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州世界之最 > 文物之最 >

肉伦疯狂娇喘迎合受孕;装不下了要溢出来了

发布时间:2022-03-11 09:47

   易凡摇头,看着温凉,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
 
    “太太,今天在医院可能会见到温先生他们,您做好心理准备。”
 
    温凉一怔,一阵恍惚之后,才突然意识到,自己这么几天一直待在医院,却是从来没有见过叔叔婶婶和温暖他们几个人。
 
    现在听易凡的提醒,她心中隐隐有了一个猜测,于是问道:
 
    “易秘书,这几天我一直在医院都没有看到叔叔和婶婶她们,这也是傅御风临走之前的安排吗?”
 
    易凡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仔细斟酌了一下,说道。
 
    “总裁没有办法控制他们那么多人的行踪。太太,您多虑了。”
 
    温凉心头的疑惑还是没有消除,闻言也只是点了点头。
 
    “好吧。”易凡却已经转过了头,总裁的确是动了手脚,但是也只是在温氏的公司上面找到了一些问题,暂时困住了温如慕而已,对于温家的那对母女,他可是什么都没有做。这样
 
    说来,他也不算说谎才是!
 
    傅御风的这辆房车有着最先进的设施,因为考虑到苏乘在睡觉,易凡特意打开了减震模式,一路上车里安静无比,也惹得温凉差点睡着。
 
    终于,易凡的声音传来。
 
    “太太,医院到了。”
 
    温凉惊醒,往外看了一眼,连忙拉了拉身边的的苏乘。
 
    “乘乘,到了,我们要下车了,醒醒!”
 
    苏乘极不情愿的睁开眼睛,眼神迷蒙的朝外看了一眼,嘟囔着说道:
 
    “到了啊!”
 
    温凉点头,这时也注意到了外面成群结队的记者和媒体。
 
    她不禁有些咂舌。
 
    “怎么又来这么多人!”
 
    外面的记者有的正在擦拭设备,有的抱着电脑在编辑稿子,还有的自媒体甚至已经架起了摄像机,直接开始了直播!
 
    温凉心口窒了窒,连忙问前座的易凡。
 
    “易秘书,这里这么多人围着,爷爷能顺利出院吗?”
 
    易凡点头,安抚温凉。
 
    “太太不用担心,温老爷子纵横商场几十年,应对这样的场面自然不在话下,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应该已经有了安排。”
 
    温凉还是有些担心。
 
    “爷爷虽然厉害,但是毕竟年级大了,这么多记者媒体,万一一会儿情况太激烈,围上来的话,现场失去控制怎么办!”
 
    易凡沉吟了一下,说道:
 
    “总裁在临走之前就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不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的,您放心吧!”
 
    温凉一听到傅御风的名字,果然松了口气,喃喃说道:
 
    “这就好。”
 
    易凡刚想要开口提醒温凉下车,那边的记者群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家纷纷调整了相机的方向,冲着车子拍了起来。
 
    易凡沉声说道:
 
    “总裁的车子标志太过明显,记者已经看到了,太太,我们现在要不要下车?”
 
    温凉也看到了,她点点头,拉着苏乘的手,说道:
 
    “我们下去吧。”易凡见状,连忙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忽然,从医院的不知名角落里,猛的窜出来一群保镖,一眼看上去,应该有三四十个,浩浩荡荡的冲过来,转眼就把从房车到医院
 
    的这条路给围的严严实实。
 

 文学

    易凡看着外面布置好之后,才下车,从外面拉开了车门,说道:
 
    “太太,可以下车了。”温凉面上一片坦然,脊背挺得直直的,步伐优雅,将她前二十几年学到的礼仪全部都用在了走往医院的这段路上。但她还是有些紧张,把苏乘的手捏的紧紧的,整个人绷
 
    的笔直。
 
    周围的摄像机疯了一样的拍着,保镖们拦的辛苦,还是控制不住的让一些话筒从缝隙中伸进来。
 
    易凡见状,眼眸黑沉,现在的场面要比自己想象的严重的多!
 
    他上前一步凑近温凉,低声说道:
 
    “太太,可加快步伐。”
 
    温凉意会,拉着苏乘的手,快步往前走成功的甩开了所有的记者,进到了医院。
 
    她重重的松了口气,顺着窗户往后看了一眼外面,记者们还在挣扎着想要冲过来采访,保镖在她进来之后连成了一条线,成功的把所有人隔绝在外。温凉抖了一下,再也不敢回头,快步的上了楼。
 
 第三百零二章 倚仗外人
 
    温铮友今天终于获许出院,心情好的不行,一大早就起来,安排了自己的秘书去办理出院手续。
 
    温凉到了医院的时候,刚好秘书刚办理完手续回来。
 
    撞上温凉,他礼貌的弯身问好。
 
    “大小姐。”
 
    温凉点点头,朝着病房里面看了一眼,问道:
 
    “爷爷现在在干什么?还好吗?”
 
