给他的女人,身份一定要跟他的顶级家世门当户对才行。
 
    很遗憾,她没有那样的家世。
 
    所以注定要在跟他恋爱之初,就被淘汰。
 
    如果这段表白来得再早一些年,那得到的结果只能是“分手”,因为在他必须听从父母摆布没有独立的年纪里,干扰的人太多,不确定因素也太多。
 
    若是那样,爱到最后两人只会两败俱伤。
 
    也许还能偷偷的继续坚持这份爱。
 
    但那种疲惫的爱,纵使一开始再浓烈,最后恐怕也都会被现实研磨殆尽,点头认命的退出彼此的生活。
 
    徒留下两个伤痕累累的灵魂,无处可依,连哭都不能痛快。
 
    今时今日的慕少凌,不同于过去。
 
    他意气风发,成熟稳重,一手拿稳的t集团,使他可以在任何场合任何人面前只手遮天,他背后的家人们依附于他。
 
    他有了一意孤行选择终身伴侣是谁的绝对资本。
 
    “谢谢”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说这两个字。
 
    阮白回吻他,十分生涩,笨拙。
 
    眼泪不知不觉流出。
 
    慕少凌品尝到了咸涩的泪水味道,他睁开染尽情慾的双眸,低头看她。
 

 文学

    阮白还是不敢正眼看这个男人。
 
    她白皙精巧的下颌被男人轻抬起,被迫迎向他充满侵略性的眼眸。
 
    阮白心头微颤,适应了房间的昏暗后,她清晰看得到他眼睛里掠夺成功的锋芒,成熟男人的身躯与强大的魅力,让人垂涎。
 
    男色迷人,他亲上她的脸颊:“为什么哭?”
 
    阮白双眼闪烁氤氲,摇了摇头:“只是不敢相信,你会喜欢我这样的人。”她是自卑的。
 
    幸福来的太过突然,像一个梦,事实上她明白这是现实,可还是害怕这就是个梦,只是自己身在梦中而不自知。
 
    如果真的是梦,她不愿醒。
 
    死在这样的梦里也无憾。
 
    慕少凌接着落下的吻,比之前放肆,凶猛,更具占有性,他要让她知道,他真实的存在,灵魂被她点燃过,现在依旧热烈。
 
    满载的热情从不曾退却。
 
    他的吻又长又缠绵,直到她轻哼着,摇头。
 
    阮白招架不住他了。
 
    慕少凌也怕吓到她,最后温柔的一番亲吻,轻轻舔吮安抚她那被他折磨得娇艳欲滴的双唇。
 
    两人下楼离开的时候,一前一后。
 
    阮白有顾虑,让他十分钟后再走,一起走恐怕会被人说闲话。
 
    慕少凌虽然想光明正大,不愿意回避任何人,但也理解。为了不让她的生活受到打扰,只好暂时先随她去。
 
    阮白下楼,先跟周老师和周云云说再见,再跟几个新认识的同学说再见,然后,离开聚会的别墅。
 
    “真的不用我送你回家吗?这只小白兔,你就不怕路上有大灰狼把你抓走?”周云云送她到门口,揶揄的说。
 
    阮白:“”
 
    “好吧,我懂了”周云云挑眉,意有所指的取笑阮白。
 
    阮白尴尬,周云云一定已经猜到了。
 
    脸上浮起红晕。
 
    慕少凌站在别墅二楼,他看到了阮白离开的身影,蹙起眉头,视线盯着手表上缓慢过去的时间。
 
    终于过完十分钟,他下楼。
 
    先跟周老师道别,接着安排司机送老师回家。
 
    交代好一切,他去开车。
 
    有女人跃跃欲试,想上前跟即将离去的男人打招呼,哪怕握个手,认识一下,要个私人的联络方式也好。
 
    但男人眉目太过冷硬,到最终也没有哪个女人能拿得出勇气。
 
    路虎揽胜驶离别墅。
 
    阮白在距离别墅几十米远的地方,看到车开过来。
 
    停车,男人下来。
 
    “我自己可以。”阮白还不适应他的无微不至。
 
    慕少凌亲自打开车门,扶她上车。
 
    大手按在她的腰际,怕她磕碰到,像照顾小女孩般悉心。
 
    等她坐好后,看他。
 
    慕少凌身高腿长的站在车外,身形完美,笔挺气场,他伸手揽过她的后脑,亲吻她的唇。
 
    这样的姿势也可以
 
    阮白也闭上眼睛,没拒绝他。
 
    一吻完毕,慕少凌绕过车身,走回驾驶座位车门前,打开车门,上车,附身为她系好安全带,随即一手熟练地掌握方向盘,一手攥住她的小手,驱车离开。
 
    一路上,两人都没说话。
 
    阮白感受着他手掌传递过来的炙热温度,心微微热。
 
    等红灯时,她的眼睛定定的看着前方。
 
    现在,算什么关系。
 
    好不容易熬到小区门口,她松口气。
 
    慕少凌把车开进了小区,停靠在她住的那栋门口,恨不得跟她同住的心,昭然若揭,不想分开,一分一秒都是折磨。
 
    “我先上去了,你回家慢点开。”阮白苍白的说了一句道。
 
    “先别走。”
 
    慕少凌攥着她的大手没松开,车里光线很昏暗,他没开灯,怕她脸皮薄。
 
    阮白心怦怦跳。
 
    先别走,是要做什么呢。
 
    她没经验。
 
    跟李宗在一起的时候,没有过这种经历。
 
    阮白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
 
    “我,我接个电话。”
 
    她不得不抽出手。脸红不已。
 
    李妮趴在阳台上,往下看:“小白,我看到楼下停着一辆车,挡风玻璃能看到一点车里的影子,车里一晃而过的是你?相亲对象的车吗?是不是他耍流氓,不让你下车?我这就下去!”
 
    “不用下来,我现在回去!”阮白说完,点头跟车里的男人告别。
 
    打开车门,她慌张的下车。
 
    慕家老宅。
 
    慕湛白和幕软软坐在沙发上,一起呆呆的看着今天回家很早,好像心情也还不错的老爸。
 
    “睡了?”慕少凌坐在沙发一端,拿着手机,给阮白发过去这两个字。
 
    “爸爸,你在干什么?”湛湛觉得老爸被什么东西附体了,否则怎么会莫名其妙的表情温柔起来。
 
    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慕少凌无视了儿子的问题,看到阮白回复:“没睡,你呢。”
 
    “没睡。”男人快速回复过去两个字。
 
    接着,安静了。
 
    手机上再也没有消息。
 
    阮白腼腆起来,直接一个字都发不出来。
人类之最动物之最植物之最娱乐之最自然之最

本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