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州世界之最 > 人类之最 >

美妇董事长办公室;虎牙超级神豪类的

发布时间:2022-05-27 09:14

  “她那边?不需要你去瞎掺和,你不要挑战咱爸的底线。”
 
    早已司空见惯的徐家成,乖巧的指着前方,“那边就是一个公交站台,你放我下来吧。”
 
    难掩的失落的白丰缓缓的将车停在了站台边。
 
    知道女儿会找上门,颜楠早早的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
 
    扑了个空,颜英无奈的深吸了一口气,回头就看见了何以澈。
 
    何以澈的身子靠在门那边,看着自己蹙了蹙眉,紧抿的薄唇似乎在预告些什么。
 
    “你在门那边干嘛?”
 
    尴尬一笑,何以澈一步一步的将自己的身子移开。
 
    “最新消息,颜英姐,门好像打不开了。”
 
    “这什么鬼?”
 
    一遍又一遍的按着开门按钮,门丝毫没有要动的痕迹。
 
    奇了怪了,平时这门都好着呢,怎么到了今天就突然坏了。
 
    暗暗寻思着,颜英急忙播打了内线电话。
 
    打不通,再一看所有电话线都被剪短了。
 

 文学

    内线电话行不通,只有自己手机了。
 
    见了鬼了,手机信号一格都没有。
 
    颜英看向何以澈,何以澈不敢置信掏出自己的手机。
 
    “我手机也没有信号。”
 
    藏在暗处的探头把他俩的行动拍的清清楚楚,看到这一切的颜楠,没忍住的笑出了声。
 
    “我就说嘛,今天有好事吧,你看,这不就是嘛,我看他俩什么时候能出去。”
 
    “颜董你这样不太好吧,门的开关您让人断了电,内线电话的线也让人剪了,更重要的是,你还启动了信号屏蔽器”
 
    听到陈光这么一说,颜楠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陈光知道自己这样说会惹颜董生气,可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颜英遭了点罪尚且没有什么,连带着遭罪的还有何老爷子心尖上宝贝何以澈。
 
    何氏企业是南天酒店最大的客户,得罪了何老爷子那不就是和钱过不去呢。
 
    明白他的担忧,颜楠得意的眉头一挑,淡定的回应他:“没事,我就试试这个牌子的室内信号屏蔽器效果好不好而已,哦,忘了告诉你,这个会议室也开启了信号屏蔽。”
 
    轻轻一笑,陈光立马绝了向其他人求助的心思。
 
    上天保佑,他俩还是自求多福吧!
 
===https://www.AiyyzX.com/第339章 祸从口出===
 
堂堂一家大酒店董事长办公室不会存在手机没有信号这种情况,除非有人恶意搞鬼。
 
    搞鬼的人,颜英用头发都能想出来。
 
    轻车熟路的躺在沙发上,何以澈开始了闭目养神。
 
    “里面开不了门,只能等外面的人进来了。”
 
    佩服他淡定之余,颜英又问道:“现在已经这么晚了如果一直没人进来怎么办?”
 
    “我不回家,我爷爷会知道的,所以呢你不需要担心,我们不会在这里过夜的。”
 
    努力不往不好的方向想,颜英平静的深吸了一口气,“但愿吧。”
 
    看不到预想中他俩焦急的模样,颜楠故意的叹了一口气,重重的合上电脑,
 
    “他俩真是无趣啊!”
 
    事情有了转机,陈光立马跟着附和“就是就是,他俩真是太无聊了,就这样干等着,也不东找找西看看,万一出去的关键就躲在某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呢。”
 
    “嗯,有道理,不如你为他俩争取充足的时间吧,我记得以澈不能随便在外面过夜的,你打电话告诉何管家,就说他俩今天要在南天这一起过夜。”
 
    总感觉有些不对劲,正当要拨出去时,陈光满脸诧异的看着颜楠,“可我们这是酒店,孤男寡女共处酒店一晚,大多数人都会往那个方向想,传出去有损你女儿颜小姐的名声,您真的确定。”
 
    无所谓摆了摆手,颜楠出乎意料的淡定。
 
    “又不是坏我个人名声,我管那么多做什么,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收到南天的通知,何老爷子再一次感受到颜家的莫名其妙,当初自己曾经与颜楠说起过颜英与以澈的婚姻,起初颜楠她是很赞成的,后来再想商议联姻具体细节,颜楠又与自己打着马虎眼,说什么女大不由母,待到他俩成熟时再看看,不痛不痒就这样拖着,拖到了现在。
 