    秘书无奈的笑了笑。
 
    “老爷子今天醒来以后心情就特别的好,刚刚才催了我去办理出院手续,现在估计正在里面碎碎念着,等着小姐您来接呢!”
 
    苏乘笑了笑。
 
    “看来爷爷已经迫不及待回家了!”
 
    温凉闻言,失笑着摇了摇头。
 
    “爷爷一大把年纪了,还像个老小孩儿一样喜欢闹腾。”
 
    秘书也笑了。
 
    “老爷子这是跟您亲近才这样的。”
 
    温凉点点头,不再言语,推门而入。
 
    “爷爷!”
 
    温铮友红光满面的坐在床上,身上已经不再是病号服,换衣服的速度令他的秘书都忍不住诧异。
 
    “老爷子,您不是说不喜欢别人碰您,说等着我回来给您换衣服吗?怎么,这……您怎么都穿上了!”
 
    温铮友嫌弃的摆了摆手,说道:
 
    “你这小子,动作忒慢,等你回来,你看我家凉凉都已经到医院来接我了,难道还要我再等着穿好衣服才能出院吗?”
 
    温凉哭笑不得,同情的看了一眼身边的秘书,这位大哥看上去也有四五十岁了,但是在温老爷子眼里,可不就是个小子!
 
    “爷爷,您别急,我来就是来接您的,左右都要回去的,不差这几分钟。”
 
    温铮友却连连摆手,说道:
 
    “这医院啊,我是住够了,一分钟都不想再多待,我们现在就走,现在就走!”
 
    说着,他掀开被子,作势就要下床。
 
    一屋子的人随着他的这个动作,顿时心惊胆战的上前,温凉动作最快,一个箭步冲过去按住温铮友的手,说道:
 
    “爷爷,你忘了昨天晚上医生是怎么嘱咐您的了?您出院可以,但是必须……”
 
    温铮友叹了口气。
 
    “坐轮椅!坐坐坐,现在就坐,去把轮椅给我推过来!”
 
    温凉回头看了一眼,苏乘连忙走过去推了轮椅过来,两人一起搀扶着温铮友,把他安置在轮椅上。
 
    这是温铮友入院以来第一次下地,心情十分不错,左右看了一眼,说道:
 
    “现在是不是可以走了?”
 
    温凉严肃的摇头。
 
    “医生还没过来呢,爷爷,您忍一忍!”
 
    温铮友在温凉来了以后,心情就出奇的好,让他等这几分钟他也就忍了,乐呵呵的抱着自己的拐杖,坐在轮椅里,跟温凉时不时地说这话。病房的门被敲响,然后推开,院长带着心脑血管科的主任还有所有的主治医生过来看望了温铮友,看到他红光满面,精神十分不错之后,又给他检查了一下身体,确认无
 
    误之后,朝温凉点点头,温凉这才彻底放下了心。
 
    “好了,爷爷,现在我们就可以出院啦!”
 
    温铮友笑的合不拢嘴,连声说道:
 
    “好,好,好,凉凉接我回家!接我回家!”
 
    众人也都受他感染,脸上也带上了笑容。
 
    温凉推着轮椅,众人跟在身后,一行人一起往外走,刚一出病房,就被急匆匆赶过来的温如慕一家人给拦住。
 
    “爸!您怎么这么快就出院了?医生同意了吗?您看您,出院怎么不给我这个亲儿子打电话,反而让一群外人在这里接您,这不是存心让人笑话吗!”
 
    跟在身后急匆匆的赶过来的何曼和温暖听到这话,连声附和。
 
    “就是,就是,爸,您这事儿做的可真是不对,如慕是您唯一的儿子,您出院,他竟然不出面来接,要是被外面那群媒体拍到了,您让他可怎么做人啊!”
 
    温铮友本来好好的心情,被这突然冒出来的几人全部都给搅和了,他脸沉了沉,说道:
 
    “你们这不是知道了吗?还在这儿说这么多干什么!”
 
    说着,他看了一眼身后因为温如慕的话,脸色都不怎么好看的苏乘等人,冷哼一声,说道:
 
    “你们说别人是外人?外人都知道天天来医院看我,人家医生昨天都说了让我今天出院了,你们做亲儿子亲儿媳的,人在哪里?”
 
