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州世界之最 > 军事之最 >

趴在办公桌把腿张开h……校花被绑架按胸憋尿大全

发布时间:2022-03-15 09:39

 怎么可能?!
 
    解锁阮白的手机,李妮给刘念发了一条消息:“有用,发过来!”
 
    刘念接着就把录音发了过来。
 
    李妮打开听,从头听到尾,一字不露的将李宗跟阮美美的谈话听了个一清二楚。
 
    哥哥背叛阮白,成了铁一般的事实
 
    还怀了孩子。
 
    艹!什么东西!
 
    李妮打给李宗,二话不说就破口大骂:“喜欢乖的,拒绝不了骚的?你和阮美美真是裱子配狗!放心,你们就快得梅毒艾滋了,交叉感染,一起烂掉死无葬身之地!”
 
    阮白听到动静,急忙从厨房出来,问:“小妮,怎么了?”一大早跟谁吵的这么凶!
 
    李妮挂断,摇头:“没事,借用你手机骂个人。”
 
    吃完东西去上班时,阮白看了一眼手机通话记录,但是李妮删除了,接着手机也没响过,阮白就没再想。
 
    李妮要跟部门领导去一个工地,阮白不能坐顺风车,就去坐地铁。
 
    心不在焉的进入地铁车厢,脑子里想的都是李妮的反常,李妮之前骂的话,显然是骂的狗男女。
 
    李妮谈恋爱了,被男方背叛?
 
    阮白无语的叹了口气,怎么李妮也跟自己一样倒霉,遇到渣男。
 
    这时,地铁上的人越来越多,有个大叔故意往阮白这边靠,旁边有其他扶手不扶,非跟阮白攥住同一个扶手。
 
    阮白抬头看了一眼那猥琐大叔,试图抽回手,可那人不仅手上揩油,身体还朝阮白贴了过来。
 
    地铁早高峰太拥挤,阮白正皱眉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突然,一股熟悉的力道固定住了她的身体。
 
    她低头,赫然发现一双宽厚好看的男人大手,搂住了她。
 
    阮白一下被搂的失去平衡,整个人倒在了男人怀里。
 
    “老婆,还生我气?”慕少凌嗓音低沉,直叫人耳朵发痒。
 
    男人挺拔健硕的身躯紧贴着她,宠溺的语气和全力护着的姿势,以及那声“老婆”,使畏缩大叔顿时收起了手。
 
    那大叔看了一眼慕少凌,只一眼,就被男人冰冷如刀子般的眼神吓到畏缩,灰头土脸的往别处钻去,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人群中。
 
    慕少凌怎么会坐地铁,见鬼了
 
    阮白被男人保护在怀里,安全指数全地铁可以说最高了,但她真的很不自在,地铁行驶虽稳,人却太多,难免人会晃,造成身体的蹭动磨擦。
 
 第55章唇唇欲动……
 
    地铁到了一站又一站。
 
    阮白觉得,自己跟慕少凌紧密贴合的身体怪怪的
 
    地铁车厢的大片窗子能影射出人们乘车的模样。
 
    阮白一开始不敢抬头,但后来时间久了,脸上的红晕就淡了许多,她尝试着微微抬起头来,偷偷看车窗投射出的影象。
 
    慕少凌高大挺拔的身躯站在她身后,男人一手抬起攥着扶手,一手护着她,揽在她的腰际,将她整个人都揽在怀里。
 
    阮白身材娇小,想要看到他的脸上表情,除非视线再往上,因为男人的身高直接导致他的脸庞不在她微微抬起的视线内。
 
    之前揩油的猥琐大叔只是故意摸了她的手,可慕少凌,却占为己有的把她彻底抱进了怀里。
 
    周围挨得近的人,也听到了男人那一声“老婆”,所以,男士们都自动离阮白远一些,为避免她那位五官冷酷的“老公”不高兴。
 
    地铁到了市中心商业街,下去的人很多。
 
    阮白看着地铁停下,周围的人开始往门口走去,她不知道慕少凌会不会乘地铁,不得不转身,低声对他说:“该下车了。”
 
    慕少凌显然不知道哪一站下。
 
    闻言,他这才松开她,“嗯”了一声。
 
    阮白走在前,跟往天一样下了地铁,往出站口走,她不知道慕少凌有没有跟上来。

 文学

    出地铁站,过一条街就是t集团大厦,步行甚至不到五分钟。
 
    阮白心跳砰砰砰的加速,她虽然没有跟男老板走在一起,但男老板多半走在她的身后。
 
    这是公司范围内,阮白焦虑的想,会不会被人看到?
 
