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州世界之最 > 文物之最 >

戏里戏外*肥臀狂搐媚眼如丝啊

发布时间:2022-03-12 09:49

   周彧叼着小点心熬日子的时候绝想不到他娘操了多大的心,暴雨停后他又等了四五天,戚敏才说没事了。出发之前那天周彧在四方酒楼请戚敏全家吃饭,人在席面上和戚鸿称兄道弟,恨不得带他一起去府城玩段时间。
 
    说实话戚鸿有点心痒痒,他还是拒绝了:“我有些事,暂时不方便。”
 
    “什么事啊?”
 
    还有什么?当然就是老爹生辰那个,院子还在翻修。
 
    当着大家的面戚鸿也没摊开讲,只说有事,表示以后有机会再去府城,哪怕是开眼界,反正肯定会去的。
 
    “那到时候你来我家做客,让我好生招待你,近来在镇上太麻烦你们。敏妹这次还救了我命,给我娘知道怕是恨不得认个干女儿回去。”
 
    戚敏本来认认真真在吃鱼片,听到这里眼都睁圆了,不敢相信的转头看向周彧。
 
    “怎么了妹妹?”
 
    本来鲜嫩的鱼片戚敏吃着都不香了,她放下筷子,发出了直击心灵的谴责:“我救了你的命,你居然还想白嫖我?”
 
    “呃……”
 
    “噗噗噗!”
 
    就这一句话,差点阵亡了两桌菜,还是因为被带上一起吃饭的戚掌柜家父子没忍住喷了酒。戚掌柜回过神来吩咐吩咐重新上菜去了,戚敏她爹戚秀才满是震惊盯着女儿。
 
    戚敏后知后觉发现自己嘴瓢了。
 
    不过这种时候只要自己足够淡定那尴尬的就是别人,她很好的假装成无事发生,继续说到:“难道不是?现在我们八竿子打不着,你来看相属于买卖。要是令慈听了你的怂恿要收我做干女儿,关系到这份上我以后能收你钱?还敢说你不是想白嫖我?”
 
    周彧刚才本来想夹一筷子菜的,得亏没夹,不然菜都能掉了。
 
    他现在整个已经被戚敏带进沟里,这个话听起来好像有道理,但是不对劲啊,他娘是大家族出来的,现在作为周家四房嫡夫人要收个干女儿,难道不是干女儿的荣幸???让谁来看都是荣幸,怎么就成白嫖了???
 
    还有白嫖这个说法……居然是从这么清丽一姑娘口中说出来的。
 
    一时间周彧都不知道该反省自己想白嫖还是让对方反省自己为什么能说出这个白嫖。
 
    关键时刻是文氏拯救了他。
 
    文氏再也忍不住拧了女儿一把,并从牙缝里挤出话来:“跟谁学的?再胡说回去我要收拾你了。”
 
    戚敏疼得龇牙,龇牙也没换来母亲心软,只得嘟嘟哝哝说:“娘我知道错了。”
 
    “还乱来不?”
 
    戚敏无辜摇头,对那边的周彧认真说道:“总之就是那么回事,认干娘的事你不要再提,我有一个娘就够够的了。”
 

 文学

    后来回去戚敏还是面了壁,周彧是次日出发的,戚鸿还去送了,送完回来继续捣鼓他们兄妹准备送给老爹的惊喜。周彧呢……虽然在康平镇度过了最近几年来最清心寡欲的一段时间,回去路上想起来觉得还是有很多乐趣,同戚家人的相识非常值得,他准备回去好好为戚敏正名了,走之前想再给他们送礼可是戚鸿不肯接,他记得戚鸿提过戚秀才过段时间生辰,打算回去也备个好礼物。
 
    马车刚走上回家之路时,周彧比较多想的是这些天的经历和自己的打算,要怎么联络感情等等。
 
    等到出了长阳县,越往府城的方向走他越是清楚的感觉到这次大暴雨的厉害。
 
    回去这一路,但凡停下歇脚,就会听人说起受灾情况。行商这些损失掉货物都算好的,惊马翻车或因担心惊马而将马匹拴在树下避雨结果被雷劈死的都有,持续一天的大暴雨酿成了很多不幸,甚至暴雨结束之后那两天,因为道路没得到及时修补之类的原因还有继续出事的。这次的影响是不如洪峰过境来得坏,也让很多人叫苦不迭。
 