    何曼向来最害怕这个公公,他一沉声,她就不敢说话了,只紧紧的牵着温暖的手,躲在温如慕身后。
 
    温如慕脸色黑沉,说道:“爸,您怎么能这样说!公司最近财务出了问题,儿子现在天天在公司里忙,家都没回一次,但还是定时的问您的秘书您在医院的情况啊!怎么到您这里,就成了不忠不孝
 
    的人了!”
 
    温铮友懒得听他说,干脆的摆了摆手,沉声说道:
 
    “行了行了,别在这儿细数什么一二三四五六七了!我现在就要回去,你们要跟的话就跟着,不愿意跟的话,赶紧走,省的我们挡了你们的颜面!”
 
    这话说得,可以说是非常不留情面了。温如慕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但考虑到温铮友现在的身体状况,他深深地吸了口气,上前往温凉的身边走。
 
    易凡见状,猛的上前一步,隔住了他的去路。
 
    温如慕愠怒。
 
    “易秘书,你想干什么!”
 
    易凡冷声说道:
 
    “温先生,请不要与我家太太有近距离的接触!”
 
    温如慕瞪大眼睛,眼睛里的火气已经掩藏不住。
 
    “我是她亲叔叔!还有,难道我亲爹的轮椅,我还不能推了吗!”
 
    易凡一动不动,已经摆明了态度。
 
    温如慕气急,刚想要再上前一步,温铮友的声音传来。
 
    “让凉凉来,如慕,你在前面开路。”
 
    温如慕一腔愤怒憋在心口,被老爷子的这一句话统统的给堵了回去。
 
    “好。”
 
    他十分不甘的说道,然后重重的哼了一声,转身去了前面。
 
    没有人看到,温凉在温如慕离开之后,整个人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她是真的害怕她这个叔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又做出什么事情来!
 
    温铮友的手突然覆上了温凉的手,轻轻的拍了拍,低声安慰。“别怕。”
 
 第三百零三章 情何以堪
 
    温凉错愕,原本以为自己已经隐藏的够好了,谁知还是被温诤友察觉。
 
    温凉咬着下唇,这是她紧张时候一贯的动作,被傅御风纠正之后已经开始慢慢适应着戒了这个习惯,谁知现在这这种情况下,她心理紧张,下意识的动作又出来了。
 
    她轻轻的点了点头,也压低了声音,凑在温铮友的耳边,低声说道:
 
    “我没事,爷爷。我们回家!”
 
    温铮友又拍了拍她的手,才放开,任由温凉推着自己往前走。
 
    医院门外,媒体记者们翘首以盼。
 
    不知道是谁传出的消息,说是温氏集团的老爷子今天即将出院。
 
    虽然不知道这消息真假,但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还是有许多媒体前来蹲点。
 
    直到他们看到温凉乘坐着傅御风的专属座驾出现在医院门口,整群人都沸腾了!
 
    温凉平时来到医院也经常被拍到,但一般都会选择低调的座驾出现,不会是像现在这样,直接出动了傅御风的房车。可见傅御风对于他的这个妻子,真的是动了感情。
 
    傅御风是东城的商业新贵,他将河岸整个总部直接迁移回国,身后代表的是一个巨大的资金链群,直接影响到商界的发展趋势。
 
    因此,明里暗里盯着他的人数不胜数。
 
    几乎是在傅御风乘坐私人飞机到达荷兰的那一刻,就有人收到消息,低调的传回了国。上流社会之间随便一传播,现在傅御风本人不在国内这一消息几乎是人尽皆知。
 
    也是在这个时候,大家都确定,今天温铮友老爷子出院的消息是真的了!
 
    温氏集团老总裁身体康复出院,万寿亲自出面迎接这一类的消息瞬间传出,媒体奔走相告,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医院门口就聚集了大批的人。
 
    温如慕一家人也是通过层层包围之后才成功的进入到了医院,他亲眼目睹了外面形势的严峻,也是在担心,现在怎么出去变成了最大的问题。
 
    出了电梯,距离外面就只剩下一门之隔。
 
    因为媒体太过疯狂,有些媒体甚至已经突破了道德的底线,为了新闻不管不顾的往里面冲,导致外面维持秩序的保安十分的吃力。
 
    温如慕远远地看着外面的情景,十分担忧的转身,看着温铮友,说道:
 
    “爸,外面的形势太不好了,要不我通知一下,让人把车开到后侧门,我们从那里走?”
 