    毕竟慕少凌乘地铁来公司上班,跟大熊猫上街一样能引起围观讨论
 
    阮白不觉加快了步子。
 
    慕少凌步伐稳健的从地铁站走出。
 
    他早上七点二十抵达阮白租住的小区门口,开车去的,但他看到阮白出门后直接往地铁站走去,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
 
    他跟上去,自然而然的就随她一起买票,刷卡,有样学样的跟她一起上了地铁。
 
    而一路上她都没有发现他的跟随。
 
    不知从何时起,这个女人的思绪能一并牵动他的思绪,慕少凌以为五年多过去,她早已成为了他眼中的路人甲。
 
    事实却证明,并没有。
 
    慕少凌走在t集团大厦的范围内,步行上班的老板,毫不意外,引来了许多正准备走进大厦的男女员工的侧目。
 
    老板,今天没开车。
 
    而且是从街对面地铁站方向走过来的。
 
    这一点,足以引起公司员工们无限遐想。
 
    阮白从公司旋转门进去,低头走路,直奔电梯的方向。
 
    而在她数着电梯下降楼层数,电梯门打开后第一时间进入时,还是没能躲开“不该发生的事”和那个“不该进来的人”。
 
    她望着按住电梯,走进来的男人,一张小脸直接吓得惨白惨白的。
 
    电梯关闭,阮白过了很久才回神儿,按了下自己要去的楼层。
 
    上升的电梯中,气氛怪异。
 
    到了某楼层,偶尔会有人要搭乘电梯,但在看到电梯里站着的是老板时,众人又都错愕,说声抱歉,不敢一同搭乘电梯。
 
    阮白是个尴尬的存在。
 
    因为每个人“见鬼了”一样看到老板后,都会疑惑的也看一眼她。
 
    电梯终于抵达阮白上班的楼层,她要出去。
 
    “你的药。”男人声音低哑,听上去有些疲惫。
 
    要出去的阮白,同时也被男人轻捏住了左手手腕,接着眼前出现的,是一个印有药店商标的购物袋。
 
    昨夜他说,让她原地等他。
 
    她没等。
 
    原来,他去药店给她买药了。
 
    地铁里碰到,也只是他站在她的身后贴着她的身体,出了地铁,她一眼都没有看过他,现在,她才正眼看这个男人。
 
    慕少凌今天并不是西装革履的严肃模样,白色衬衫衣袖妥帖地挽起,没系领带,这让他整个人看上去有些随性,容易接近,但成熟稳重依旧。
 
    鬼使神差的,她伸手,接过药
 
    周小素今天来的很早,心里装着事情始终睡不着,干脆早点来公司等人。可睡眠不够到底是要犯困,她拿着咖啡杯去泡咖啡。
 
    才走出办公室,就瞧见电梯口站着一道身影。
 
    阮白?
 
    周小素才要开口叫人,下一刻,就看到阮白被一个男人楼着压到了电梯里去,男人搂阮白的时候,手腕上的昂贵手表从周小素视线里一闪而过。
 
    周小素识货,确定那个男人就是老板。
 
    电梯里,阮白被慕少凌压在电梯墙与他厚重的身体之间,胸口起伏,努力的喘气呼吸,唇与唇火热的缠绵,她一时沉醉得快要忘了自己是谁
 
    空间狭窄的载人电梯里,充斥着暧昧的粗喘,衣服摩挲的悉索声
 
    男人大手伸入她的衣服里,阮白颤栗到小腿酸软,只觉得男人的手好干,有一层薄薄的茧子似的,让她皮肤颤栗不已
 
    “不可以”她喘得更厉害了,她怕自己会溺死在男人身上浓重的荷尔蒙气息里。
 
    有人说,早上人的身体会更容易蠢蠢欲动。
 
    尤其是在这种密闭的电梯空间里,随时都可能有人进来,更是多了几分刺激感,人也就更容易控制不住的动情。
 
    周小素躲在茶水间,喝着一杯没怎么冲泡好的咖啡。
 
    看到有身影进入设计部工作区域的时候,周小素赶紧抿掉嘴里的苦咖啡,走过去,盯着阮白明显红透的脸颊,还有红肿起来像是熟透的饱满果肉的嫩唇,看了半天。
 
    显而易见,小白被老板滋润过了
 
    阮白魂不守舍的工作到中午,思绪被一个电话再次打乱。
 
    周云云打来电话,激动的对她说:“小白,你还记得当年我们隔壁高中打篮球最帅最厉害的慕学长吗?”
 
    阮白呼吸一窒:“”
 
    “他这些年基本不来我们的聚会!到底是咱们的学长,比咱们年纪大,不爱搭理我们这些年纪小的也正常,但是这次,他说他要过来!我妈说,他本来周末要去美国开会,可他才打电话过来说,提前去开会,还说会从国外带回来一位著名的骨科医生,介绍给我妈这个恩师治病!”
 
