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州世界之最 > 文物之最 >

【图片】被妖妇吸的元阳大泄,官人你好讨厌

发布时间:2022-03-04 08:54

 北默不想魏如雪卷入其中,就让黑纹白虎守在映雪阁外,谁都不准入内。

    纪宁担心魏如雪的情况,带了些吃的来找北默,“公主怎么样?”

    北默虽然没什么胃口,可还是要吃一些,咬了口馒头,一边咀嚼,一边说道:“已经没事了,让她多休息一下,对伤势的恢复有帮助。”

    纪宁突然坏笑一声,“你再离她近一点,这样伤势的恢复速度能更快。”

    北默白了纪宁一眼,“再近我就要爬她身上了!”

    “那不是更好?”

    “好你个头!”北默抬手在纪宁肚子上拍了一下,“外面现在什么情况?”

    纪宁龇牙咧嘴的揉着肚皮,“还打着呢,估计一时半会儿消停不了。”

    北默叹了口气,“为了一个皇位手足相残,他们也真是孝顺。”

    “那能怎么办?都是皇子,谁不想继承皇位?换你也一样。”

    北默耸了耸肩,“也许吧。”

    突然想到什么,转头问纪宁,“魏世杰呢,他没来吗?”

    “这小子还真没来。”

    纪宁也有些难以置信,魏世杰竟没有参与皇位的争夺。

    北默了解魏世杰,这个人的野心很大,绝不会放弃这次机会。

    只可惜他的身份魏战还没有公开。

    魏如雪又在昏迷,万一皇位最后落入他手,如何对得起魏战?

    “这样,你让雪儿的侍卫多留意一下,一旦魏世杰入宫,就立刻来告诉我。”

    “没问题,不过我很好奇,你打算怎么做?”

    北默看向昏迷的魏如雪,“看她的意思吧。”

    翌日清晨,五子夺位的戏码还在继续。

    经过了一整夜的厮杀,五位皇子都是损兵折将,各自休养生息,约定午时继续,势必要在今日决出皇位继承之人。

    北默守了魏如雪一夜,正要去外面洗漱,结果刚走出房间,就听到身后传来魏如雪的哭声,连忙调头折返。

    来到床边,看见魏如雪正在抽泣,以为她醒了,可仔细一瞧,还闭着眼,并没有完全苏醒。

    “雪儿……”

    北默拍了拍魏如雪,试着叫了两声。

    可魏如雪并没有被叫醒,反而哭得更加伤心,口中不断呢喃着父皇一词。

    北默心有不忍,在床边坐下,将她抱在怀中,像是哄小孩一样,轻轻拍着她的背。

    魏如雪似乎把北默当成了魏战,很快止住了抽泣,渐渐从睡梦中醒来。

    “你醒了。”北默语气轻柔。

    魏如雪看着眼前的北默,愣了会儿神,似是又回忆起了伤心事,眼中泪花翻涌。

    北默心头一紧,“对不起,我没能……”

    话还没等说完,魏如雪的小手,就堵住了北默的嘴,似是害怕听到北默提起魏战,强忍着不让眼泪流出来。

    北默移开她的手,“没关系,想哭就哭吧,哭出来会好受一点。”

 文学

    魏如雪瞬间破防,内心的悲伤再难压抑,抱着北默嚎啕大哭,“我没有父亲了……”

    北默不是很会安慰人,干脆也不说话,紧紧地抱住魏如雪,希望这样能让她觉得舒服一些。

    魏如雪是个很坚强的人,可魏战的死,对她打击太大,情绪失控也在所难免。

    但哭过之后,她就擦干了眼泪,恢复到了以往那个刚强而又坚毅的魏如雪。

    “北默大哥,能不能答应我件事?”

    北默毫不迟疑的点头,“你说。”

    “帮我变强!”

    “好。”

    魏如雪的境界,因为龙脉之力被压制,已经回落到化臻境。

    因为无法根除,龙脉之力一旦觉醒,势必会侵蚀魏如雪的意志,令她再度陷入癫狂。

    除了更换经脉,别无根除之法。

    但世事无绝对,虽然无法根除,却可以凭借自身的力量进行压制,前提是要达到凝灵境,使自身的力量,超越龙脉之力。

    不过这也只是师父的猜测,具体能不能行,还要试过才知道。

    毕竟在此之前,谁都没遇到过这种事。

    “北哥,先出来一下,有事跟你说!”

    纪宁似乎是听到了北默和魏如雪说话,知道魏如雪已经醒了,站在窗外喊道。

    北默被魏宁突然的话音,弄得满脸通红,忙松开魏如雪,转头冲窗外喊,“等一下!”

    然后对魏如雪道:“你的腿伤还没好,不能乱动,我去去就来。”

    “嗯。”魏如雪乖巧的点点头。

    从魏如雪的房里出来,北默对着纪宁的屁股就是一脚,“挺大个人了,趴窗户偷听是吧!”

    纪宁揉着屁股嘿嘿笑道:“我也是刚好经过,听到公主在哭,好奇……”

    北默不想听他废话,“好奇个屁,什么事,快说!”

    纪宁收起嬉皮笑脸,“魏世杰来了。”

    “带了多少人马?”

    “具体不清楚,但在众多皇子当中,绝对是这个。”纪宁竖起了他那又短又胖的大拇指。

    “他们开战了吗?”

    “还没有,不过探子来报,说魏世杰把另外五个皇子全都叫去了居合殿。”

    北默双眼微眯,“这是要谈判的节奏啊……”

    纪宁点点头,“估计还有示威。”

    “行。你让人继续盯着,我去跟雪儿说一下。”

    回到魏如雪房中,北默将皇宫目前的情况,跟魏如雪说了一下。

    魏如雪听完,沉默片刻,叹息道:“皇位落入魏世杰之手,大魏尚且无恙,可如果落到我那五位哥哥手上,大魏亡矣。”

    北默有些无语,“你那五位哥哥这么不着调?”

    魏如雪叹了口气,“是的,要想保住大魏江山,只能让人请二叔回来。可父皇已……已故的消息,应该已经传到邻国耳中,二叔这时离开,边境必然大乱……”

    北默揉了揉鼻子,“也就是说怎么都不行是吧?”

    魏如雪点点头,又沉沉地叹了口气。

    藏在北默怀里的墨妍,突然来了一句“笨蛋”。

    北默伸手入怀,抓着墨妍的尾巴,将它拉了出来,倒拎在面前,“你好像有办法,说来听听。”

    墨妍很不喜欢被拎着尾巴,倒吊在半空,呲出两个毒牙,就要教训北默。

    无奈北默早有防备,试了几次都没能得逞,索性威胁北默放它下来,否则就不说了。

    北默见状,只好乖乖将它放在桌上,“行了吧,快说。”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文章:
人类之最动物之最植物之最娱乐之最自然之最

本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