    温铮友只是懒懒的看了他一眼,声音沉静的说道:
 
    “沉住气,如慕,继续往前走。”
 
    温如慕脸色不自然的看了一眼身后的众位小辈,好在,因为外面记者众多,大家也都没心思放在温如慕身上,这才让温如慕的脸色好看了些许。
 
    已经得到了老爷子的肯定,温如慕咬了咬牙,护着身后的一群人继续往前走。
 
    在走到医院大厅的时候,他们在里面的情形已经完全的暴露在外面的媒体视线中,隔着一层玻璃门,媒体们像是疯了一样的开始按动快门。
 
    温铮友的眼睛不怎么好,温凉见状,迅速的从自己的包包里拿出一副墨镜架在温铮友的鼻梁上,然后朝着四周看了一眼,有些紧张的看向一阵跟在自己身边的易凡。
 
    她握着轮椅的手握得死紧,心里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如果到了外面,形势还控制不住的话,那她就算是拼了命,也要护着爷爷平安上车。
 
    易凡看得出温凉的紧张,抿了抿唇,只是低声说道:
 
    “太太,你要相信温老爷子和总裁。”
 
    温凉自然相信他们,她就是紧张而已。
 
    被媒体发现,几乎已经阻断了所有的退路,无路可退,只能继续往前走了。
 
    温如慕来的急,根本没有准备任何的措施,看到越来越近的媒体记者们,他额头微微冒汗,再一次转头看向温铮友。
 
    “爸,再不采取措施,我们就真的要出这扇门了!”
 
    温铮友淡淡点头,看了一眼身边的秘书,秘书会意,走到旁边打了个电话。易凡见状,也走到一边去发了个消息,不到三分钟,从停车场的方向开过来三两大巴车,从车上浩浩荡荡的走下来上百名黑衣人,直接以身体作墙,强硬的挡开了记者们
 
    的围攻。
 
    四名保镖直接上前,看着坐在轮椅上的温铮友,喊道:
 
    “老总裁!”
 
    温铮友点点头,看向身后的温凉,说道:
 
    “凉凉,你松开,让他们几个抬着我走。”
 
    温凉一愣,连忙松开了轮椅的扶手,易凡反应迅速,上前一步,把温凉和苏乘两人挡在身后。
 
    温铮友还想再说些什么,看到这一幕,却是对易凡点了点头,说道:
 
    “你保护好凉凉和乘乘。”
 
    他认识这个年轻人,净残跟着傅御风出入,在温铮友面前也混的十分脸熟。
 
    易凡点头。
 
    “老爷子放心。”
 
    又有几名保镖上前,将温如慕何曼和温暖三人护在里面,一行人顺着百名保镖开得道,动作迅速的往前走。
 
    温如慕在保镖出现的那一刻,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气,随着轻松升起来的,还有一丝恼怒。
 
    但现下的情况根本顾不上说太多的话,温如慕在保镖的保护下迅速往前走去,眼看着温铮友偏离路线,往一边走,温如慕连忙喊道:
 
    “爸,车子在那边!我们走错了!”
 
    温凉张了张嘴,却没发出声音。
 
    温铮友头也不回,淡定的靠在轮椅上,任由四个保镖抬着自己往前走,淡声说道:
 
    “没有走错,我坐凉凉的车回去。你先回公司去忙吧!”
 
    温如慕眼睛睁的大大的,但是现在在外面,身后还有一群如狼似虎的媒体在盯着,他什么都不敢说,也不敢做,只能快步跑过去,跟在轮椅身边,低声说道:
 
    “爸,外面这么多人都在盯着,您却上了别人的车,您让儿子情何以堪啊!”
 
    温铮友抬眼,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沉声说道:
 
    “如慕,不是我不给你面子,你来自己看看,你开来的车,能放得下我的轮椅吗?”一句话说的温如慕愣住了,他上下看了一眼温铮友身下的轮椅,有些尴尬的低下了头。
 
 第三百零四章 非常人所为
 
    温铮友收回视线,继续说道:
 
    “你的心思我理解,我也完全没有要驳了你的面子的缘故,就现在而言,傅御风的车是不二之选,不是吗?”
 