    周彧之前没想到会这样糟糕,等回到府城他才发现,这场雨覆盖范围之广超出了他原本的想象,不知道最远到哪里,但是从府城到康平镇这一片全部被包括进去,电闪雷鸣和持续一日一夜的大暴雨他们是同时经历的。
 
    不能说因为这次顿悟了,他也有一些感慨,还没感慨明白就被迎出来的亲娘拧了一胳膊。
 
    “你怎么才回来?还知道要回来啊,担心坏了我。”
 
    四太太嘴上这么说,其实在上下打量他,看人没事松口气又道,“之前下暴雨我好着急,生怕你赶路出事,那两天就没睡好过一直在诵经念佛。”
 
    周彧哈哈笑着主动搂住亲娘:“您就是瞎操心,也不想想我是去了什么地方。告诉您吧,那时候我去告辞敏敏姑娘非不让走,还当她是舍不得我,结果人说那几天都不宜出行,我非要走就是赶着去投胎,真到那时家里人才要舍不得……虽然忠言逆耳我还是听话多留了几日,等她说没事了才启程回来的。”
 
 第 51 章((补了一段)钝痛不舒服...)
 
    在说明了晚归的因由以后, 周彧想起他是给五婶帮忙才出去的,就冲母亲挤了挤眼:“那个事怎么样了?”
 
    “哪个事?”
 
    “……就五婶在酝酿的那个,有刺激到十一弟吗?是个怎样的发展快跟我说说。”
 
    不提也罢, 一提起来四太太真实的迷惑了:“我们才要问你, 出门前不是说好了怎么不按计划来?你派回来拱火的人呢?那人呢?”
 
    “十四弟啊,他回来没控诉我?没骂我们狗男女吗?他气冲冲赶回来做什么了???”
 
    “等一下, 你等一下,我捋捋。”四太太仔细回想了周勤赶回来之后骂过的话,最早好像是说戚姑娘是骗子胡说八道,并且周彧还被迷得七荤八素竟然跟初次见面的女人站了边, 帮着女的来数落他……但这个控诉没造成任何后续影响, 因为很快他就被五弟妹给骂瘸了,并且大家都认为他就是听不了实话,不想接受人家姑娘的批评。基于此,周彧和戚敏站边的行为就合情合理了起来, 狗男女当场不成立。
 
    ……
 
    ……
 
    四太太抬头望向儿子, 问他:“你觉得二房的周勤回来之后肯定会把你们绑一起骂, 凭他就能自然而然拱出火,便没另做安排?”
 
    周彧点头, 听着这话总感觉不对,他反问道:“难道不是?”
 
    “不能说是,也不能说不是……你不该指望周勤, 他说戚姑娘是骗子被你五婶骂惨了,事情压根没朝你想的那个方向去。”
 
    趁府上其他人没围过来四太太抢先把先前发生的事详详细细同儿子说了,周彧听完不敢相信十四弟竟如此废物, 连告状都不会,居然搞砸成那样最后把自己玩完了:“那五婶放弃了吗?我是不是还得亲身上阵?”
 
    放弃?
 
    怎么可能放弃?
 
    尤其大暴雨之后周鹤延又病一场, 五太太越发觉得她当娘的很多时候能做的事情有限,应该有个厉害的枕边人来盯着十一。
 
    她非但没死心,反而更上心了。
 
    于是四太太鼓励了儿子,让他自个儿琢磨下,跟着就行动起来。
 
    让周勤回来告状本来是最理想的,理想在于既能刺激到周鹤延,又能让自己全身而退,他完全可以说是十四弟火气上头口不择言,简单一个想太多就能撇清,完成使命的同时一点儿也不会坑了自己。周勤失败之后,他要完成对五婶的承诺就得亲自来,亲自来麻烦很多,首先一个得把握好分寸。
 
    明说不行,说完家里人就该为他提亲去了。
 
    暗示还得清新自然。
 
    真是麻烦。
 
    正当周彧感到麻烦时,他忽然想起来五婶认为十一弟心里有人除了她拒绝相亲的方式还有从康平镇回来之后人身上的一些改变。
 
    当一个人突然发生变化,要不是经历了很大变故就是遇上了改变命运的人。
 
    这是个好思路!
 