    眼瞅着颜英无戏,好不容易给以澈物色到一个新的联姻对象时,颜楠这边又开始放起了糖衣炮弹了。
 
    “姓颜的,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站在三米开外,何管家都能感受到那令人窒息的怒气。
 
    “您要是不喜欢澈少爷与颜英一起待在南天酒店,我这就把他给带回来,省的您再生气,老爷子年纪越大越不能生气,气大伤身。”
 
    “胡闹,我家以澈又不是三岁小孩,再说了传出去也是姓颜的有损名声,只是我想不明白,在两个孩子的婚事中,颜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态度,何颜联姻,对南天酒店那是百无一害的事,颜楠比谁都精明,怎么到这件事上就卡了壳呢。”
 
    晃晃脑袋,何管家微微一笑并没有开口。
 
    “得了,我也不想再说什么了,不给颜楠一点颜色瞅瞅,颜楠恐怕还不知道天的外面还有一层天呢。”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颜英与何以澈没等来开门的人,却等来自己的睡意。
 
    “睡觉吧”
 
    “好,睡。”
 
    将沙发移到一起,努力拼成床的样子,何以澈恭敬的做了一个“请”动作。
 
    颜英从一个储物柜里拿出一张黑色的毛毯。
 
    黑色毛毯看上去厚实,唯一对两人不友好的就是太小。
 
    单人盖还算可以,两个人盖根本无法勉强。
 
    “你盖吧,你是客人。”
 
    接过厚实的小毛毯,何以澈出乎意料的没有拒绝。
 
    盖上厚实的毛毯,何以澈的身上暖和多了,可他的心里始终不放心颜英。
 
    长夜漫漫,现在又进入了冬季,室内的温度比外面也好不到哪里去。
 
    这一夜,自己倒是舒适,可她又该如何。
 
    “我在心里仅仅只是客人?”
 
    咬着嘴唇,颜英并没有吱声。
 
    身子往她那挪了挪,何以澈鼓起勇气突然问了一句,“你,不冷吗?”
 
    “不冷”
 
    谷</span>  声音听起来清脆有力,一点都不像有睡意的人。
 
    “我们俩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生疏了。”
 
    “没有,你想多了,睡吧。”
 
    “没有吗?待会你不要躲。”
 
    惊讶的瞪大眼睛,颜英猛地从沙发上弹起,警惕的看着他,“你要干嘛?”
 
    “不干嘛,还说与我不生疏,这毯子给你,你不要躲”
 
    霸气后来将捂热的毯子盖到她的身上,果断的将潇洒的背影留给她。
 
    “本想着你会回答我的问题,结果你不理我,不理就不理,没毛毯盖晚上冻死你丫的,唉,后面一想,你把当成客,我是不是应该把你当成主呢,再说你生疏我,我不一定要生疏你”
 
    “挤挤总是可以的,一起盖吧”
 
    “男女授受不亲”
 
    皱着眉头看向他,颜英轻轻一笑,“好话不听,冻死你丫的。”
 
    电脑合了又开,开了又合,颜楠的心情跟着起起伏伏的,万般无奈之下最终得出一个结论。
 
    就他俩墨迹的模样,指望他们自己能成,黄花菜都凉了。
 
    刚翻了一个身,莫小飞正想继续睡时,门外的门铃突然就响了起来。
 
    起初还以为是酒店的保洁人员,眯着眼睛看了看时间,卧槽,还不到早上六点。
 
    “不要一直按了,你要不是南天的保洁阿姨你就死定了。”
 
    骂骂咧咧的开了门,看清楚按门铃的人莫小飞顿时就像霜打了的茄子。
 
    “丰哥,什么风把你吹过来了,你有事吗?”
 
    “没事,以澈在你这吗?”
 
    大方的把房间展示给他看,莫小飞有些摸不着头脑。
 
    “以澈不应该在何家吗?怎么会在在我这呢。”
 
    “何管家告诉我,以澈与颜英一起在南天过夜,我估摸着找着以澈或者颜英就能找到我妹妹了。”
 
    “白琴怎么了?”
 
    “电话一个晚上打不通,手机搜不到定位。”
 
    顾不上多想,莫小飞三下五除二的就穿好自己的衣服。
 
    “那咱还等什么,我这就拜托我的那帮哥们一起找,现在找,时间估计还来得及,她最后出现的地方在哪,我们就从那个地方找,丰哥她最后出现地方在哪?”
 
    “你昨天没和他们一起回来。”
 
    焦急的打着电话,莫小飞朝着他点了点头。
 
    “不要打了,我妹现在的处境不是你想的那样。”
 
人类之最动物之最植物之最娱乐之最自然之最

本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