    温如慕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但却再也不敢说一句不是,只能点头,咬着牙说道:
 
    “那就先坐御风的车回去吧。”说着,他又转念一想,傅御风现在跟温凉的关系公之于众,连带着温氏在东城的地位也开始水涨船高。虽然最近财务上面出现了一点小问题,但是总体来看,河岸的名号
 
    还是给温氏带来了巨大的利益。
 
    而这个时候如果再被媒体拍到傅御风亲自派车过来接温氏老总出院这个消息的话,那温氏与河岸就绑的更加紧密。到时候自然是可以为温氏吸引更多的生意。
 
    温如慕心中打着小算盘,脸上再也不见刚才的郁气,高高兴兴的拥簇着温铮友上了车,然后自己快一步的跟了上去,坐在了前面的椅子上。
 
    傅御风的这辆车是从德国专业聘请的团队打造的,全世界只有一辆,内里布置豪华,全设备均可以无线电操控,给人极致的享受。
 
    饶是温如慕这种不怎么爱车的人,看到这辆车的时候,也是欣喜不已。
 
    温凉的动作一怔。
 
    看着车里不请自来的温铮友,脸色有些发白。傅御风这个人脾气不好,偏偏如此,上天还专程给他分配了个洁癖的习惯。他不喜欢别人碰他的东西。上次去接温铮友和去接苏乘,傅御风都会让人去反复洗车,无关礼
 
    貌不礼貌,他只是纯粹的喜欢干净。
 
    这次答应温凉让用车子接温铮友已经是例外,但是温凉看着坐在那里一脸新奇的温如慕,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而更让她难受的还在后面,何曼和温暖在看到温如慕上车以后,也都一脸兴奋的跟了上去,坐在距离温铮友远远的地方,新奇的摆弄着身下的座椅。
 
    温凉的脸更白了。
 
    车内总共只有六个座位,因为傅御风出门的时间经常要坐轮椅,车子上有专程设计的轮椅卡槽,正好可以将温铮友安置在后面,不受前面的嘈杂。
 
    温如慕一家人上车以后,就占去了三个位置,余下的三个位置刚好够温凉,苏乘和温铮友的秘书去坐。
 
    易凡看了一眼,没说什么,仔细的照顾着温凉上车,说道:
 
    “太太,您和苏小姐上车吧。车里安全。”
 
    事已至此,也不能把已经上车的人给赶下去。温凉只能点了点头,刚想上车,就听到后面的温铮友开了口。
 
    “如慕,你们一家人开了车过来,现在还去坐那辆车吧!”
 
    温如慕脸上的笑瞬间僵硬,卡在那里,转化为了不可思议。
 
    “爸!您在这里,我们自然是要陪着你的!”
 
    温铮友一双锐眼睁开,直直的看着温如慕,一下子就能看透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你应该知道,御风不喜欢别人上他的车!”
 
    温如慕张了张嘴,他很想问,那您不是别人吗?不还是出现在了这辆车上!但是又想到傅御风那个人的脾气,温凉能开着这辆车过来,想必一定是经过了傅御风的允许的,他的脸一黑,十分不甘心,却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得罪傅御风,只能冷哼一
 
    声,率先下了车。
 
    温凉赶紧让开车门,她没想到爷爷竟然会主动帮傅御风说话,一时间心里有些复杂。何曼和温暖心里是一直有着自己的小心思的,特别是温暖,上次在被温铮友训斥之后,再也不敢在公众场合对傅御风流露出什么不该有的表情,可是她却该死的奢望这傅
 
    御风能够有一天回心转意,转身对她敞开怀抱。算算时间,温暖已经又好几天没有再见过傅御风了。一想到那男人卓人的风姿,以及英武不凡的步伐,甚至是劲拔如松的身材,都能让她脸红心跳,激动不已。现在虽然
 
    见不到傅御风,但是这辆车却是他平时出门的时候的座驾,温暖只觉得里面充满了傅御风的味道,一如他身上好闻的木桔花味一样,清新好闻。
 
    何曼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豪华的车子,顿时对傅御风的壕气再度刷新想象,坐在车里这看看那摸摸,一时间爱不释手。
 
    温铮友看着自家女眷的丑态,闭了闭眼,沉声说道:
 
    “怎么,没听懂话吗?何曼!”
 
    何曼被吓得打了个激灵,她环顾一圈,才发现温如慕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下车了。抿了抿唇,她摸着身下无比的座椅,心里叹息,连忙说道:
 
    “爸,这车子里这么多位置,我和暖暖不会占地方的,您就让我们留在这里吧!”
 
    温暖连连点头。
 
    “是啊是啊,爷爷!”
 
    温铮友声音已经沉到了谷底。
 
    “下车!别让我再说第三次!”何曼和温暖的脸瞬间变得极为难看,旁边还有温凉,易凡和苏乘等人看着,脸面扫地。只得冷哼一声,转生下车。在路过温凉身边的时候,温暖故意倾斜了一下身子,狠
 
    狠的撞了温凉的肩膀一下,然后看着温凉一个趋趔,冷哼一声,扬长而去。
 
    苏乘连忙扶住温凉的身子,她素来脾气差的要死,在面对这样挑衅的情况下怎么还能忍!
 
