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州世界之最 > 动物之最 >

酒从胸口倒下去的;将军还在体内乖吃饭h

发布时间:2022-03-10 13:55

   温凉错愕,赶紧摸上自己的脸。
 
    “我……我有吗?”
 
    “有,怎么没有,就差把‘我喜欢傅御风’这几个字写在脸上了好吗?”
 
    温凉咬唇,轻叹了一口气。
 
    “我不知道我对傅御风是什么感觉,上次他……”
 
    她悄悄地看了苏乘一眼,见后者正一脸感兴趣的模样盯着自己,她吐了吐气,继续说道:
 
    “上次他……他说喜欢我……我……”
 
    “什么?温凉凉,傅御风跟你告白过?”
 
    苏乘讶异出声,整个人亢奋的不行,从沙发上跪坐起来,差点扑倒在温凉身上。
 
    温凉连忙伸手去捂她的嘴,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紧张的说道:
 
    “你不要这么大声!万一让别人听到了该怎么办!”
 
    苏乘的眼睛里慢慢的都是兴奋,嘴巴被温凉捂得紧紧的,也丝毫不影响她情绪的表达,拼命地点头再点头,才让温凉成功的放开了她。
 
    “想不到傅御风这个外表高贵冷艳的傲娇男,竟然也会跟人告白啊!我还以为他就只是什么都不说,只会强取豪夺呢!”
 
    温凉没有说话。
 
    苏乘来了兴趣,拉着温凉激动的说道:
 
    “哎,凉凉,你快跟我说说,傅御风那样的人,跟你是怎么告白的?有没有什么浪漫的流程啊?你当时的心情怎么样,是不是非常激动?”
 
    温凉懒懒的看了她一眼,声音平淡无波。
 
    “什么都没有,你不要再臆想了,说不定上次只是他闲暇无聊的时候在逗我玩而已。根本没有你想的那么多奇奇怪怪的情节。”
 
    苏乘狠狠的拍了她一下,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哎呀,你这女人,有谁会拿这件事情来开玩笑,何况还是这种让人丢面子的事情!如果傅大总裁不是真的喜欢你,他会这样跟你说?才怪呢!”
 
    被她这一说,温凉的心绪也起了许多的变化,她抿了抿唇,说道:
 
    “我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苏乘哎呀一声,拉住她的手。
 
    “还能是什么意思啊,当然是他真的喜欢你啊!笨凉凉,平时看起来挺聪明的,怎么一到这个时候,这个脑袋瓜子,就不灵光了呢?”
 
    温凉的心就好像一潭湖水,本来清净无波,瞬间被苏乘给搅和了清净。“他……不会……他是河岸集团的总裁,身边不缺我这样的女人,何况,我们两个的婚姻是家族联姻,在结婚之前还有着一些让他十分不愉快的误会,这样,他怎么会喜欢…
 
    …我……”也不怪温凉脑袋里没有这方面的想法。傅御风在生活中习惯性的强取豪夺,在早期的时候根本没有把温凉的情绪考虑在内,也是后来时间久了,才慢慢发现不对,想起照
 
    顾她的情绪,但那时温凉已经习惯了傅御风在生活中的霸道方式,对于爷爷惯用的横插一脚的安排也没有过多的排斥情绪,慢慢的,就演变成了今天的这幅样子。
 
    苏乘很快就抓住了傅御风和温凉之间的主要矛盾,她叹了口气,说道:“凉凉,傅御风的心意摆的很明显啊,你怎么就看不到呢!不然一个讨厌你,喜欢玩弄你的人,怎么会多次在你遇到危难的时候挺身而出?就比如这次,爷爷生病,他明知
 
    道爷爷不喜欢他,还依旧找了来了张院士给爷爷看病,还为了防止惹他老人家不开心,后面直接在门外不进门,这样的态度,你都看不到吗?”
 
    温凉咬着下唇。
 
    “我……我知道的,这件事爷爷做的是不对,我有给傅御风道歉。”
 
    苏乘翻了个白眼。
 
    “只跟他道歉有什么用啊,他要的又不是你的道歉,要知道,傅御风现在可是你的老公,你所有事情都可以找他帮忙的好吗?”
 
