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州世界之最 > 文物之最 >

舌头伸进我下面好爽,宝贝夹的太紧了无码

发布时间:2022-03-12 09:48

 老民兵奇瓦科定睛看了片刻,莫名觉得火石有些眼熟。他有些迟疑的问道。

    “象征先祖的火石?能够燃烧的石头?”

    “正是!这是先祖对我们的馈赠,是勇敢果断的神蛙,从远古的神山上取得的火种!火种被刺鼠散布在土地中,就让石头也能够燃烧。而先祖的灵魂,就在火焰中注视着我们!...”

    卡兰酋长晃着脑袋,面露神往,仿佛在与久远的先祖交流。

    “山中的火石是先祖的馈赠,也是先祖的祝福!我们梅奥人使用火石,来生火做饭、驱逐野兽,抵御北方的寒潮,甚至提炼这些闪着金光的石头。而火石挖起来很容易,火力也足,比砍树要容易的多。有了它们,部落就无需耗费太多工具与人力,来砍伐树木与烧柴!...”

    “容易挖掘,火力很足,能够烧炼金铜...”

    普阿普一直侧着耳朵,努力倾听。片刻后,他想起黑岩山矿场的见闻,突然醒悟过来。

    “主神庇佑!这啥火石, 不就是殿下说的煤吗?!黑岩山矿场就用这黑乎乎的玩意, 烧那什么难烧的铁。每次都从钦甘巴特矿区运过来,我还得带人去接,花老多人力了!嗯,殿下似乎特别重视乱七八糟的石头, 什么煤呀铁呀的...”

    普阿普思绪如电, 眼神闪动,心中浮现某些思量。

    内卡利就是管着工矿司, 几年下来, 手下的人数不断扩增,几乎与各军团长平级。而黑狼亲卫马维克, 得了个黑岩山负责人的职位, 现在也混的风生水起,至少算是个千人营长了。就连他自己,不正是靠着发现铁矿山的功劳,才能重新起复。而如今这啥部落, 又有金又有铜的, 还有火石...这可是天大的功劳啊!

    想到这, 他上前两步, 凑到老民兵耳边, 低语了一句。

    “奇老头, 这些火石, 殿下有大用的!你好好问问, 哪里有, 多不多?”

    “嗯,好。”

    闻言, 奇瓦科点点头。他看向卡兰酋长,郑重的问道。

    “朋友, 我们,大酋长的命令。寻找海鸟的圣地, 也寻找神性的东西...你们的这些火石,多不多, 交易吗?”

    “呃...”

    听到湖中使者的询问, 卡兰酋长神色一滞,面露几许尴尬。

    “朋友,先祖的火石,我们的部落附近当然有!但部落许多年用下来, 地上的火石就不多了,地下的挖起来又太麻烦...”

    “那...哪里有很多的火石呢?”

    “哈哈, 朋友!火石是神山的火种散落而来, 自然是在神山中最多!”

    卡兰酋长哈哈大笑,不假思索的回答道。这个问题实在是有点傻。若是没有神山的神力,石头又怎么能燃烧呢?

    “...蕴含火种的神山,就在我们约雷姆部的遥远北方,兄弟部落约梅部的东北!曾经有部落的祭司从神山参拜回来,告诉我们:神山是火种起源的地方,蕴含着最深沉的神力。那里土地干旱, 寸草不生, 鸟兽绝迹,到处是露天散落的火石, 以及堆积高耸的火石山!...”

    “而火石的散落,也是以神山为中心,分布在北方各处。约梅部以北不远, 就有两片大型的火石地,有着世世代代都用不完的火石!...”

    说到这里,卡兰酋长的眼中露出向往,还有一抹深藏的贪婪。随后,他神情一变,先是自豪的宣告,然后是严肃的询问。

    “在茫茫的荒原与山峦间,无论向东还是向南,都没有火石的存在。只有北方,只有我们梅奥人亚基人的土地上,才有着这种先祖的馈赠!这片土地,便是先祖传承给我们的沃土!而卑劣的斯里人胆敢侵占我们的土地,就注定在先祖的诅咒下死去!...朋友,先祖见证!你会帮助我们,不断带来新的武器与物资,与北方的斯里人战斗吗?”