    顿时,她撸起袖子,就要上前去收拾温暖。
 
    温凉一把拉住苏乘,低低的摇了摇头,说道:
 
    “乘乘,外面太乱,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
 
    苏乘抬头,就看到整个车厢的人都看着自己,她只能愤愤的放下了拳头,点头。
 
    “好吧,这次就先放过你那个便宜妹妹!”
 
    温凉松了口气,拉着苏乘坐在位置上。
 
    温铮友目睹这一幕,连连点头,笑着说道:
 
    “苏丫头,你能跟我家凉凉玩在一起,爷爷真的很开心。”
 
    苏乘也是人情世故圈子里长大的,再者温铮友也已经不是第一次明里暗里夸奖她护着凉凉这件事了。
 
    听到这话,只是笑着点了点头,说道:“爷爷,凉凉是我的好朋友,我这么做是应该的,但话又说话来,凉凉也是温暖的姐姐,她这样当中挑衅堂姐,确实不是正常人所为!”
 
 第三百零五章 嫁妆
 
    苏乘这话说得很明显,就差直接点名说温暖这丫的不是个人了。
 
    温凉倒抽了一口凉气,有些震惊的看着苏乘,又悄悄的看着温铮友,害怕他生气。
 
    但一向对儿孙重教的温铮友,这一次却意外的没有表现出任何愠怒。
 
    他听到苏乘的话之后,只是云淡风轻的笑了笑,颇为诚恳的说道:
 
    “这丫头从小被她父母教坏了,爷爷在这里替她向你道个歉。”
 
    苏乘瞪大眼睛,连连摆手。
 
    “爷爷,我讨厌温暖,跟您没有半点关系。万万不能让您一个长辈跟我道歉的!您是凉凉的爷爷,我在心里,也是把您当做自己的爷爷一样看待的!”
 
    温铮友又是一笑,说道:
 
    “乖孩子。不要放在心上!”
 
    正在这时,易凡上前来,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温老先生,都已经安排好了。”
 
    温铮友点点头,温声说道:
 
    “那就出发吧。”
 
    说着,他看向易凡,笑了笑。
 
    “你这个孩子,身上倒是有着跟傅御风那小子一样的劲头,怪不得会一直跟他玩在一起。”
 
    温凉有些不好意思的朝着易凡笑了笑,连忙跟温铮友使眼色。
 
    “爷爷,易凡他是傅御风的秘书,不是玩伴!”
 
    温铮友笑着点点头。
 
    “爷爷知道。孩子不错!”
 
    车子很快出发,前面两辆开路,后面两辆断尾,一行人十分高调的往温氏的老宅开去。
 
    温铮友跟在房车的后面,一张脸黑沉如水。身边坐着的何曼和温暖一直在叽叽喳喳的抱怨,从上车到现在,一刻都不曾停下来过。
 
    “爸爸,你看那个温凉,竟然把爷爷的心给拿的死死的!不就是想跟我们炫耀傅御风让她开他的车了嘛!用得着这样吗!”何曼也是心有不甘,傅御风的那辆房车里面的内饰,全部都是真皮大牌,有很多珍惜的皮毛她只敢在网上看看,单是价格就能把她吓得不敢直视,谁知到了傅御风那里,
 
    竟然把那皮毛拿出来做车子的座椅!
 
    这是什么家庭!
 
    想到这里,她转头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温暖,温暖会意,两人都在对方的眼睛里看到精光一闪。“如慕,这次凉凉真的太过分了!那车子上又不是没有位置,既然有位置,为什么不让我们上车!爸也真的是!偏心偏的没边了!在你大哥活着的时候就偏心老大一家,现
 
    在他都死了,还是偏心他的女儿,真是不公平!”
 
    温如慕狠狠的一踩油门,车子猛的向前蹿了几百米,惊的何曼和温暖一声尖叫。
 
    “都给老子闭嘴!”
 
    伴随着车子的轰鸣声,温如慕暴戾的声音传来,吓得温暖直接打了个冷颤。
 
    她结结巴巴的问道:
 
    “爸爸,你……你怎么了?”
 
    温如慕没有说话,温暖也不敢再问,几人在这样怪异的气氛中,跟着傅御风的发车一起,终于来到了温氏的老宅。
 
    易凡熟悉车子的内部构造,所以第一时间上前,解开了控制轮椅的卡扣,然后由温凉推着轮椅走到车门口,经由两名保镖抬着,放在了地上。
 
    温铮友这一路上终于露出了第一个舒心的笑容。
 
    “终于到家了啊!”
 