    说着,她狠狠的叹了口气,拍了拍温凉的脑袋,说道:
 
    “真是搞不懂你这女人,明明全城最有钱有权又有颜的男人都被你收入囊中了,你却不会利用,让人在一旁看着替你干着急!”
 
    温凉彻底不说话了,苏乘的话戳到了她的心窝子上,把她一直在逃避不想回答的问题狠狠的剥露在外面,鲜血淋漓,她有些不敢面对。
 
    苏乘拍了拍温凉的手,在她身边坐下,又说道:“凉凉,你应该跟傅御风好好的聊一聊,我在刚开始的时候也蹭认为傅御风生性薄凉,又位高权重,见惯了花花世界,不会对你好,所以才力主你离开他。直到后来我在医
 

 文学

    院里看到他看你的眼神,我才意识到,他对你用情很深,只是你自己感受不到罢了。不然我怎么可能会做出那种出卖姐妹的事情,怂恿你跟让她回南山别墅!”
 
    温凉立马反驳。
 
    “你今天早上还后悔想走来着。”
 
    苏乘闭了闭眼。
 
    “那个不算,今天早上我是被路留时那只狗崽子给耍了!呸!先不说这个,讲真的,你真的不考虑一下接受傅御风?”
 
    温凉有些无奈的看着苏乘。
 
    “你觉得,我现在这样的情况,接受跟不接受,有区别吗?反正已经住到南山来了,有什么事情,也不是我能决定的。”苏乘听到这话,脑子里不由自主的就浮现了许多少儿不宜的画面,狂热的画面引得她虎躯一震!
 
 第二百五十三章 我们谈谈
 
    她猛的拍了两下脑袋,把温凉往外一推,嗷嗷大叫。“不管了不管了,你们的事情你们自己去解决,管你们到底是秉烛夜谈还是为爱鼓掌,都不关我的事,昨天晚上被路留时那只鸟儿吓得,一晚上我都没睡好,今晚我要早早
 
    睡,我现在就要去洗个澡,睡我的美容觉了。姐妹,记得晚上的动静小一点,不要打扰到我哦……”
 
    温凉的脸爆红,看着苏乘,脸色十分的不自然。
 
    “我……我今晚要睡在这里。”
 
    苏乘猛的睁大眼睛,从沙发上弹起来,喋喋不休的说道:
 
    “别啊,姐妹,你睡在我这里,傅御风会不会半夜的时候杀过来,从我的被窝里把你拎走?”
 
    说着,她臆想了一下那副画面,只是想想,都觉得画面残忍,吓人的不行,连忙摆手,说道:“不行不行,你不能住在这里,你的东西都在早上的时候被你老公ax力的给拎去你们房间了,主卧的地方又大,位置又好,你还是快点回去享受吧,我这里是个小庙,盛
 
    不下你这尊大佛!”
 
    温凉有些憋屈。
 
    “怎么能这样!”
 
    苏乘回答的理直气壮。
 
    “哪样?赶你回你老公的房间休息,这是为你们夫妻的幸福生活做贡献,你怎么不感激我,反倒在这里一脸哀怨的样子,赶紧走赶紧走!”
 
    温凉闷声不满的看着苏乘,偏偏苏乘铁了心的今晚要把她赶到主卧去睡觉,一点都不吃她这一套,推搡着温凉就把她给推出了房间。
 
    房门“啪”的一声在温凉面前关上,与此同时还伴随着苏乘一点都不留情面的声音。
 
    “快去找你老公谈心,别大晚上的在外面乱晃!”
 
    温凉:……
 
    隔壁就是主卧,温凉只需要走两步就能走到,可是她却没有勇气走过去,在苏乘房门口徘徊了很久,才走到主卧,站在门口,靠在墙上发呆。
 
    傅御风从三楼书房下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副画面。
 
    在书房的时候,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开着,风吹进来,带着南山寒冬的冷意。腹中的饥饿再加上周遭的冷空气,傅御风只觉得浑身变体生冷。
 
    手边是他正看到一半的收购文件,可傅御风却怎么都看不下去了,起身去关上了书房的窗户,关了灯,转身下了楼。
 
    他本意是想到楼下去,看看厨房有什么吃的,最起码能够果腹,缓解一下胃痛。
 
    二楼的主卧就在楼梯边上,所以傅御风刚一走到二楼,就看到了一脸心思,靠在墙边闷闷不乐的温凉。
 
    “你怎么站在这里?”
 