    “会的。先祖见证!朋友, 我们会回来的, 以朋友的身份!”

 文学

    奇瓦科神情肃然, 以先祖的名义起誓。两人同时低头,用头上的鹿角互相抵了抵,再碰了下手中的葫芦铃铛,发出神圣的“叮铃”。

    行了过后,卡兰酋长挥了挥手。盛大的宴会就在露天开场,映着浩荡而璀璨的星河,伴着大海摇曳的波涛。

    双方的武士与战士放下武器,互相致意,按照部落的礼仪,彼此交换了携带的食物。王国方给出了玉米饼、咸鱼与龙舌兰酒,梅奥人则带来了黑豆泥与南瓜,还有一种口味奇特的茶豆。

    众人饱餐一顿,兴致盎然欢畅。接着,王国武士们踩踏着鼓点,跳起节奏鲜明的战舞;部落战士们摇动木铃,唱着短促高昂的曲调!

    “啊哈哈!朋友们远道而来,杉树们哗哗作响。让我们点燃火焰,围着火圈舞蹈。啊哈哈!先祖的目光注视着,我们在火焰边舞蹈!...啊哈哈哈哈哈!”

    梅奥人的位置,已经位于北美大盆地的边缘。他们与北方邻居的交流很多,音乐风格上也受到影响,和大盆地的阿帕奇各部有些相近。

    部落战士们齐声歌唱,旋律简单重复,音调逐渐高昂。苍凉古朴的歌声,在群山与荒原间飘远,伴随着不断跳动的步伐,像是荒原上奔腾的野牛群,令人听之难忘!

    篝火熊熊燃烧,众人欢歌达旦,连着整夜不息。奇瓦科跳了一晚上,老腰都快折成了两半。直到第二日下午,船队才补充了些食水,准备向西北行进。

    卡兰酋长亲自来到海边,为湖中船队送行。他整夜未睡,依然精神烁烁。此刻,他看着即将离去的奇瓦科,望着湖中部落的坚固大船,思忖好一会,终于下定决心!

    戴着鹿头的酋长向身后的战士们招了招手。一名年轻的部族勇士,就赤着脚,背着长矛,两步来到老民兵的面前,质朴的笑了。

    “朋友,他是我的侄子,卡瓦多。你可以叫他‘山鸟’。”

    “啊?朋友,你的侄子?这是要...”

    奇瓦科面露讶异。他看了看面前的年轻人,隐约有了些猜想。

    “嗯,按照习俗,遇到远来的亲近部落,就要交换族中的青年。朋友,你们要是继续北上,各部的语言就会越来越难懂。而斯里人的话,更是与我们截然不同。山鸟虽然年轻,却懂很多部落的语言。他的母亲,是我兄长从斯里人的部族那里,抢来的...带上我的侄子吧,他会对你们有所帮助!今后,他就是你们湖中部落的人了。”

    “...谢谢你,朋友。”

    奇瓦科沉吟了会,就选择了答应。船队继续北上,确实需要一个本地的翻译。他真诚点头,对年轻的部落勇士笑了笑。随后,他看向普阿普,低声吩咐。

    “老普,你得出一个武士。”

    在荒凉的北地,与亲信的部落交换族中的青年,一向是很多北地部落的习俗。而在这种习俗的背后,大概有着换血留种,防止近亲繁衍的作用。

    “...行吧!”

    灰土普阿普摸了摸下巴,看向身后的武士,也唤来一名亲信的普雷佩查武士。

    “灰猫武士普图,你是我的族人,还没成婚,就留在这里吧!我会给你多留些财物。你多娶几个老婆,多生几个娃,就在这里扎下根来...”

    灰猫武士普图苦着脸,瞅了瞅一穷二白,穷的只剩金块的约雷姆部落,一时说不出话来。然而,在这个时代,家族族长的命令,通常无法违背。好一会后,他只得无奈的点点头。

    “...好吧,族长。听你的。”

    “嗯!造娃空闲的时候,多四处走走,看看金矿与铜矿的规模有多大。这里有金有铜,殿下肯定会重视此处...等过几年,王国肯定会再派人来的!”

    “好!...”