    温凉笑着上前,推着轮椅往前走,老宅门口,保姆阿姨一群人整整齐齐的排列在门口,面上都洋溢着笑容。看到温铮友的身影渐渐近了以后,一起大声喊道:
 
    “欢迎老爷回家!”
 
    温铮友呵呵笑着,朝着众人摆了摆手。
 
    “辛苦了,大家都辛苦了,都回家吧!”
 
    一行人纷纷应是,却不敢贸然动作,只等着温凉一行人进去之后,又目送着面色阴沉的温如慕一家人进门,这才松了口气,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岗位。
 
    回到老宅,温凉敏感的发现温铮友的心情变得格外轻松。
 
    温凉和苏乘搀扶着他起身,动作缓慢的坐在沙发上,他笑呵呵的招呼众人落座。
 
    易凡拒绝了,低声说道:
 
    “老爷子,我就不坐了,总裁那边还有工作,我现在要先走了。等晚上的时候再来接太太回去。”
 
    温铮友十分理解的点点头,说道:
 
    “你们年轻人有要忙的就去忙,没事的小辈们就坐着陪着我聊聊天!”
 
    易凡点头,又看了一眼温凉,抿了抿唇,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随着众位保镖一起离开了老宅。温如慕坐在沙发上,依旧面色不虞。他的对面坐着温凉,在易凡离开之后,温凉明显身体有些紧绷,她有些诧异,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会在短时间内对傅御风安排给自己
 
    的易凡这么依赖。
 
    温铮友看着在座的众人,叹了口气,率先开了口。
 
    “如慕,我知道你这些年在心里一直都在怨着我。不瞒你说,温氏这个公司,我本来就是打算留给凉凉做嫁妆的。”
 
    此言一出,不只是温如慕,一旁坐着的何曼和温暖也都齐齐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温铮友,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就连一旁坐着事不关己的苏乘,都觉得这事太过匪夷所思。
 
    她十分知趣的起身,说道:
 
    “爷爷,你们先聊,我很久没有见到后院的山楂树了,出去看看树上有没有结果子!”
 
    这个时间,山楂树哪里会有果子!苏乘只不过是看现场的情况不对,自己不适宜在那里听,找个借口出去罢了。
 
    温铮友看着苏乘,含笑点头。
 
    “好孩子,别走远了。”
 
    苏乘点点头,一蹦一跳的跑了出去。
 
    温如慕脸色铁青,终是忍不住,沉声问道:
 
    “爸,在你眼里,我是不是处处都比不上大哥,甚至现在,竟然都比不过温凉?”
 
    温铮友有些疲惫的摆了摆手。
 
    “你先听我说完。”
 
    温如慕不甘,重重的吐出一口郁气,咬着牙说道:
 
    “您说!”
 
    温铮友闭了闭眼,说道:
 
    “凉凉拒绝了我,并且劝我,把公司交给你。”
 
    这话一出,温如慕登时瞪大了眼睛,身边的何曼和温暖也都是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看着温凉。而诧异转瞬即逝,随之而来的,是一抹被羞辱之后的愤怒。
 
 第三百零六章 你该明白的
 
    温如慕猛的站起来,伸手指着温凉,厉声说道:
 
    “所以呢,爸,您跟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想要我对温凉感恩戴德吗?感谢她不稀罕公司,转手送给了我?”
 
    温铮友沉静的看着温如慕,说道:
 
    “如慕,我也决定,在这次事情之后,放凉凉去做她自己喜欢的事情,把公司正式的交给你。”
 
    温如慕却已然听不进去任何的话,猛的甩手,冷笑着说道:“爸,你不用再说了!说白了,我就是大哥永远的替代品,他活着的时候,掌管着公司的一切,您从来都没有想过您还有个小儿子,小儿子也渴望着被您关注,想要到公司里去做一番事业!后来大哥大嫂死了!您竟然不惜花费将近二十年的时间培养他的女儿,想要把公司送给她做嫁妆!现在温凉不想要公司,想要去画画,您又说想要支持
 
    她画画,所以才把公司送给我!爸!在您眼里,我就这么不堪重任吗!我在您心里,到底排在什么地方!”
 
    温诤友听着温如慕的控诉,十分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一句一句认真额听着他的指责,半晌,他终于睁开眼睛,一双眼眸里满是历经沧桑的浑浊与伤痛。
 
    “如慕,我本以为你应该明白的,这是你欠你大哥的!”
 
    温如慕浑身一震,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温铮友,心里隐隐有一种猜测即将破土而出,但他却不愿意,也不敢相信。
 
    “不……不……您骗我,不是这样的!不是!”
 