    傅御风十分不理解她现在的这副动作和表情,蹙眉问道。
 
    温凉如梦初醒,猛的回过神来,看着咫尺之间的傅御风,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啊……啊?”
 
    傅御风上下打量了她一番,沉声说道:
 
    “不回房间,站在这里干什么,当门神?”
 
    温凉咬着下唇,不敢去直视傅御风的眼睛。
 
    “我……乘乘的房间门锁换了,我进不去。”
 
    最后一句话,她说的很小声很小声,如果不是傅御风耳力很好,几乎就要忽略。
 
    他轻嗤。
 
    “谁让你去她房间了,你该去哪里,自己不知道吗?”
 
    温凉的脸涨红,看着傅御风,结结巴巴的说道:
 
    “你……我又没有你房间的指纹,怎么可能进得去!”
 
    说完,似乎是害怕傅御风察觉她内心的想法,猛的低下了头。
 
    傅御风忽然明白了什么,饶有兴味的看了她一眼。
 
    “所以你现在站在这里,是在等我?”
 
    温凉仿佛被说中心事,连忙摆手,脸吓得有点白。
 
    “没……没有!我只是不知道该去哪里!”
 
    傅御风听着她没有打草稿的谎话,心情十分不错的没有拆穿她,而是抬脚,朝着温凉一步步的走了过去。
 
    温凉大惊,连忙后退。
 
    “这……这是在走廊里,你……你要干什么!”
 
    傅御风没有回答她的话,靠近她,忽然伸手,拉住温凉的手,挑出她的大拇指,拉过来,放在房门的指纹识别器上面,只听得“咔哒”一声,房门开了。
 
    温凉呆住了,看了看打开的房门,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指,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傅御风。
 
    “这……我……我怎么会有主卧的指纹?”
 
    傅御风摸了摸她的脑袋。
 
    “一早就有的,不是告诉过你吗?笨蛋!傻傻的在这里等,都不知道伸手试一下的吗?”温凉还沉浸在自己竟然能打开主卧的房门这一惊人的现象中,久久缓不过来,直到听到傅御风的这番话,她才恍惚的想起,似乎之前她住进主卧的时候,是被傅御风拉着
 
    录过一次指纹,她本以为在自己离开南山之后,这指纹就被消掉了,没想到竟然还在!
 
    温凉的心情有些复杂,看着傅御风,说道:
 
    “傅御风,我想跟你谈谈。”傅御风有些诧异的看着温凉,似乎是没想到一直以来养的这只小缩头乌龟竟然也有了朝外探头探脑的一天,但机会难能可贵,他不想浪费,不假思索的就点头应承下来,
 
    单臂揽着温凉的腰,推开房门往里走。
 
    “进去再说。”
 
    温凉被傅御风拉着进了房间,坐在沙发上一想到自己一会儿即将开口说的话,就十分的紧张。
 
    她从来没有做过像这样的事情,为了自己心里那点不确定的心思,竟然公然违反爷爷给自己安排好的人生,这一点都不符合自己以前的人设。
 
    可是鬼使神差的,她就是这样做了。
 
    傅御风在温凉坐定之后,又出门,再出现的时候,手中多了一瓶红酒。
 
    他从一旁的脚架上拿下两个杯子,又拿出醒酒器,将红酒倒进去,晃了几晃之后,倒进两个杯子里,顺手把其中的一杯递给温凉。
 
    温凉有些惶恐的盯着眼前的杯子,摇摇头。
 
    “谢谢,可是我不会喝酒。”
 
    傅御风动作不变,声音淡哑,且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诱哄。
 
    “晚上少喝一点,没事。”温凉纠结了一下,伸手接过了傅御风手中的杯子。
 
 第二百五十四章 不喜欢
 
    傅御风耐心十分充足,拿起另一杯红酒,坐在温凉对面的沙发上,轻抿了一口,低声说道:
 
