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州世界之最 > 动物之最 >

【图】丫头收紧一点~护士交换配乱吟粗大交换绿帽

发布时间:2022-03-14 11:56

 实际上,阿飞自从进入病房,就肆无忌惮地释放着自己石境的气息,可惜辛无为不懂这个,就觉得对方气势挺强,压得自己有点喘不上气来。&o

    “辛先生,他叫阿飞,是的人普遍没什么文化,职位安排也是小队长、中队长、大队长,不知道的还以为进了学校,胳膊上还戴着各种杠。

    “你好!”辛无为主动伸出手去。

    “你好!”阿飞也伸出手,却握住了床头柜上的暖壶把。

    “???”辛无为一脸迷茫。

    “辛先生,他的眼睛有点不太好使……”龚亮有些尴尬地说。

    “谁说我眼睛不好使了,我是开个玩笑罢了!”阿飞有点恼火,又伸手握住了床边的栏杆,“辛先生,你的手有点凉啊!”

    辛无为:“……”

    龚亮:“……”

    “没事没事,有本事的人,多多少少都有点缺陷……”辛无为笑呵呵的,主动握住了阿飞的手,其实他心里已经有点嫌弃了,怀疑这人到底有没有能力杀掉斩妖人,但碍于龚亮的面子还是保持基本修养。

    “谁有缺陷了?别胡说啊,我可没有缺陷,我浑身上下好好的,和那些天生残疾的人不一样!”阿飞凶巴巴的,冲着头顶的输液瓶狠狠骂道。

    辛无为一时无语,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但龚亮只是冲他摇摇头,让他不要介意。

    等到双方放开手,重新坐下以后,龚亮才继续说:“阿飞,事情我已经和你说过了,这位辛先生就是主顾,你和他聊聊吧,看看要多少钱!”

    “好。”阿飞转过头去,冲着窗台上的花盆说道:“辛先生,事情呢,我大概明白了,潞州市一个叫周卫国的斩妖人是吧?”

    “对。”辛无为点了点头。

    “杀斩妖人,那你算是找对人了,我们专干这个事情!对了,这个周卫国是什么境?”阿飞转头看着暖壶问道。

    “石境初期,挺厉害的,已经会‘引雷术’了,就是他把我劈成这样的!”龚亮轻轻叹了口气。

    “呵呵,龚亮啊,那是你太弱了!”阿飞摇了摇头。

    “阿飞,你还是别掉以轻心……”

    “我不会掉以轻心的,只要我这只眼睛一露出来,保证杀他一个屁滚尿流、魂飞魄散!”阿飞指了指自己被眼罩遮挡的左眼,接着又用右眼看着窗台上的花盆说道:“辛先生,这个活我接了,但因为对方是斩妖人,机动性和团队性比较强,我在诛杀周卫国的时候,也要保证其他斩妖人来不了,所以出动的人要多一些,这个钱嘛……”

    “你随便开。”辛无为正襟危坐地说。

    “好,痛快!”阿飞笑了起来。

    “不过……”辛无为沉沉地说:“如果你只杀周卫国的话,对方很容易联想到我身上,所以你可以多杀几个斩妖人,让他们想不到幕后凶手到底是谁!”

    “这样的话,钱就得多一些……”

 文学

    “没有问题!”

    “成交。”

    ……

    潞达贸易有限公司。

    中午时间一到,员工们要么去食堂,要么去外面的餐馆里吃饭,整个办公楼除了保安,几乎空荡荡的。

    王千辰悄无声息地来到董事长的办公室门前。

    办公室的门当然锁着,但这难不倒他。

    “里的神通之一。还是那句话,虽然王千辰境界低微,穿不了多厚的墙,但尤为办公室的墙还是没问题的。

    进入办公室后,王千辰先观察了下,确定没有隐藏的摄像头,接着便在四周搜寻起来,也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接着他站在办公室里,仔细甄别着漂浮在空气中的各种味道。

    最明显的气味肯定是尤为,毕竟他是这间办公室的主人,接着是公司里的秘书以及其他工作人员。

    很快,他就发现一股完全陌生的气味!

    不是尤为的,也不是公司里任何一个人的!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爱阅app阅读最新内容

    “咳咳”、“咳咳”……

    沈落在一阵下意识急促咳嗽声中,骤然间从床上醒了过来,忙张大嘴巴深吸了几口气,就飞快从枕头下面掏出一个小瓶,倒出一颗豆粒大小黄sè丸子吞下。

    他在床上动也不动地静坐好一会儿后,感受着胸口气闷和yīn寒渐渐消退下去,这才长舒一口气。

    沈落苦笑一声后,将旁边椅子上叠得整整齐齐的衣服缓缓穿上,然后习惯性扫了一眼角落里的书桌。

    在桌子上静静放着一本淡黄sè的破旧书册,表面写有“春华异闻志”五个整整齐齐的黑sè小字。

    沈落眉头皱了一皱,就收回目光,慢慢开门走出了屋子。

    “大公子。”

    门外有一名十二三岁模样的青衣小厮守在那里,一见沈落出来,忙上前见礼。

    远处隐约大片连绵的成群宅院,红瓦白墙,各种大小房屋加起来足有四五十间的样子。

    “我昨天晚上总共咳嗽了几次?有没有其他动静?”沈落看了小厮一眼,淡淡问道。

    “大公子,你昨晚咳嗽了十三次,并没有其他声响。”小厮顶着有些发黑的眼袋,喏喏回道,面对沈落隐约有些畏惧。

    沈落点点头,没有再问什么,直越过小厮向前而去。

    青衣小厮则识趣地紧跟其后。

    沈落穿过数条长长走廊和一座占地亩许的花园后,走到一座主厅模样的建筑前。

    厅前站立的两名仆妇见了,慌忙上前行礼,神sè间同样对沈落颇有畏惧。

    “落儿,你来了。昨晚休息得怎么样?快些进来喝点参汤吧。我让下人刚刚给为你煮好的。”大厅内传出一个男子关切的声音。

    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免费看最新内容

    “有劳父亲挂念,孩儿昨晚休息得很好。”沈落神sè微动,回了一声,就走进了大厅。

    只见大厅内摆放着一张放满佳肴饭菜的圆桌,周围正坐着数人,主位上是一名四十多岁模样的中年男子,头发微微有些灰白,有几分未老先衰的模样。

    中年人正是沈落之父沈元阁,此刻高兴地望着沈落。

    “落哥儿起来了啊!小翠,快些上参汤,没听到老爷的吩咐吗?”沈元阁旁边一名满头珠翠的美貌妇人,见到沈落勉强露出一丝笑容。

    “有劳二娘了。”

    沈落不冷不热地冲妇人点点头。

    “大哥。”

    “大哥。”

    紧挨妇人的一名少年和一名少女也各自起身冲沈落问好了一声,二人十四五岁左右年纪,面容和沈落有三四分相似,正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妹,一个叫沈辞,一个叫沈沐沐。

    二人是一胎所生,但此刻面对沈落却反应大不相同。

    弟弟沈辞看向沈落的目光躲躲闪闪,竟和那些下人神sè有些相似。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人类之最动物之最植物之最娱乐之最自然之最

本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