    他疯狂的摇着头,眼神逐渐变得恐惧,指着温凉的那只手也开始变得颤抖,渐渐地,浑身都开始颤抖,抖得有些控制不住。
 
    何曼也已经被老爷子的话给吓到了,呆滞的坐在原地,瞳孔放大,眼神失神,整个人沉浸在巨大的恐惧中。
 
    温凉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慢慢的从沙发上坐起来,看了看恍若呆滞的温如慕,又看了看一脸痛苦的温铮友,心里忐忑的厉害,艰难的开口喊道:
 
    “爷……爷爷,你们,在说什么?什么欠爸爸的?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温凉仿佛置身于荒漠之中,周围是一望无尽的沙漠,她一个人在里面漫无目的的走着,四下无别人,孤独,苍凉,以及找不到方向的迷茫,这些挣扎的情绪逐渐转化为害
 
    怕,渐渐的笼罩了她。
 
    温铮友朝着温凉张了张手,说道:
 
    “孩子,过来。”
 
    温凉有些恍惚,慢慢的走过去,被温振宇拉着坐在他身边。
 
    温铮友抚摸着温凉的脑袋,低声说道:
 
    “以后凉凉喜欢什么就去做,爷爷再也不会逼你做你不喜欢的事情。”
 
    这些话温铮友前几天在医院的时候就已经跟温凉说过,现在再次提起,温凉的心情却变得十分的不同。
 
    她认真的看着温铮友,低声问道:
 
    “爷爷,我爸爸和妈妈,他们是什么样的人?”
 
    温凉觉得自己无助极了。
 
    自小失去双亲,从小又在温如慕,何曼和温暖的冷嘲热讽中长大,她内心的自卑被她自己深深地掩埋在内心深处,从不曾表露出来。幼年时期的温凉仿佛什么都懂,所以在叔叔告诉她,爸爸妈妈永远都不会回来的时候,她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就调整好了自己,然后接受了温如慕一家人入住景安花园的这
 
    件事。每次看着温如慕何曼夫妇,跟温暖闹成一团,温凉心中有过羡慕,有过嫉妒,甚至走不出自我的时候,还曾经怨恨过自己的父母,为什么要把自己生下来,又为什么这么
 
    早就离自己而去!但是今天,在大人迷雾重重的话语之下,温凉第一次产生了想要了解温如临夫妇的想法,她不知道爷爷的话是什么意思,但是看他们的表情,爸爸好像也不是记忆中的那
 
    般,生下自己,却狠心的抛却自己的那种人。
 
    温铮友几乎老泪纵横,她抚摸着温凉的脑袋,低声说道:
 
    “你的爸爸妈妈,是非常善良的人!他们是非常优秀的企业家,满怀着爱意生下凉凉,十分的疼爱你!”
 
    这就够了。
 
    温凉强忍着眼眶里的泪水,轻轻的点了点头。
 
    她要的,也只不过是知道,自己的出生也是令人充满期待,在幼时也是一个被父母疼爱的小姑娘,爸爸妈妈也并不是刻意的遗弃了她,仅此而已。
 
    温凉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眼泪一滴滴的砸落下来,迅速沾湿了自己的手背。
 
    温铮友心疼的不像话,一直轻拍着温凉的后背,做无声的安抚。温如慕站在那里,看着眼前的这一切,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温铮友和温凉爷孙两个刚才说的话和所有的表情动作,像是一张密不透风的大网,紧紧的网住了自己,温如
 
    慕只感觉自己快要窒息。
 
    来不及做多思考,他转身,快步离开了老宅。
 
    温如慕都不在了,何曼和温暖害怕老爷子害怕的要死,自然也不敢多留,也都跟着,匆匆的离开了老宅。
 
    温凉趴在温铮友的怀里缓和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劲儿,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温铮友,轻声说道:
 
    “对不起,爷爷,我失态了。”
 
    温铮友疼惜的看着她,缓缓的摇了摇头。“凉凉,你长大了,已经有权利知道一些东西。你叔叔这个人,从小就被家里溺爱,所以养成了一副极端的性格。前几十年风风雨雨,在你父亲还在世的时候,我尚且有精力去管控他,但自从你父亲不在世上以后,我就再也没有精力,也没有心情去管他了。以至于,到了现在,他到底变成了什么样,我也说不准。所以你在以后的生活当中
 
    ,如果有遇到跟他正面冲突的事情,不要自己出面,知道吗?”
 
    温凉知道爷爷这是在担心自己,乖巧的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爷爷,您别担心。叔叔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相关文章:
人类之最动物之最植物之最娱乐之最自然之最

本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