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州世界之最 > 人类之最 >

被主人惩罚玩弄调教:叫得再浪点 捣出白浆

发布时间:2022-04-30 14:34

   凌峰见他一副神秘莫测的样子想了半天,只有硬着头皮再次问道:“那能不能再具体点,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是什么原因,要需要怎么做呢……”

    没想到,凌峰一连串的咨询却让他眉头一松,仿佛凌峰所有的问题早就在他预料之中。

    那一刻,只见他手里的那只笔,虽然还在诊断书上指来指去,但他却带着想放光的眼神,望凌峰说道:“现在根据美国新修订的诊断标准,已经扩大自闭症诊断范围……至于是什么原因,那这太多了……”

    可是,当他说到这里,又立刻话锋一转,带着几分顾虑的眼神问道:”那以前在其他机构检查过吗?”

    凌峰一听,心想你这不废话吗?就是检查过,也不会傻到轻易告诉你!于是,凌峰不假思索中回答道:“没有!”

    然而,他听凌峰如此一说,却忽然胸有成竹而又流畅的说道:“造成自闭症的原因很多,有遗传,有药物导致的,有先天的,有后天环境方面原因,具体的还需要进一步检查……”

    可是,就在凌峰竖着耳朵想听他继续解释时,他竟然又嘎然无声!

    接着,只见他那故作静怡深思的眼神,又再次落在了诊断书上游离不定……

    而凌峰见他又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心想到现在为止,自己要的答案等于一个没有。反而觉的他把自己当成了银行一样,似乎很希望自己继续拿钱给孩子做检查。

    凌峰在纳闷中心想,总不至于他不是不知道吧?如此贯丽堂皇的一个院长专家,总不会是江湖郎中改邪归正的吧?

 文学

    凌峰想到这里,不禁又疑虑重重的心想,从检查到现在就如烂泥一堆,你就是免费再加上喊我大爷,我也不会让孩子再做这些无意义的检查了……

    可是,虽然如此,但凌峰想想他毕竟是一个院长专家,不能随便小视。于是,他继续掩饰着心中的焦躁,淡淡的问道:“那孩子可以治好吗?这需要多少钱呢?”

    然而,那位院长专家听凌峰再次一问,眼睛忽然像夜晚的星星再次发亮的说道:“以后会有后遗症的……”

    说完,只见他那两只眼睛又忽如兔子般,在瞄过凌峰的那刻开始沉默下来!

    可是,当凌峰再重复询问他康复需要多少钱的时候,他却带着放光的眼神说道:“这得要看孩子的情况,到底需要要多少钱,现在也不好说……”

    可是,他没想到,凌峰听他如此合情合理的回答真的有些烦了。心想你不就是想打太极赚点缺德钱吗?就你这样水平素质,还真难得你不好意思直接说!

    不过,那位了不起的院长专家,也许觉察到了凌峰的心情。因为就在凌峰准备再次发问之时,他却经验老道的忽然转移话题,以偷换概念的方式说道:“在我们这里呢,有很多家长,都不断给我们良好的回馈。前几天还有位家长送面锦旗感谢我们呢……”

    可是,他的这番美言,却听的凌峰有种想吐的感觉。也许他不说这些还好,可是,一说出口,仿佛就如喷出的陈年老粪,让凌峰真想在自己肚子上捶两下,喷他满脸都是才爽……

    那一刻,凌峰在鄙视中心想,如果你能把如此能耐用到自闭症孩子身上那该有多好。然而,为了名利,偏偏要反过来做一只披着狼皮的羊。虽然,很多个人与单位为了塑造影响,在送锦旗方面故作文章,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可这本来代表荣耀的锦旗,却在这物欲横流的现实也同样会躺着中枪,被很多人叵测利用,以达到迷惑人心而获取利益为目的。”

    凌峰想到这里,在更加的鄙视中,淡淡的说道:“锦旗并不能完全代表事实,我也可以让别人送个锦旗给我,来帮助我说明一些问题,但这能代表事实吗?”

    也许太过直接,哪怕只有三分智商的猴子一听,也自然会显得尴尬。

    当然,他的尴尬对凌峰来说,也许是有价值的。因为他的尴尬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其实也代表整个自闭症领域的尴尬!

    然而,就在此时,孩子忽然挣脱了凌峰的怀抱。看看到旁边蓝色医用床,再望望凌峰没有反应的那刻,便在好奇中利索的爬了上去……

    而凌峰看看孩子之所以没有阻止,目的就是希望在他免去问诊的情况下,好给他提供孩子的一些信息。想看看这只披着狼皮的专家又会如何反应……

    果然,就在凌峰刻意望着孩子的那一刻,那位院长专家,也不经意间随着凌峰的目光向孩子的方向一扫而过。

    凌峰见状,便抓住时机立刻对孩子说道:“乖,下来,这床不能玩!”

    孩子一听,便顺从乖巧的从床上滑落了下来。

    凌峰望望已经下床的孩子,又再次向那个院长专家问道:“那么如果我的孩子,选择在你们这里康复,最终结果将会如何呢?”

    凌峰心想就算他再低能,但毕竟带着专家的帽子,肯定比普通家长要强。所以不管如何,但凌峰相信,当他见孩子刚才的表现,应该会收敛几分糊弄之心!