    “说吧,想跟我谈什么?出了离婚,什么都可以谈。”
 
    温凉咬着下唇,有些适应不了他这样直白的开场,刚才鼓起的勇气一下子泄了气,她如坐针毡,忽然就说不下去了,连忙跟着傅御风喝了一口酒,摇摇头。
 
    “没……没什么……”
 
    傅御风看着她的动作,眼神一下子变得暗哑。低声说道:
 
    “怎么,到了这个时候了,打退堂鼓?知道在我这里,出尔反尔的代价是什么吗?”
 
    温凉抬头,不经意间撞进了傅御风黑沉的眸子深处,那里面极度的黑暗,一下子把她吓到了,她连忙低下头,猛的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我真的没话跟你说!”
 
    傅御风艳眸深邃的盯着温凉看,嘴角微勾,带上了一些不明的意味,低哄着说道:
 
    “好啊,没话说也可以,那就喝酒吧!先把你杯子里面的喝完,再想想清楚到底有没有话跟我说。”苏乘心笨咚笨咚的跳得厉害,忽的抬起胳膊,盯着杯子里面的酒,一晃一晃的,刚才喝了一口,入口还有些酸酸甜甜,不算好喝,但也算不上难喝,现下的情况,肯定比
 
    应付傅御风要来的好。
 
    她一琢磨,连犹豫也不曾,端着那杯酒,直接就灌进了嘴里。
 
    傅御风端着酒杯的手一顿,看着闭着眼睛昂着头,一口气喝完了杯子里面的酒,双脸坨红的温凉,眼神微微的带上了一丝迷蒙。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温凉,不自觉的有些呆了。
 
    温凉喝完酒之后,坐了一会儿,没有听见傅御风说话,又没有看到他的下一步动作,有些好奇的抬头,看了他一眼。
 
    这一眼不要紧,一下子被傅御风那双眼睛给吸引去了注意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的眼睛看,丝毫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模样有多勾人。
 
    傅御风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盯着温凉看,被酒水熏染过的温凉,双颊坨红,双唇水润,一双眼睛像是从水里浸泡出来的一样,水灵灵的,像是不染于世的精灵。
 
    傅御风放下了手中的杯子,起身,在温凉的注视下,慢慢的走到她面前,捉住她的双手放在手心里揉着,屈身蹲下,视线与她齐平。声音低沉富有磁性。
 
    “刚才你在门口的时候,心里在想什么?”
 
    温凉感觉自己一定是醉了,不然为什么在感受到傅御风靠近自己的时候,不但不反感,甚至还有一种想要把脑袋塞进他怀里蹭一蹭的想法?
 
    她摇了摇脑袋,将自己脑袋里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给撇去,看着傅御风,故作认真的说道:
 
    “我刚才已经喝完了酒,你不可以再问我了!”
 
    确认无误,是只小酒鬼无疑了。
 
    傅御风轻笑一声。
 
    “喝醉了?”
 
    温凉没有喝醉过,不知道喝醉到底是什么感觉,不过她现在脑袋确实昏昏沉沉的想,想睡觉,但是更想说话。
 
    “我才没有!”
 
    “没有吗?”
 
    傅御风低声诱哄。
 
    “温凉。想想你自己刚才在走廊里,还记得你跟我说过什么吗?”
 
    温凉皱紧小眉头,好生的思考了好一会儿,才不解的看向傅御风,疑惑的问:
 
    “说了什么?我不记得了。”
 
    傅御风俊脸在温凉面前放大,脑袋偏移,凑在温凉的耳朵边,说道:
 
    “你说,你喜欢我,会永远跟我在一起,永远不会跟我离婚!”
 
    温凉觉得这番话有些奇怪,但又不知道到底奇怪在哪里,只能轻轻的点累点头。
 
    “哦。”
 
    “就这样?哦?”
 
    傅御风不满的看着这只醉鬼,蹙眉,不死心的继续问:
 
    “那你呢,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温凉听到这话,似乎内心很挣扎,纠结了半晌,才哼哼唧唧的说出一句话。
 
    “我……我不知道,可是乘乘说,你是喜欢我的!不是在逗我玩!”
 