    双方各交换了一名青年战士,便就此别过。卡兰酋长望着湖中部落的船队,消失在茫茫的海岸尽头。好一会后,他才深深的呼了口气。接着,他面露微笑,拉着年轻的灰猫武士普图,豪迈的笑着宣告。

    “灰猫,我们走!哈哈,今晚部落会举行晚会。你看上哪个姑娘,她就是你的妻子!要是一个不够的话,还可以再选一个!”

    “啊?这,鹿头酋长...呃,不,卡兰大酋长,您...”

    “走吧!你既然加入了部落,从此就是部落的人了。来,先和我说一说,湖中部落的情况!...”

    海天茫茫,水色苍苍,沿途越发干旱,天空不见云雨。王国船队从约雷姆部占据的海湾出海。不过五日的时间,就行出四、五百里,抵达约梅部的领地。

    约梅部是一个超过八千人口的大部落,加上附属的几个小部族们,甚至能够达到一两万人。他们控制着亚基河的出海口,占据着亚基河边难得的沃土,所以又以亚基人自称。在这里,船队再次停泊,从附近的部落村庄补给了些食水。

    作为沿海一带最为强大的部落,约梅部对于湖中船队的到来,十分警惕。第二日,他们的酋长并未出现,却派出数百全副武装的部族战士,询问王国船队的来意。

    老民兵奇瓦科带着“山鸟”卡瓦多,会见了约梅部派来的战士首领。他坦然回答。

    “我们是遥远南方,湖中部落的大酋长派来,寻找圣地与神山的使者!我们与你们的兄弟部族,约雷姆部,是极好的朋友!”

    “寻找圣地与神山?海中圣地,与我们约梅部无关。但东北的神山,是神灵的赐予与祝福,是我们亚基人先祖的祖地!外族人,你们若是想去神山,需要获得部落酋长与祭司的许可!...至于约雷姆部,虽然与我们祖先相同,从神山中走出,却没有什么亲密的关系,更不是我们的兄弟!”

    闻言,“山鸟”卡瓦多的脸上露出几许愤慨。他涨红了脸,张嘴想要反驳什么,又硬生生的压住,只是站在原地生着闷气。

    听到这,奇瓦科愣了愣。他望着对面首领的表情,又回想起卡兰酋长的话语,心中逐渐有了几许明悟。

    “约雷姆部与约梅部...这两部的关系,恐怕并不是那么简单!...卡兰酋长,不是个简单的人啊...”

    “外族人!你们到了这里,还要继续向北吗?”

    “是的。我听说,海鸟群集的圣地,在更北方。”

    “海鸟的圣地?更北方?...那就是斯里人的土地了。”

    约梅部的战士首领戴着鹿头,神情严肃。他警惕的打量着湖中部族的衣着,又注视了会奇瓦科头顶的鹰羽冠。

    “你们与更北方的斯里人,是什么关系?”

    “呃?...我们湖中部落,从荒原的神山而来,不认识,什么斯里人...”

    老民兵沉吟了会,平静回答。与阿兹特克人相似,普雷佩查人的祖先,也是从西北而来的荒原部族,只是抵达墨西哥高原更早而已。

    “嗯?你们也是神山部族?!你说些先祖的传说,让我听听...不错,神山是所有荒原部族的源头,是广阔世界的中心。听你们的语言,确实应该也是一支从神山中走出的部族,与卑劣的斯里人不是一类!”

    战士首领仔细听了一会,才认可的点点头。遥远南方的纳瓦语各部,居然隔着三四千里,与遥远西北方的沿海各部,在语言上有着几许相似。这其中蕴藏的久远历史,让人深深思索,遥想良久,却又无从考证。

    “遥远的湖中部族,先祖的火焰照耀着我们!我是约梅部的副首领,‘山鹰’维霍,既然你们也是神山诸部的一支...”

    “山鹰”维霍想了想,慎重的许诺道。

    “神山十分遥远,又不可让外人前往。实际上,即使是我,也只去过一次神山。那里过于荒凉,什么作物都无法种植,没有部族居住,只有茫茫的火石...火石中蕴含着神力,我们亚基人被神山所喜爱,拥有着巨大的火石场。我可以允许你们,前往部落北方不远处,先祖的火石场中参拜!”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人类之最动物之最植物之最娱乐之最自然之最

本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