    果然,在凌峰再次咨询的那刻,只见他略带犹豫的说道:“如果在我们这里康复,那么完全恢复的希望是很大的……”

    可是,凌峰一听此言,虽然在几分预料之中,但依然有些意外。心想他怎么就不想想自己先前后遗症的结论,可现在孩子新一番表现中,又说出自相矛盾的完全恢复呢?这种荒唐对立的结论,不就等于在用自己的手扇自己的耳光吗?

    不过,凌峰觉得不管如何,他既然能如此回答,也算难得。最起码可以说明他的智商,的确比自闭症孩子要高出许多!

    所以,尽管他刚才的回答让凌峰乐的开花,可是却让凌峰在更加鄙视的心态中,不但没有感激之心,反而很想给他一拳……

    因为,凌峰觉得他从始至终连屁都没放几个,就那么肯定说孩子会有后遗症问题。可是还没过几分钟,竟然又像变脸大师搞戏法一样,说出有很大希望可以完全康复的结论。看来这些专家果然名不虚传!

    凌峰想想,虽然气的有些厌倦,但想想专家既然如此高明,那我又岂能轻易放弃?天寒地冻大老远跑来,虽然暂时搞不清楚孩子的问题,那只有在他们的漏洞中通过观察研究,希望能了解到自闭症的更多问题!

    于是,凌峰边想边故作姿态的说道:“哎呀,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那我想再问一下,如果在你这康复,那大概要多少费用呢?……”

    事实上,他的智商的确很高,因为,当他听凌峰如此真诚一问,竟然还知道先在几分警觉的犹豫中,顿顿他那有点白厚的脸,才再带着三分慈善的语气说道:“一个月的疗程,一万多,三个月大概四五万……”

    然而,就在他说完的那一刻,凌峰再次带着满满的鄙视,挤出一点虚伪的笑容说道:“谢谢你!医生……”

    也许他不会想到,凌峰一声谢谢听的自己都肉麻。可是在他听来,也许犹如天籁,觉得已经成功俘虏了凌峰的芳心,好让他继续流血流汗喂养他那见不光的狼皮……

    事实果然如此,只见凌峰沉默的片刻,他那原本游思的眼神,忽然在几分自信的犹豫间,不失时机的说道:“那你先报个名,我先帮你安排一下……”

    而凌峰一听,只有故作为难的说道:“我们今天来,主要是想确诊一下,然后再和家人商量商量,现在还没有做好康复的准备……”

    结果,意料之中,当他吃到凌峰的软钉子,又开始在施展太极神功中说道:“时间对孩子来说是宝贵的,黄金期很重要,康复越早效果就会越好,早一天康复完全康复的希望就越大……”

    总之,他关心至极的一堆金玉良言,搞的凌峰犹如遇到梦中情人一样。很快就让凌峰在神魂颠倒中心想如此专家,竟然能把恐吓之事做的如此激荡人心,也真算的上是名副其实的专家了!

    当然,最终的结果,凌峰和很多家长一样,在他一番人道主义的包围中缴枪投械。

    于是,在最后的时刻,凌峰只有再次故作为难的说道:“这样吧,让孩子暂时先康复一下,看看情况,这样我回家也好与家人交代。等家庭意见统一了,我们再回来先康复一个疗程再说,你看如何?”

    凌峰边说边想,我如此真诚的态度,你应该会想到,最好的算盘最多只能到此结束,否则我再放弃下午临时康复的决定,那么你做了半天的猎人,忙乎到现在岂不是就只有根毛的收获?

    虽然,凌峰决定临时康复,但他此时的心情,已不仅是鄙视那么简单,而觉得整个医院,仿佛都如一堆散发着腐臭味的牛粪……

    心想他如此水平之人,都能堂而皇之以专家之身来诊断康复孩子,那么凭我现在的水平,岂不都能踏向世界自闭症大师的宝座了吗?这岂不是很搞笑吗?因为谁都难以想象,一个所谓的院长专家在短短的时间里,竟然对同一个自闭症孩子的诊断结果,却宣判出两种几乎完全不同的结论……”

    可是,事已至此,凌峰觉得不管如何,就当花点代价从这里买点牛粪,看看自己这颗种子,能否通过吸收他们这堆牛粪的营养,为了自己的孩子而开放出美丽的花朵!

    当他想到此处,便不加思索的说道:“如果我听从你的建议,现在该如何做呢?”

    当然,那位专家听凌峰如此一言,两只眼睛自然是继续放光的说道:“那先上几节课,然后再做个经颅磁,你看如何?……”

    凌峰听他说完,连价钱都懒得再问。心想你再怎么折腾,几个小时最多也就是三五千吧?

    可是,就在凌峰还没来得及回答的那刻,他却又用二选一的方法说道:“经颅磁有八百多,有一千三百多的,那你考虑做那种呢?”

    早就麻木的凌峰心想你废话那么多,不就是想让我多浪费点钱,发酵你们这堆牛粪吗?凌峰想想他那张牙舞爪的心,便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就做那个贵的!”

    虽然,舍不得花钱,但凌峰知道,只有花点代价,才能更容易搞清楚他们诊断与康复的本质。也许只有浪费点钱,才能把他们发酵出一些骨头,从而才能更容易了解自闭症方面的问题!

    虽然,凌峰觉得花点钱对孩子来说,也许就是种毫无意义的浪费,但对孩子的超级奶爸来说,却是等于花最小的代价,用最短的时间,能获得最多最有价值的信息……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人类之最动物之最植物之最娱乐之最自然之最

本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