    周彧收拾之后,也像当初周鹤延和周显一样前去给老太爷老太太请安。之后又去各房拜见叔伯,他从长房开始的,最后来到五房这边,在五房当着周五爷、五太太和周鹤延的面再次讲述了这次去康平镇的经历。
 
    之前说过,周彧这个人其实挺会说话,平时能把自家姐妹哄得咯咯笑,能让四太太哪怕总抱怨他还是忍不住一次次给钱,今天他这一特长又发挥出来。
 
    周彧一开始甚至没说太多,只是清新自然的走了下流程,随着周五爷和五太太的问话,一些细节上的事情才展开了。
 
    比如五太太说前阵子四嫂非常担心,很怕下暴雨时人在回来途中出事,说着问他当时在哪儿?怎么过的?
 
    周彧答道:“那会儿我看时候差不多该回来了,想到受戚家人许多关照,觉得不能不告而别,特地去了戚家道别,结果你猜怎么着?敏姑娘让我等等。”
 
    “你就等了?”
 
    “我也不是这么随便的人,当然要问她理由。”
 
    “姑娘说什么?”
 
    “她问我是不是着急赶着去投胎呢。”
 
    周五爷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说就算上次已经知道这位姑娘讲话的风格,这也还是太直接了,真是很不习惯。
 
    周彧一听,哈哈笑道:“这算什么?我等了没两天大暴雨下来,看那个电闪雷鸣加瓢泼大雨的阵势我就猜到如果说按之前打算的出发会遭遇什么,等雨停了我又去戚家道谢,还想邀请鸿兄弟和敏敏姑娘来禹州府做客,我让他们别客气,说以后我兄弟就是他们兄弟我爹娘就是他们爹娘,救命之恩比天高比海深。五叔你猜姑娘怎么回的?”
 
    周五爷确实被勾起一点兴趣,就问:“她怎么回的?”
 
    “她说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我救了你命你只想白嫖我。”现在说起来周彧哈哈大笑,然后他就发现五叔五婶陷入纠结,十一弟周鹤延平常会稍微捧场的,今天也没有,人都没笑,挺认真看着只比自己大一点点的堂哥问:“我好像听四伯娘说过,十哥是去看缘分的?”
 
    周彧摆手说没有。
 
    “不是吗?姑娘没说到你的姻缘?”
 
    “说是说了,她让我比照她这样的找一个,得是又凶又厉害能管得住我的。我已经把这回事告诉我娘了,她一定想迎儿媳妇进门可以考虑去戚家下聘。”
 
    周彧吊儿郎当说的,而这也是他惯常的姿态,让人很难判断这人是在认真说还是讲玩笑话。
 
    周鹤延直视他眼睛,似乎想要从眼神里看出点什么,可看不出。
 
    他想想,问:“十哥不该在这种事上戏言。”
 
    “戏言?”
 
    “毕竟我看不到你对戚姑娘的认真。”
 
    周彧叹口气说:“所以说这是没办法的办法嘛。我听戚鸿说他妹子对情情爱爱不热衷,人对经营看相算命的事业很感兴趣,平时盘算的就是挣钱,拿钱去置地置产,再挣钱,继续置地置产。像这种姑娘寻常人去提亲肯定不行,我觉得我可以试试,我们凑一起凡事她说了算她要搞什么我都可以,我不约束她,还可以根据每天的运势选择去听戏还是去玩牌,想想不是很不错吗?……”
 
    周彧本来是鬼扯,讲着讲着居然把自己给说服了,认真思考起这种事情的可行性。寻思着这好像真不错啊,要是五婶分析有误十一弟其实没那个意思的话,他真可以试一试。
 
    反正迟早要成亲,娶谁不是娶?
 
    娶敏敏姑娘还有这么多好处!
 