    傅御风笑了。
 
    想不到苏乘这个闹腾的厉害的女人,在关键时候还算是有点用处!
 
    他暗暗的想,说道:
 
    “是,我不是早就告诉过你了吗?”
 
    表白失败的次数太多,傅御风现在说“喜欢”这两个字,丝毫没有什么内心的挣扎,寻常的语气脱口而出。
 
    温凉却忽然抬头,认真的看着他,猛的抬手,去摸他的眼睛,声音里已经带上了很明显的醉意。
 
    “真……真的吗?”
 
    傅御风温柔的捉住她的手,放在自己心口。
 
    “你说呢?”
 
    温凉咬着自己的下唇,情绪忽然变得低落。
 
    “我不知道,你们从来都不告诉我,也不问我的,所以时间久了,我也不知道。”
 
    傅御风不可避免的,又想起了王科举给的那盘磁带里面看到的内容,心一下子疼了起来,伸手将温凉揽进怀里,声音是前所未有的轻柔。
 
    “那我现在就告诉你。我喜欢你,温凉,我喜欢你,你呢?也跟我喜欢你一样,喜欢我吗?”
 
    温凉神色惊恐,似是受了很大的惊吓,慌忙的推开傅御风的身体,十分为难的扣着手指,说道:
 
    “可是我已经结婚了!我老公不肯离婚,我们是注定不能在一起的!”
 
    傅御风的脸黑了黑,强迫她看着自己,低头,认真的盯着她脸上的每一个表情,说道:
 
    “温凉,看着我,温凉!告诉我,我是谁?”
 
    温凉被他的手压着,迫于无奈的抬起头,撞进傅御风深邃的眸子里面,失神片刻,才找到自己的声音。
 
    “你……你是傅御风。”
 
    傅御风十分满意的抚摸了一下她的脸,夸奖。
 
    “goodgril,现在告诉我,你喜欢傅御风吗?”
 
    温凉皱了皱秀气的小鼻子,闻言认真的想了想,猛的摇头。
 
    “不喜欢!”
 
    傅御风的心一下子凉了,他的身子僵住,忙追问。
 
    “为什么!”
 
    温凉十分嫌弃的摆了摆手。
 
    “他总欺负我!还不顾我的想法,老是强迫我!所以不喜欢他!”
 
    傅御风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就保证说道:“那要是他以后不欺负你呢?”
 
 第二百五十五章 春暖花开
 
    话刚一说出口,傅御风自己都愣了一下,他自己什么时候也会说这种无聊的保证了!看来这酒真的是上头!
 
    “不欺负我?”
 
    温凉发出了灵魂般的拷问。
 
    看着傅御风点头,她想了想,说道:
 
    “他不会不欺负我的,爷爷不喜欢傅御风,总是欺负他,他不能欺负爷爷,就只能欺负我!”
 
    傅御风只想大呼冤枉,他什么时候因为温铮友把火气撒在她身上?
 
    “我不会欺负你的!温凉,你好好想想,你心里到底有没有那么一点喜欢我?”
 
    傅御风承认,这是他最卑劣,但也是最卑微的一次。以前在看到周围的人为了什么爱情难受的死去活来的时候,傅御风往往都是抱着鄙夷的态度去看待,他认为这样的人活着十分的莫名其妙,所以哪怕那个人跟自己的关系
 
    有多亲近,他都不会出声去安慰,能做的只有冷眼旁观。但是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像他们一样,陷入今天这种阵地。温凉的哭,温凉的笑,温凉的闹,一笔一划的,仿佛是在自己闹到里生了根,让他一分钟看不到她的那张脸
 
    ,就浑身难受。
 
    温凉抬起头,认真的看着傅御风,忽然伸手,猝不及防的抱住他的脑袋。
 
    “有。”
 
    多年以后,傅御风会回忆起那个冬天,温凉说“有”的那个瞬间,外面冬天的寒冷似乎尽数散去,春暖花开。
 
    他紧紧的把温凉抱紧在怀里,脑袋埋进她的脖颈,深深地吸了口气,满是温凉身上好闻的樱花香味沐浴露的气息。
 
    “谢天谢地。”
 
    温凉被傅御风抱得太紧,有些难受的挣扎了一下。
 
    “你勒痛我了。”
 
    傅御风有些恶劣的又紧了紧手臂。
 
    “痛死你算了,在心里憋这么久,也不怕憋出病!”
 