    周云云自顾自的说完这一大通,忍不住调侃阮白,“小白,我可记得,你少女怀春的时候暗恋过人家的”
 
 第56章拜托你开放点
 
    “我没有”阮白第一反应就是否认。
 
    “还敢说你没有?你没有的话,那是谁一有时间就趴在墙头上,痴痴呆呆的往人家隔壁高中操场上看啊?”周云云嘴不饶人的诉说起往事。
 
    学生时期的经历,阮白清晰的都还记得。
 
    她觉得美好的景色、人,都会痴痴呆呆的看很久。初高中里,被她凝望过次数最多的人,便是隔壁高中的慕学长。
 
    周云云猜想阮白一定害羞了,又说:“新晋校草,风云人物!又帅的那么名副其实!试问谁会不喜欢?这有什么不敢承认的?”
 
    阮白咳了一声,被说得脸上开始发烫。
 
    如今潜意识里,她脑海中慕学长直接变成了慕少凌。
 
    但据说慕少凌还有一个弟弟叫慕睿程,兄弟两个长相有三分相似之处,慕睿程本人,阮白没见过。
 
    万一慕睿程才是当年的慕学长,她却脑海里总是代入慕少凌的身影,岂不误会大了
 
    阮白硬着头皮说:“什么喜欢不喜欢的,我那个时候才14岁”
 
    “14岁怎么啦,拜托你开放点,你难道不知道,当年我们学校就有早恋的吗?比比皆是好不好,高一那边还有堕胎的呢,我妈是老师,这种事情我在家听得多了”周云云肯定的说:“你当年就是情窦初开,自己太腼腆没察觉而已。”
 
    阮白被怼的无话可说。
 
    “周末聚会的地址也变了,回头我把地址发你手机里,先不说了,我还得通知其他人!”周云云说完,挂断电话。
 
    阮白放下手机,整个人都萎靡不振起来。
 
    以前还只是猜测慕学长会不会去,现在却被周云云明确通知,慕学长会去
 
    情窦初开的年纪每个女生都会有,阮白嘴上不承认,心里十分清楚。
 
    摇了摇头,阮白不愿意再想了。
 
    即使聚会上碰到慕学长,也只是看一眼,点头之交罢了,偌大校园,仰慕他的女生何其多,而她只是卑微的缩在初中校园墙这头的一个,最不起眼。
 
    整理好思绪,阮白重新打起精神工作。
 
    城市四环外的一家普通中餐馆。
 
    张娅莉不知自己总共喝了几杯茶,半壶都快下去了,才等到阮利康。
 
    阮利康推开包房门,进来。
 
    服务员随后也进来,菜单搁下:“请问两位吃点什么?”
 
    张娅莉刚想说“不用了,我什么也不吃”,阮利康就已经拿起了菜单,简单的点了三菜一汤,两碗米饭,还有一瓶凉的可乐。
 
    服务员说了声“稍等”,就出去了。
 
    张娅莉看着这脏兮兮的用餐环境,烦躁的不行,压着声音,点着手表上的时间问他:“看看现在几点了,你才来?阮利康,我的时间你浪费不起!”
 
    “家里人看的紧,这次来晚是我的错。”阮利康没有瞒着张娅莉,实话实说。
 
    张娅莉闻言,“噗嗤”一下笑出了声。
 
    “阮利康,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这么窝囊。”张娅莉定定的看着阮利康瘦的皮包骨的脸:“真的想不到什么样的女人,才会嫁给你这样没有上进心的男人,我还以为,你也就只能骗骗当年不懂柴米油盐为何物的我。”
 
    阮利康坐的端正,属于强撑着的一股子端正。
 
    一个男人,土埋半截身子的年纪,自尊还被前妻践踏的破碎不堪,按理说他是应该对这个高高在上的前妻避之不及的。
 
    但他今天,实在有事相求。
 
    “我们说正事,老家的房子要拆迁了,那房子有你三分之一,你看你是怎么想的?要钱的话,我给你多少合适?”阮利康说话时,眼睛根本不敢看张娅莉。
 
    今时今日的张娅莉,光彩夺目,保养得当,一点也看不出真实年纪。
 
    身为t集团上市公司上一任领导者的二婚妻子,当年,张娅莉嫁入豪门,风光无两,时常会陪同丈夫出现在各大报纸版面上。
 
    阮利康犹记得自己第一次看到妻子跟另一个男人的照片印在报纸上,是什么情景。

人类之最动物之最植物之最娱乐之最自然之最

本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