    他这边居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了,越想越飘飘然。五太太看得心里一咯噔,心说不是吧?该不会送个人去给儿子添了堵,老十居然是这么没节操的人?她心里有点慌,扭头想看儿子的反应,发现周鹤延神色难辨。
 
    五太太赶紧表态:“终身大事怎么能如此随便?你这么说既轻贱自己又轻贱了人家姑娘,不好。”
 
    周彧脸皮厚得很,挨了批评也没多大感觉,还笑眯眯说这只是个拦他娘的办法:“再说我没乱讲,姑娘说我的缘分就是那样的。”
 
    ……
 
    也就半天时间吧,周家上下都知道戚姑娘成为十少爷救命恩人的事,她竟看出那几天不宜出行,拦下周彧助他避过了这次的大暴雨,这事说起来容易,想想很了不起。伴随着那场雨而来的天灾一般的场景还深深印在大家脑海里,根本抹不去,事后也听说好些地方出了事,不说冒雨赶路直接失去联系没找回来的,直说被雷打死的两只手也数不完了。
 
    假如不是被人拦下,他顺利出发了,途中会怎么样真很难讲。
 
    连旁观者都这样想,当事人能不庆幸?谁都看得出周彧对那位算命姑娘的莫大感激,他提到这姑娘就特别有精神,虽然以前也是很擅长哄姑娘们高兴的,可大家都感觉这个不一样。
 
    回来的当天他去拜见了各位长辈,讲述了此行的经历,并以所剩不多的人格表示姑娘绝对不含糊,是能通天晓地的厉害人,重点是让全家知道前面回来告恶状的十四少爷所说句句都是放屁,他明摆着不行,还接受不了人家说他不行。
 
    确定全家上下都悉知了,周彧舒舒服服睡了一觉,次日拖上小五岁的亲妹妹出了家门。
 
    出去之前,周彧向他娘磨了两千两的银票。
 
    妹妹以为老哥这次经历了险些危急生命安全的事情,对人生有了新的感悟,认真反省了过去的自己,知道他有多混账想好好补偿自己了,出门时还在寻思老哥要给她买什么东西。
 
    到了旺铺一条街才知道,老哥一点儿都没变,他甚至比以前更混账了。
 
    领自己出来才不是想补偿,居然是想让她做白工,帮忙挑东西。
 
    周彧逛完了整条街的铺子,花了小一千两出去,他还没回去呢各家铺子已经排队往周家送货去了,吃穿用的都有,也有拿着把玩的,这天他买下来的比普通人家给姑娘置办的嫁妆还要全面,府城这边时下最流行的都快被他买遍了。
 
    为了补偿替他掌眼的妹妹,周彧请她在外面吃了一顿才回去。
 
    回去之后兄妹两个面对的就是在桌上堆成小山的东西,以及被这些东西吸引过来看热闹的人。
 
    问他做什么呢?买这些来做什么?
 
    周彧说送人。
 
    “送人???送人你不开库房挑,去买这些???”
 
    周彧笑眯眯说:“也要开库房,着什么急呢??”
 
    “……”
 
    “倒是头一回见你这样,这些送给谁呢?”
 
    “还有谁?当然是我救命恩人。虽然告辞之前言语感谢过了,但据我所知敏敏姑娘是实在人,不喜欢那些虚的,我要是说几句话就过了,下次再去她铁定不稀罕理我。”
 
    五太太就在看热闹的人里面,虽然早些时候四嫂才跟她承诺没有截胡的事情,看了这些她不踏实,回头直接找上儿子。
 
    “我看周彧对那姑娘感觉很好,他特别喜欢,回来就替人澄清,今儿个又出门去买东西,好像准备让人送去。”
 
    周鹤延嗯了一声。
 
    给五太太气得:“你嗯什么?你到底怎么想的?明明好像也在意,就不行动,都说我跟你爹不在乎什么门第出身了,只要你中意,只要是会对你好的就可以,你还磨叽什么?想想老十是什么人,最会讨姑娘喜欢的,他行动起来还有你的事?人要是成了你嫂子……”
 
    五太太越说越激动,她今天下定决心要好好逼一下儿子,结果越说周鹤延的脸色越不对劲。
 
    那都不是愤怒,似乎也不是郁闷,要说的话更像在忍。
 
    是很难用特定词汇来描述的样子,五太太看了有点堵心,她不自觉就停下了,憋了一会儿自暴自弃道:“我要被气死,气死我了。”
 
    “母亲宽心。”
 
    “宽什么心?我看好的儿媳妇都要飞了还能怎么宽心?阿延你在想什么东西?”
 