    但只是一下,他就迅速放开,把温凉打横抱起,直接抱去了床上。
 
    “乖乖的,睡觉!”
 
    温凉俨然已经醉成了一个小傻子,任由傅御风抱着自己去了床上,替她脱了鞋子和衣服,乖乖的缩进被子里,还不忘把被子往自己的身上拉了拉。傅御风的眼眸微深,看着温凉,咽了口口水,深深的吸了口气,也脱了衣服,钻进被子里把温凉的小身子抱进怀里,强压着自己浑身乱窜的火气,拍了拍怀里毛茸茸的小
 
    脑袋。
 
    “乖。别乱动。”
 
    次日一早,傅御风是被胃痛给折腾醒的。昨晚终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傅御风大发慈悲的放过了温凉,但好景不长,自己一天没怎么吃东西,再加上晚上还陪着温凉喝了几口红酒,本来就不好的胃,经此一
 
    举更是雪上加霜,今天一大早就发起了胃病。
 
    傅御风轻手轻脚的下了床,走到桌子边,从抽屉里拿出胃药,按下一粒丢进嘴里,又走到沙发边上的饮水机边,接了杯热水,喝了一口,胃痛才被缓解。傅御风捏着杯子,转头去看床上的温凉,可能是因为昨晚喝了酒的原因,她昨晚睡得很熟,动作也都没怎么变过,乖乖巧巧的缩在他怀里一夜。倒是傅御风,得到了自己
 
    想要的答案,昨夜几乎无眠。
 
    半晌之后,傅御风开门出了房间,径直去了书房。
 
    温凉的事情经过一夜的发酵,已经演变的十分厉害,今天早上易凡刚一上微博,就看到很多连名带姓的骂温凉的帖子,随着热搜一下子跑进观众的视野里面。
 
    傅御风坐在沙发上看着那些用词极其不堪的文章,没有看下去的欲望,直接把平板丢给易凡。
 
    “撤掉!”
 
    易凡立马应是,还不忘跟傅御风请示。
 
    “总裁,太太的热搜,您看怎么处理?”
 
    傅御风淡淡抿唇,说道:
 
    “撤,出来就撤,一直压到温凉醒。让她自己决定。”
 
    易凡额头冒汗,万万没想到得到的是这样一个简单粗暴的方式,一时无言,默默的退了下去。
 
    傅御风坐了一会儿,等到胃药完全散发作用,才起身去了办公桌前,处理起今天的工作。
 
    温凉醒来的时候,脑袋有一瞬间的空白,完全想不起来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判断了一下自己的身处环境,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睡衣,愣怔了几秒,呆呆的起床去了浴室。
 
    八点半,是南山别墅早餐开始的时间。昨天路留时凭借自己的情报网充分的证明了自己的价值,以至于傅御风再也没有开口赶他走,他昨天在这里睡了一晚上之后,今天早上又准时的出现在了别墅的早餐桌上
 
    。
 
    “早!”
 
    温凉脑袋有些宕机,下楼后看着众人,淡淡的打了声招呼,然后神色自然的走到主位的下首位置坐下,正好跟对面的路留时打了个照面。路留时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温凉看,餐桌上没有其他人,苏乘睡懒觉没有起床,易凡被傅御风派去做事现在还没有回来,傅御风本人现在还待在书房没有下楼,所以一时间
 
    ,两人餐桌的气氛十分的尴尬。
 
    “路……路先生,你老看着我干什么……”
 
    温凉实在是承受不住路留时这赤裸裸,直勾勾的目光,硬着头皮说道。
 
    路留时好奇的盯着温凉看,啧啧摇头。

相关文章:
人类之最动物之最植物之最娱乐之最自然之最

本月排行