    以前的周鹤延要么浑不在意,要么成竹于胸。似乎对他来说是只有想不想,没有能不能够,除了对破烂身体没辙,在其他事情上好像没有特别能难倒他的。这个人欲/望很淡,对多数事情都不在意,吃穿用度任何方面好像没有特别执着的。
 
    五太太从没见过他失控的样子,他非常善于忍耐,也会伪装,以前有几次病得非常严重好像随时都要挺不过,哪怕那种时候人也没害怕过还会安慰父母亲。
 
    这是个习惯了病痛,很善于忍受病痛折磨的人。
 
    但是今天他对自己的母亲露出了空白表情,五太太第一次这么清楚感觉到儿子的不确定,他说:“如您所想,自从上次回来,得闲时我就经常想起姑娘,我很为她的直率和洒脱着迷,同姑娘在一起时好像什么烦忧也没有,真极少有这么轻松的时刻。我喜欢这种感觉,但没有直面她说出这种心情的自信。”
 
    老实说,五太太没怎么听懂,站她的立场,儿子除了身体略微有亏之外难道还有任何能被提出来说的缺点?
 
    从家世背景到品貌才智到性情甚至于说作风喜好等等不都是极好的吗?
 
    每一次,无论和谁聊起来,别人最常说的是——你儿子身体要是好一些就圆满了。
 
    能得到这评价不就意味着在大家心里他其他方面都很不错?有什么不确定又有什么不自信呢?
 
    可能当娘的都一样,反正在五太太心中儿子不存在配不上谁,至少在禹州地界上是这样的,难不成是因为以前过分清心寡欲了导致本人不懂爱???
 
    他别是到今天还觉得姑娘是我的知己,我对她是更深刻的超越了情和欲的那种感情吧……
 
    五太太越想越麻,她觉得不行,顺着儿子的思路会被他带偏,绝对会偏到特别复杂根本理不清楚的地方去,她决定简单粗暴的解决,便向周鹤延提了几问:
 
    “画像是照你所说绘出来的,这姑娘不就是你心中所想?难不成你光惦记着没想娶?”
 
    “那你刚才一脸难受,难受个什么劲儿?”
 
    “周彧这么行动起来没关系吗?要是他成功了这个人变成你十嫂,能接受啊?”
 
    “我可提醒你,真到那一步没回头路的,到时候再让娘帮你娘就帮不了你了。”
 
    “退一步说哪怕周彧没搞成,姑娘不是十五六了吗?正常来说拖不了几年吧,应该还是会成亲的。”
 
    “……”
 
    要不怎么说是亲娘?
 
    不是深知儿子德行的亲娘都说不出这么扎心窝子的话。
 
    周鹤延确实没太往那个方面去想,可能是当局者迷,也可能是他本能回避了。他的角度是我的确很尊重很欣赏,我经常想到戚姑娘,就像我也会想到其他带给过我重要启发的人一样。我喜欢和姑娘相处因为她很不同,她直接简单,一点儿都不做作,并且她还是带给我新希望的人,说是希望本身也不为过吧。
 
    就是一直以来欲.望都太淡,这人在那方面都快赶上庙里和尚。
 
    但在听到周彧那些事的时候,不舒服又是实打实的,人就不确定起来。现在好了,五太太比周彧还狠,简直是拿了把生锈的钝刀子一刀刀往亲儿子胸口捅。
 
    周鹤延没感觉撕心裂肺,只是钝痛,人不舒服,好像病了。
 
    看他这样,五太太心里有数了:“你觉得周彧做的事情碍眼,听我说这些话刺耳,想起姑娘要另嫁他人就不舒坦那不就是心悦于她?不主动起来你还在犹豫什么?你觉得自己不够好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人类之最动物之最植物之最娱乐之最自然之最

本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